内蒙古赤峰市一基督徒遭到中共酷刑、劳教 释放后被开除公职、养老保险被剥夺

2018年4月28日

袁泽,男,时年38岁,内蒙古赤峰市人,是全能神教会的一名基督徒。

2002年7月24日凌晨3点多钟,袁泽一家三口正在熟睡中,突然,两名警察破门而入,未出示任何证件,不容分说把袁泽押到一派出所后又转押到公安局国保大队。

在国保大队里,警察将袁泽的左手铐在2米高的暖气管上,脚尖着地。下午4时许,4名警察审讯袁泽,一警察大声喝问袁泽给多少人传福音了,并逼袁泽交代其他基督徒的姓名及家庭住址,勒令他指认一名基督徒。袁泽避而不答,一警察上来薅住袁泽的头发,抡起胳膊连扇他十几个耳光,顿时,袁泽晕头转向,耳朵嗡嗡直响,眼前发黑,鼻口流血。之后警察强迫袁泽蹲马步近一个小时,袁泽体力不支瘫坐在地上,全身哆嗦,两名警察冲过来对他一顿连踢带踹,强行将他拽起继续蹲。袁泽又两次瘫倒,腿部失去知觉。酷刑审讯三个小时,无果后,袁泽被押至某看守所。

羁押期间,袁泽被几次酷刑提审,未果。警察以“扰乱社会治安罪”非法判处袁泽劳教一年零六个月,于同年10月送到内蒙古赤峰市劳教所。

在劳教所,袁泽每天晚上被罚站两个多小时,持续半个月,导致他两条小腿肿胀加重,走路吃力,上下楼需要借助扶手。

2003年12月份袁泽终于结束了非人的牢狱生活。

袁泽获释后得知,他与另两名基督徒都因信全能神被开除公职,社会养老保险被终止。

2011年,袁泽通过律师提出上诉,法院拒绝受理此案,说:“我们如果接了你们的案子,政府会不给我们经费的。你们到信访办去看看吧。”信访办的工作人员也拒收诉状,讥讽道:“你们要打这个官司,除非找公安局局长写证据,证明你们是冤案!”

中共的此次摧残,致使袁泽两条小腿每天都肿胀,经医生诊断是下肢静脉血栓,现已无法从事重体力活,没有了公职与养老保险,只能靠打零工维持生计。

如何摆脱罪性的捆绑,不活在认罪犯罪的情形中?欢迎联系我们,帮你在神的话里找到路途。

相关内容

基督徒因信神低保被中共取消 儿子受歧视调换工作

胡月,女,61岁,家住河南省洛阳市,系全能神教会基督徒。 胡月的丈夫一直有病(有肝硬化、肝腹水、胃静脉曲张严重),不能干活挣钱还要看病花钱,胡月家在村里是出了名的贫困户,村里人议论:如果不给胡月家报上低保到哪里都说不过去! 2007年村里就把胡月家报上了低保,没想到就享受了一年,…

洛阳市一基督徒因信神被中共剥夺生活来源

王小爱(化名,女,47岁),河南省洛阳市栾川县人,2012年成为全能神教会的一名基督徒。她原本有一个人人都羡慕的高薪工作,可就在2013年伴随着中共对全能神教会的疯狂逼迫,而被中共给剥夺了... 2013年8月的一天,洛阳市某集团公司领导拿着国家统一下发的相信科学,反对信神,远离…

中共给基督徒的特殊待遇

贺青,女,62岁,河南省洛阳市栾川县人,系全能神教会基督徒。 2001年10月,一年一度的征兵开始了,贺青年满21岁的大儿子一直都想去当兵,也积极报了名,体检时各方面都顺利地过关了,贺青儿子也是村里唯一征兵验收合格的。当时,村支书曾对贺青儿子说:“咱这么大一个村就验上你一个人,…

湖南省株洲市四名老年基督徒因信神被中共取消补贴金

2014年12月16日下午2点,湖南省株洲市全能神教会基督徒徐玉芬(化名,女,62岁)的丈夫(村组长)正参加村上的年终会。村支书说:“上面发了文件不允许信神,特别是共产党员不允许信任何教派,只许信共产党。”随后指着徐玉芬丈夫说:“村里凡是信神的都不发老人补贴金(该项补贴不需要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