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给基督徒的特殊待遇

2018年6月6日

贺青,女,62岁,河南省洛阳市栾川县人,系全能神教会基督徒。

2001年10月,一年一度的征兵开始了,贺青年满21岁的大儿子一直都想去当兵,也积极报了名,体检时各方面都顺利地过关了,贺青儿子也是村里唯一征兵验收合格的。当时,村支书曾对贺青儿子说:“咱这么大一个村就验上你一个人,我保证把你送去当兵。”随后,武装部部长和接兵领导到贺青家家访时,没见到贺青本人就特别不满。月末,各乡所有经乡政审合格的征兵人员和家属到县委武装部进行政治审查,贺青还是因有事没能去参加儿子的政审。当轮到贺青儿子时,县委武装部的人知道贺青因信神没能及时参加儿子政审,顿时就恼羞成怒,当着所有去参加征兵的人员和家属及政审干部说:“不行,军人是国家政治性最强的,一定要严格地政治审查,像这样的母亲整天在外传道不在家,这样的家庭的子女根本不能当兵,必须取消他们子女当兵的资格!”就这样贺青儿子被取消了当兵的资格。

2002年元月中旬,贺青尽本分回到家时,儿子冲着贺青又哭又闹,儿子说:“都怪你整天信神不在家,这次是我自愿报名参军的,各方面条件都合格,就因着领导知道你信神,取消了我这一辈子当兵的资格。”儿子说着哭着,冲贺青吼道:“你知道他们当时对着那么多人的面,说你信神取消我当兵的资格,你让我脸都丢尽了,以后你老了看谁养活你!”儿子说完擦了擦眼泪甩门而去。丈夫也瞪着眼,生气地说:“这回儿子当兵可让你耽误了。”看到儿子委屈的样子、丈夫也说出这样的话,贺青心里很难受,双眼也噙满了泪水,心想:“信神本是天经地义,可是在中国信神怎么这么难,因着我信神儿子也受到牵连,使他的前途受影响、遭歧视!”

贺青儿子被取消当兵资格之事还未平静,另一不公平待遇的事再次临到贺青及其家人。

2003年春,贺青患上腰椎间盘突出不能干重活,贺青的丈夫因患有类风湿关节炎,胳膊拐,腿走路也拐,更是不能干重活,家里还有两个孩子都上着学,因着家境贫寒,被村、组指定为贫困户,她和丈夫女儿三个人,每月每人享有35元的生活补贴。

2005年春,在乡镇上班的一基督徒对贺青说:“你在咱乡信神是够出名的,我在食堂吃饭时,听乡镇的人说你整天跑着传道,这种人都不能享有国家低保政策。村长说‘她丈夫患类风湿关节炎,干不成重活,还有两个学生,家里条件不好,她有时出去打点零工,补贴家用,也没到处去信神。’乡镇的人说:‘拉倒吧,谁不知道她成天信神,她根本不配享受国家待遇。’”后来,贺青丈夫去领生活补贴时,看到贺青和女儿两人的低保都被取消了。丈夫回来给贺青说后,贺青怎么也想不明白,丈夫和自己的身体都不好,没有能力挣钱,这以后的日子可怎么过呀!心里很气愤,心想:“人敬拜神天经地义,人有权享受各种社会保障,但中共只因我信神,却剥夺我和家人该享有的权利!这不是把人往绝路上逼吗?”

灾难陆续降下,主再来的预言已经应验,你想迎接到主得着进天国的机会吗?诚邀渴慕主显现的你参加我们的网上聚会,或与我们联系帮你找到路途。

相关内容

湖南省株洲市四名老年基督徒因信神被中共取消补贴金

2014年12月16日下午2点,湖南省株洲市全能神教会基督徒徐玉芬(化名,女,62岁)的丈夫(村组长)正参加村上的年终会。村支书说:“上面发了文件不允许信神,特别是共产党员不允许信任何教派,只许信共产党。”随后指着徐玉芬丈夫说:“村里凡是信神的都不发老人补贴金(该项补贴不需要申…

内蒙古锡林郭勒盟一六旬基督徒因信神被取消低保

2012年12月份的一天清晨5时,全能神教会的基督徒赵玲(女,时年60周岁),家住内蒙古锡林郭勒盟太仆寺旗,在该旗传福音时被恶人举报,国保大队的两名警察闻讯赶到,夺去赵玲手里数本传福音资料,没收一台价值四五百元左右的音响(至今未还),强行把赵玲押至国保大队,期间未出示任何证件。…

湖南省衡阳市警察私闯民宅 肆意搜家抓人并没收财物七千多元

肖剑明(男,64岁);朱红桃(女,58岁)夫妻二人家住湖南省衡阳市,是全能神教会的基督徒。 2018年5月8日晚6点多,朱红桃正在门口,突然五名警察开一辆警车直奔而来,一警察冲朱红桃问道:“这是肖剑明家吗?我们是某公安局和派出所的,你那屋子是不是租出去了?你家有多少人?哪些人在…

荆门市一老年基督徒因信全能神 低保被中共取消

梅双英,女,60岁,湖北省荆门市人,是全能神教会的基督徒。梅双英因患高血压常住医院,其丈夫又因病退休,2016年1月1日,梅双英在村里办了低保。后因丈夫在2017年病逝,将家里积蓄几乎花光。 2018年2月29日上午,梅双英的儿子去银行取低保钱,工作人员对其说:“你的低保在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