赣州市一少年基督徒被警察锁定监控 后遭学校劝退

2018年6月6日

肖菲(化名),女,15岁;张晗(化名),女,18岁,均是江西省赣州市人,因信神被警察押至派出所接受审讯。之后在中共警察的威逼利诱下,肖菲被家人限制人身自由,更遭学校劝退,失去受教育的权利。

肖菲和同学张晗(化名,女,18岁)因在当地信神出名,被恶人举报,2017年5月17日下午,两名男警到肖菲、张晗的同学家调查、了解她们的情况,正好碰上肖菲和张晗去探望该同学,随即两人被警察抓捕押到派出所接受审讯。

在派出所,警察将两人分开审讯,无果。之后,两名警察换班反复地审问之前问过的问题,仍旧无果。次日早上8点左右,肖菲被带到所长办公室,所长继续审问其信神的事,仍未果。中午,肖菲被释放。警察没收了肖菲的U盘、平板电脑、笔记本,还教唆她妈妈:“千万千万不能让她们三个人(指肖菲和本村里的两个信神的同学)聚在一起,不能给她们有机会谈论信神的事。星期六、星期天也不能让她出去,你要时时看着她,不要让她有机会祷告,看信神书籍。”

在警察的教唆威逼下,肖菲的妈妈请了半个月假在家,白天看着她,晚上睡觉时也不让肖菲锁门,有时还会守着她睡觉,不给她自由的空间,限制其祷告、看信神书籍。警察还时常打电话给肖菲妈妈监视其行踪,因受中共警察指使,平时肖菲一旦要出门,她妈妈就安排肖菲表哥跟着肖菲。平时,有同学来找肖菲,她母亲就将其赶走,还威胁不走就报警抓人,致使肖菲无法和同学接触,更无法正常聚会,心里特别痛苦压抑,整天郁郁寡欢。后肖菲提出要办理身份证,其母又听信警察说,没有身份证肖菲哪里也去不了,就不给其办理。

后因中共暗箱操作,肖菲和其他两名基督徒都无法报考同一所学校。2017年9月1日肖菲到新校报到,一个月后,老师得知肖菲信全能神,让其回家休养一段时间,并嘲讽肖菲的思想和其他人不一样,肖菲问道:“是不是不要我来学校读书了?”老师委婉地承认。就这样肖菲只上了一个月学,就被迫退学。

肖菲因信全能神在学校享受不到公平的待遇,未成年就失学被迫在外打工,这样的打击让其感到中国没有一点人权与宗教信仰自由,在中国信神太难了!

灾难陆续降下,主再来的预言已经应验,你想迎接到主得着进天国的机会吗?诚邀渴慕主显现的你参加我们的网上聚会,或与我们联系帮你找到路途。

相关内容

赣州市一基督徒因信神遭监控 被迫离家逃亡

钟桂英(化名),女,49 岁,江西省赣州市人,全能神教会基督徒。 2008年7月中旬的一天早上,村里有人来通知钟桂英说:“乡党委的钟书记叫你们去村委会,他说要认识这些信神的人。”随后钟桂英去了村委会,书记沉着脸质问道:“你叫什么名字?你是不是在信全能神?你不要再信了警察会抓的。”…

抚州市两位年过古稀基督徒被警察恐吓搜家

陈心(化名,男,73岁),长连(化名,女,73岁,)夫妻二人家住江西省抚州市,全能神教会基督徒。 2018年4月9日下午2点左右,镇党委书记伙同5名镇干部和一名警察来到陈心家,质问陈心是否信神。陈心承认自己信全能神,书记凶巴巴地大声吼道:“全能神教会,国家要镇压,不允许信。”接…

萍乡市一基督徒被警察非法抄家

李新兰(化名),女,63岁,江西省萍乡市人,全能神教会基督徒,因接待基督徒被中共警察非法抄家。 2016年8月8日下午1点,住在李新兰家的4名基督徒从外面办完事回来。不一会儿,当地派出所6名警察冲进来,未经李新兰同意直接往楼上冲,当场抓捕一名基督徒,搜走现金80元。警察从现场一台…

萍乡市一对基督徒夫妇因信神屡遭威胁、监视

彭益明(化名),男,57岁;其妻肖桂珍(化名),56岁,江西省萍乡市人,全能神教会基督徒。 2009年5月的一天上午11点左右,村长带着两名便衣警察闯入彭益民家,质问彭益民:“你妻子在家吗?你们家有信神的资料吗?”彭益民未正面回答,接着又威胁道:“你妻子回来了,叫她不要到处去聚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