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一家遭中共非法追捕 被迫长期逃亡

2018年6月6日

雷娜(化名),女,28岁,江西省萍乡市人,与父母一起信神,全能神教会基督徒。雷娜一家因信神,遭中共警察抓捕、迫害,多年来被迫逃亡,有家难归。

2005年10月的一天上午10点左右,3名乡政府的人闯进雷娜家,一人拿出一张写有几名基督徒名字的纸,对雷娜父母说:“你们的名字已经到了市里,你们信全能神政府不支持,不能再信了。如果下次看到你们还到处传福音,就对你们不客气!”说完就走了。此后,乡政府的工作人员一直隔三岔五地到雷娜家来骚扰,并且还让左邻右舍监视他们一家人的行踪。

2008年6月18日晚上7点左右,乡干部带着七八名警察像土匪一样闯进雷娜家里,雷娜哥哥被迫躲到了山上。警察逼雷娜父亲写保证书不再信全能神,遭拒。在没有出示任何证件的情况下,警察将她父亲非法押到派出所。期间,警察用电警棍在雷娜父亲身上乱戳,并对其人格进行侮辱,逼其叫一名年轻警察“爸爸”,把黑油印抹在其脸照相,并逼问教会情况,审讯无果。警察将雷娜的父亲押到看守所,非法拘留7天,罚款300元。

为了躲避中共的抓捕,雷娜与母亲、哥哥也被迫逃亡5个月。

2008年奥运会期间,乡政府综合办主任打电话给雷娜父亲说:“这段时间你不能离开家,每天中午12点准时接我的电话,这是上级的指示!”

2008年12月6日上午10点,因恶人举报,3名警察将正在聚会的雷娜母亲和另外3名基督徒抓捕,并掳走若干本信神书籍,钱财566元。警察对他们软硬兼施、恐吓逼问教会情况,无果后将他们押往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在看守所审讯无果,雷娜母亲被扣以“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判刑一年零六个月。此后,中共警察对雷娜一家的监控、骚扰不断。

2012年11月,乡政府办主任带着4名警察来到雷娜家,雷娜父亲看见巡逻车朝他家驶来,便赶快把大门关上,从后门逃到了山上。警察见他们不在家,就从后门进到屋内乱翻,后又在门口等了一个小时,走时在墙上贴了两张打击宗教信仰的反面宣传单。晚上7点左右,主任打电话给雷娜父亲,说:“听说你又在传福音,你再去传就抓你坐牢,听见没有!你不要再信神,也别去传福音了,把这些信神书籍全部烧掉!”雷娜父亲严词拒绝,主任听后暴跳如雷地威胁道:“你还说要去信,我现在就要打电话给派出所的人把你抓起来!”

2012年12月,乡政府的人又打电话盘问雷娜父亲的行踪,并威胁说信全能神是国家不允许的,逼其放弃信仰。

2014年8月12日,雷娜从亲戚(担任村干部)那儿得知,雷娜一家人因信全能神已被政府锁定为抓捕对象,随时都有被抓的危险。2014年8月13日,雷娜被迫离家躲藏。

2014年下半年,乡政府两人驱车来到雷娜家,打探其一家人的去向,无果后离开。

2015年6月19日,雷娜因急事需处理,晚上悄悄回了家,在家里只待了一晚就匆忙离开了。后从她亲戚那儿得知,她走后没几天警察就开车到她家抓人,亲戚还劝她说:“你不要回去了,回去就会被警察抓捕。”

之后的几年,警察一直在追捕雷娜一家人,还经常去她亲戚家追问,打探他们的去向,并扬言若抓到雷娜母亲就要判刑四五年。

2018年元月,雷娜从外婆那儿得知,村长到她外婆家说:“雷娜和她妈妈已被列入黑名单被放在网上,公安局都有她们名字,现在被通缉了。你劝劝她们不要信神了。”

中共长期的追捕、逼迫,致使雷娜一家人有家不能归、骨肉分离,没有安身之处。雷娜心里痛苦不堪,深感在中国信神太难,没有一点人身自由。

如何摆脱罪性的捆绑,不活在认罪犯罪的情形中?欢迎联系我们,帮你在神的话里找到路途。

相关内容

抚州市两位年过古稀基督徒被警察恐吓搜家

陈心(化名,男,73岁),长连(化名,女,73岁,)夫妻二人家住江西省抚州市,全能神教会基督徒。 2018年4月9日下午2点左右,镇党委书记伙同5名镇干部和一名警察来到陈心家,质问陈心是否信神。陈心承认自己信全能神,书记凶巴巴地大声吼道:“全能神教会,国家要镇压,不允许信。”接…

南昌市基督徒被抓后长期遭监视

夏馨(化名),女,时年53岁,家住在江西省南昌市,全能神教会基督徒。 2012年12月一天晚上7点多,夏馨和两名基督徒在传福音时,被两名便衣警察强行拖上车押至当地派出所。在派出所,警察强行搜走夏馨的手机(后归还),并押来另一基督徒跟夏馨相互指认,还逼问道:“你们到底是哪里人,姓…

为躲避中共抓捕 基督徒在外逃亡八年 有家难归

付雪梅(化名),女,36岁,江西省萍乡市人,全能神教会基督徒。 2005年10月的一天上午10点,3名乡镇干部闯进付雪梅家,对其丈夫说:“今天特意来你家,就是因为你们信了神,我们是来做你们的思想工作,你们不要去信了。”接着从衣兜里拿出其丈夫、哥哥、嫂子等几名基督徒的名字给付女士看…

咸宁市一基督徒被警方监控 买火车票看病遭盘问

2018年4月26日下午2点20分,家住湖北省咸宁市的全能神教会基督徒郑雪(女,56岁)在火车站买了一张第二天早上去某市的火车票。当天下午6点左右,社区一女工作人员打电话问其丈夫:“你老婆明天早上去某市干什么?”丈夫说:“她去看病,怎么她一买票你们的电话就打来了?”对方回答:“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