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市一基督徒两次被抓  获释后仍被监视

2018年4月28日

青青(化名),女,56岁,浙江省杭州市人,系全能神教会基督徒。

2007年9月7日晚上8点左右,一陌生人以找青青丈夫有事为由诱骗青青开门,随即,3名警察闯进屋内强行将青青押往派出所。

青青在派出所里胃病发作呕吐不止,警察视而不见,把她带到审讯室连续审讯了两三个小时逼其交代信神的事,青青一句话没说。警察见审不出什么,凌晨一点以“信邪教,扰乱社会治安”的罪名,把青青押至看守所,于2007年9月30日释放。

在看守所期间,警察强迫青青带病干活。期间,警察反复审问青青有关教会的情况及其个人信神情况,青青未回答。警察就以青青儿子的前途威胁说:“如果你不与警方配合,你儿子大学毕业工作找不到。你以为不说就没事了,不说我们照样判你3年刑,让你在监狱里受苦,等你3年牢狱生活满了,你出去丈夫不要你了,儿女也不要你了,看你以后怎么生存……”无果。警察又利用青青家人劝说,欲让其出卖教会,青青未动摇。

2007年9月30日,释放当天,派出所所长对青青说:“你每月月底到派出所报到,还要随叫随到,如果出县城要向政府申请报告批准。”

2012年12月28日,青青在小村庄传福音,被三自长老举报。晚上7点左右,当地3名警察将其抓捕押送到当地派出所,关到一个漆黑的地下室里。

所长来审问时,青青已被关在一个铁笼子里两个多小时。所长说:“我们抓你们是没有办法,是习近平下达的文件。”从当天晚上11点一直到第二天晚上7点左右,没有审出什么,警察最终以“信邪教”为由,将青青押往当地拘留所关押12天。期间,拘留所的警察让青青签亵渎神的字,遭拒。警察恶狠狠地拍桌子骂:“你不签字,关你3年牢狱。”无果,青青于2013年1月10日释放。

获释后,每次中共有什么活动,警察都会上门或打电话盘问青青是否在家或有无再出去信神等。2016年9月开峰会期间,中共政党派了5个人监视青青的举动,使得青青不能正常聚会,连平时的进出也受限制,生活得很压抑。

青青因信神两次被中共警察抓捕拘留,后又遭到警察多次上门盘问、监视,每天过着担惊受怕的日子,活在痛苦中,后被迫离家,至今(2018年5月)有家不能回。一想到家庭、儿女不能照顾,青青心灵备受煎熬,深深的感受到在这个无神论国家信神没有人身自由,随时都有坐监的危险……

如何摆脱罪性的捆绑,不活在认罪犯罪的情形中?欢迎联系我们,帮你在神的话里找到路途。
通过WhatApp与我们联系
通过Messenger与我们联系

相关内容

杭州市一基督徒因信神遭罚款 后一直被监视

张娜(化名)女,72岁,浙江省杭州市人,是全能神教会基督徒。 2012年12月19日下午2点左右,张娜和几名基督徒一起去传福音,被恶人举报,当地派出所的四五名警察拿着电警棍,将他们包围,没收福音资料,并威胁道:“是谁让你们这样传福音的?你们信的是国家不允许的,都跟我们到派出所去。…

为躲避中共抓捕 基督徒在外逃亡八年 有家难归

付雪梅(化名),女,36岁,江西省萍乡市人,全能神教会基督徒。 2005年10月的一天上午10点,3名乡镇干部闯进付雪梅家,对其丈夫说:“今天特意来你家,就是因为你们信了神,我们是来做你们的思想工作,你们不要去信了。”接着从衣兜里拿出其丈夫、哥哥、嫂子等几名基督徒的名字给付女士看…

萍乡市一对基督徒夫妇因信神屡遭威胁、监视

彭益明(化名),男,57岁;其妻肖桂珍(化名),56岁,江西省萍乡市人,全能神教会基督徒。 2009年5月的一天上午11点左右,村长带着两名便衣警察闯入彭益民家,质问彭益民:“你妻子在家吗?你们家有信神的资料吗?”彭益民未正面回答,接着又威胁道:“你妻子回来了,叫她不要到处去聚会…

泉州市一基督徒因信神被抓捕 获释后遭监视

2004年5月的一天上午9点多,因恶人举报,宗教局的两名便衣警察来到全能神教会基督徒郑燕青(化名,女,50岁,福建省人)家,以“有一件事要问你,你要跟我去派出所”为由,把郑燕青诱骗到派出所。 随后,两名警察马上去郑燕青家进行抄家,企图搜查信神的证据,无果。宗教局局长审讯郑燕青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