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喻祥菊身患重病遭关押 被中共剥夺药物延误治疗致病逝

2019年10月30日

喻祥菊,女,生于1951年5月20日,陕西省安康市人,1989年信主耶稣,2002年加入全能神教会。2018年6月,喻祥菊因信神被中共警察抓捕。警察明知她身患重度高血压、心脏病、脑梗、低钾血症等严重疾病,却仍将其拘留。一进拘留所,喻祥菊随身携带的降压药就被警察强行扣下。期间,她向警察要降压药和补钾药,请求通知家人送药,警察置之不理,导致她原本已被控制的病情再度加重,血钾低至1.6mmol/L,生命垂危,脑梗复发,病情严重恶化,于2019年3月29日病逝。

据喻祥菊生前讲述,她患有重度高血压并发脑出血、脑梗等疾病,还有严重、反复低钾血症,曾于2017年及之前共三次住院治疗,出院后身体恢复得很好,在家照常做家务,还能出去买菜、聚会等,但每天都得服用降压药,同时还断断续续吃着补钾药控制病情,一天不吃药血压就升高,她就会感到头晕、心慌、腿无力。

2018年6月27日下午3点多,陕西省安康市公安局汉滨区分局五名警察闯进喻祥菊家,盘问她是不是信全能神的,并冲她吼道:“你是中国人,中国人只能信共产党!”紧接着,警察逼她交代教会带领和教会钱财信息,未果,没有出示搜查证就在她家中翻箱倒柜地大肆搜查,搜出28本信神书籍、1部平板电脑等,之后将喻祥菊连同搜到的物品一并带到当地公安分局。

次日凌晨4点,喻祥菊被带到医院体检后,医生告知警察喻的病情很严重,但警察置若罔闻,仍要将其拘留15天,后将她押送至拘留所。

一进拘留所,喻祥菊随身携带的降压药就被警察强行拿走,只是每天给一粒药应付。喻祥菊告诉警察她患有重度高血压、低钾血症、脑梗等,每天必须服用降压药控制病情,还得吃补钾药,但是吃了他们给的药不起作用,自己头晕、腿痛,警察置之不理。第四日,喻祥菊服用了警察给的黑棕色不知名的药片后,血压急剧升高,头晕,光想睡觉,加之自被关进来就吃不上补钾药,导致低钾血症越来越严重,腿痛无力、浑身没有一点劲。她请求警察给药时,却遭到警察凶恶地回绝。病情越来越严重时,她请求警察通知家人送药,警察仍是不予搭理。

此后,喻祥菊的病情一天比一天加重,双腿逐渐无法正常走路,需要扶着墙才能挪动步子,而且十分缓慢、艰难。喻祥菊还常常坐下起不来,也不能去打饭,上厕所更是困难,无法下蹲。

7月10日深夜,喻祥菊身体左半边无法动弹,小便失禁,额头上都是汗,躺在床上十分痛苦,到第二天早晨也无法起床。警察怕喻祥菊死在拘留所他们会担责任,才不得已将她带至医院检查。检查完后,警察将所有化验单直接都拿走没给喻祥菊看,还向喻隐瞒病情,欺骗她说:“你的病没什么,你回去好好休息。”为推脱责任,警察赶紧叫来喻的丈夫将她接走,提前两日将其释放。

7月12日,喻祥菊被家人送至安康市中心医院急诊科,化验结果是,她的血钾已低至1.6mmol/L(正常值为3.5-5.5mmol/L),因严重缺钾导致心脏病、高血压病情急剧加重,脑梗复发,随时都会丧命。就此,警察仍不放过她,追到医院恐吓喻家人说,喻祥菊是政治犯,是要被判刑的。次日,警察又赶到急诊室强逼生命垂危的喻祥菊在一份材料上签字,并警告她不许再信神。住院期间,喻祥菊一度病危,医生不得不冒险给她安装心脏起搏器维系生命。

喻祥菊住院治疗20天,花费两万多元人民币,但病情不见好转,仍然无法起床、站立,出院后她坚持服药,一段时间后才勉强能走路,但走路一瘸一拐很吃力,她的身体状况与被抓之前相比有明显的差距。

2019年3月,喻祥菊病情恶化,于3月29日晚上含恨离世,终年68岁。

如何摆脱罪性的捆绑,不活在认罪犯罪的情形中?欢迎联系我们,帮你在神的话里找到路途。

相关内容

基督徒张国华被中共政府迫害致病情恶化死亡案例

张国华,男,生于1959年9月17日,江西省樟树市张家山街道洲上村人,2003年信主耶稣,2009年4月加入全能神教会。 2012年12月12日上午,张国华与四名基督徒在江西省高安市新街农贸市场传福音时被警察抓捕,强行押到新街派出所。 在派出所,警察对张国华强行搜身,搜走一部…

基督徒雷连红监禁期间罹患肠炎被剥夺治疗致病情恶化病逝

雷连红,女,生于1968年12月19日,家住河南省驻马店市确山县,1998年加入全能神教会。2011年3月,雷连红因信全能神被中共警察抓捕,后被判刑3年。在看守所,因长期吃半生不熟的饭,导致其患上严重肠炎,转至监狱后又被强迫从事繁重劳动导致病情不断加重。期间,雷连红多次要求就医都…

全能神教会基督徒徐全友被中共迫害自杀身亡案例

徐全友(化名:李杰),男,生于1961年5月7日,安徽省亳州市人,2012年7月加入全能神教会。2012年12月,徐全友在传福音时被中共警察抓捕留下案底,被释放后长年被警察追捕,导致他精神极度抑郁,于2018年7月6日投河自尽。 2012年12月11日,徐全友和九名基督徒在安徽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