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省一基督徒因信神被停发工资 金额累计近三十二万元

2018年6月4日

2018年1月份的一天早上8点,陕西省商洛市全能神教会基督徒张东(化名,男,71岁)正在家门口干活,四名便衣警察开车到张东家不远处的大路口停下,见到张东便要求进家坐。盘问张东是否还在信神。张东承认后,警察就继续盘问:“有没有聚会?聚会点在哪儿?听说你家里经常来人,都是些什么人?”,张老没有正面回答。临走时一警察警告说:“你不要再信神,你以前都因信神吃亏了(指被开除公职、党籍、停发工资),再信,我只用说一句话,钱就不给你了!”张东气愤地说:“这世道就是大官压小官,小官压百姓。我是个平民百姓,你说不给我就不给我!”果然从警察来过后,张东的工资就再次被停发。3月、4月中旬,张东两次到银行询问,他都被告知没有了。

据张东讲,他原是县里某局的领导干部,1990年,张东开始信神,1997年7月信神之事被发现。县公安局的3个彪形大汉把他叫到收容站,弄断他的大拇指并强行罚款200元。之后张东被大会批斗小会点名,还时常要做检讨。最后上级领导决定将其开除党籍,留职观察,工资也停发。乡政府人员和公安局的警察到他家里挑拨,还在村里造谣毁坏张东的名声,致使村民见了他就像躲瘟疫一样弃绝他,孩子上学也被老师同学歧视而变得自卑,加之工资被停发,生活没有出路,张东被迫去工地上出苦力,生活仍然很困苦。种种压力致使张东的妻子不堪忍受,与他离了婚,好端端的一个家就这样因信神被中共搅散了。张东曾经感到极度痛苦。

从1997年一直到2008年,张东的工资才被恢复,可每月工资都比同事少一多半。恢复工资后,随着物价上涨,同事的工资都在涨,他的工资却一直都不涨。张东粗略估算20年间,他损失近三十二万元工资。

20年前因信神被革职为民,中共剥夺了他本该拥有的一切,20年后又一次因信神在他晚年再受中共残酷打压,失去养老保障。

末世灾难频发,带给我们什么警示?怎样才能在灾难中蒙保守?专题讲道,为你解答。

相关内容

泰安市一基督徒遭警察抓捕 释放后仍被警方监视、盘问

山东省泰安市的于强(化名,男,51岁)是全能神教会的一名基督徒。在2002年因有人举报其信神,被警察抓捕,释放后,中共仍不放过他,派人对其监视。于强为了躲避警察的再次抓捕逃离当地。 2018年5月18日11点,于强赶集买菜刚回家不到10分钟,突然听到敲门声。开门后,青岛市两名警察…

日照市警方抓基督徒未成 亲人受牵连

2018年4月17日上午,因恶人举报,警察突然闯进日照市的全能神教会基督徒安伟(化名,女,56岁)家,像土匪一样到处乱搜,搜出一台笔记本电脑、若干信神书籍、一个1T移动硬盘等全部没收。警察还没收安伟儿子的手机,以此要挟其写“保证不信全能神”的保证书,才将其手机归还。随后,警察将安…

新疆一对夫妇因收到国外邀请函 被中共定为重点洗脑对象

2018年3月2日,政法办主任、书记又登门盘问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全能神教会基督徒李强(化名,男,54岁)与妻子刘奇(化名,女,49岁)的信仰近况,还逼问李强:“有没有信神的人和你联系?”后再次给他们拍照,政法办主任到卧室打了个电话。他们走后,夫妻二人在卧室中仔细检查,看是否藏有窃听…

登封市一基督徒因出去听道遭警方悬赏十万通缉

田佳(化名),女,45岁,河南省登封市人,系全能神教会基督徒。 2018年2月9日上午、2月21日上午10点多,田佳的大姐都接到一个陌生电话,对方说:“我是某派出所的,你到派出所来一趟,需要向你了解一些田佳信神情况。”田佳大姐推托说,对田佳的情况不了解。警察说:“是公安厅要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