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省一基督徒因信神被停发工资 金额累计近三十二万元

2018年6月4日

2018年1月份的一天早上8点,陕西省商洛市全能神教会基督徒张东(化名,男,71岁)正在家门口干活,四名便衣警察开车到张东家不远处的大路口停下,见到张东便要求进家坐。盘问张东是否还在信神。张东承认后,警察就继续盘问:“有没有聚会?聚会点在哪儿?听说你家里经常来人,都是些什么人?”,张老没有正面回答。临走时一警察警告说:“你不要再信神,你以前都因信神吃亏了(指被开除公职、党籍、停发工资),再信,我只用说一句话,钱就不给你了!”张东气愤地说:“这世道就是大官压小官,小官压百姓。我是个平民百姓,你说不给我就不给我!”果然从警察来过后,张东的工资就再次被停发。3月、4月中旬,张东两次到银行询问,他都被告知没有了。

据张东讲,他原是县里某局的领导干部,1990年,张东开始信神,1997年7月信神之事被发现。县公安局的3个彪形大汉把他叫到收容站,弄断他的大拇指并强行罚款200元。之后张东被大会批斗小会点名,还时常要做检讨。最后上级领导决定将其开除党籍,留职观察,工资也停发。乡政府人员和公安局的警察到他家里挑拨,还在村里造谣毁坏张东的名声,致使村民见了他就像躲瘟疫一样弃绝他,孩子上学也被老师同学歧视而变得自卑,加之工资被停发,生活没有出路,张东被迫去工地上出苦力,生活仍然很困苦。种种压力致使张东的妻子不堪忍受,与他离了婚,好端端的一个家就这样因信神被中共搅散了。张东曾经感到极度痛苦。

从1997年一直到2008年,张东的工资才被恢复,可每月工资都比同事少一多半。恢复工资后,随着物价上涨,同事的工资都在涨,他的工资却一直都不涨。张东粗略估算20年间,他损失近三十二万元工资。

20年前因信神被革职为民,中共剥夺了他本该拥有的一切,20年后又一次因信神在他晚年再受中共残酷打压,失去养老保障。

如何摆脱罪性的捆绑,不活在认罪犯罪的情形中?欢迎联系我们,帮你在神的话里找到路途。
通过WhatsApp与我们联系
通过Messenger与我们联系

相关内容

上海市四名基督徒因聚会遭警察非法抓捕、关押

2018年2月28日晚8时许,上海市全能神教会基督徒周晴(化名,女,48岁,安徽省阜阳市人 );沈茵(化名,女,32岁,安徽省六安市人 );谢欣(化名,女,47岁)在冯娟(化名,女,65岁,上海市)家聚会,突然8、9名警察闯进屋内,大声喝道:“不许动,把手放在桌子上,你们在干什么…

基督徒一次被抓 终身遭监控

全能神教会基督徒一旦被抓,就会遭到中共长期甚至是终身监控,人身自由权被剥夺。 新疆地区多名全能神教会基督徒因信神被抓捕获释后,无论是在出行还是日常生活方面,都遭到了当局不同形式的监控、管制。 利用监控设备监视基督徒 2018年7月上旬,阜康市的小梅(化名)居住的小区内以及她家的路…

河南省巩义市一基督徒被捕遭警察毒打

河南省巩义市一全能神教会基督徒因被人举报遭到警察抓捕。审讯期间,中共为获取教会信息多次对其进行毒打逼供。 2018年6月22日,刘春梅(化名)被警察抓捕,随后被带到公安局审讯。因拒绝提供教会信息,刘春梅被警察狠扇一巴掌,脸当场被打出血。随后,警察命她坐在地上,用脚狠跺其腿,又逼其…

一基督徒被中共严密监视 没有丝毫人身自由

家住四川省西昌市的全能神教会基督徒潘杰(男,53岁)于2015年5月7日被中共警察抓捕,非法关押一年零四个月,2016年6月16日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期五年执行。潘杰一直处于中共的监视中,毫无人身自由。 2018年1月的一天上午11点,正在干活的潘杰接到队长打来的电话,队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