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被中共无故判刑 释放后又被剥夺生活来源

2018年6月16日

2018年3月17日晚上,山东省潍坊市全能神教会基督徒郑宇(化名,男,55岁)在邻居陪同下向村委要自己该得的粮款。村委领导不但不给,还说他因为信神曾被抓捕判过刑,现在虽然被释放了,也不是自由的,出门时要和派出所的人打招呼。说完就开始给派出所打电话。郑宇只好逃离村委,但村委的人围追堵截,企图将郑宇强行拽住交给警察,郑宇在邻居的帮助下,终于逃出围堵,免遭一劫。

据郑宇所述:郑宇因信神曾在2008年被抓捕、判刑,2010年1月才被释放。释放后,一直在中共警方的监控之中。

10月,郑宇收到派出所转交村委的通知,要求郑宇,如果外出一个月要去村委汇报;外出三个月要去派出所汇报。郑宇为躲避警方的严密控制忍痛割爱,背井离乡过上了逃亡生活。

2014年8月,中共一手制造了“5·28”山东招远杀人案嫁祸给全能神教会后,中共警察开始公开大肆抓捕全能神教会的基督徒,郑宇的儿子也成了中共警察抓捕的对象,也被迫离家逃亡。

2015年,警察为得知郑宇及其儿女的信息,把与郑宇同村的一名70多岁的基督徒带到村委审问了一个下午未果。

2017年的6月20日,郑宇到村委办理粮款手续,村会计将郑宇身份证扣下。

6月30日左右,郑宇去村委想拿回自己的身份证,村委让郑宇第二天下午三点到村委办公室去拿。当第二天下午三点,郑快到村委办公楼时,他看到一辆白色的警车,郑迅速离开村委。

7月26日傍晚,郑宇偷偷回村来到弟弟家,让其代他领取口粮款的存款单。当郑宇的弟弟去要他的身份证和存款单时,村干部却说:“你哥的身份证被派出所拿去了,派出所让他自己去拿。你不知道你哥信全能神的事吗?他家的口粮款必须郑宇来领,他家其他任何人来领都不行。”为了不被警察借机再次抓捕,郑宇无奈只好放弃了2017年7月份发放的口粮款和生活补贴共6000多元。至2018年2月10日,郑家两次发放的钱款共近9000元,仍被村委扣押着没有发放。不仅如此,郑宇家的1.4亩果园也无法正常管理,如果卖给开发商值20多万,但必须办过户手续,郑宇担心警察会借机抓捕他,只好低价转让给了同村村民(2017年12月),村委还出面干涉。

因中共政府对有信仰之人的打压迫害,郑宇一家人四散逃亡,基本生活来源都被剥夺了。

如何摆脱罪性的捆绑,不活在认罪犯罪的情形中?欢迎联系我们,帮你在神的话里找到路途。

相关内容

一六旬基督徒多次惨遭“劈胯”酷刑逼供

中共警察为获取教会和其他基督徒的信息,将一名老年基督徒押至宾馆秘密刑讯逼供,多次对其施以残忍酷刑——“劈胯”(即“劈腿”,将两腿劈成一字型)。 周兰(女,61岁)是河南省巩义市全能神教会的基督徒。2018年11月22日,周兰因在基督徒张倩家处理教会工作较晚,当晚就住在她家。 次…

中共警察再掀抓捕狂潮,新年初始多地基督徒惨遭抓捕、审讯

新疆省石河子市 基督徒黎淼(化名,女,50岁左右)因信神被警察电话传唤至派出所,并被威胁恐吓。 2018年1月17日晚8点左右,黎淼回到家后,得知当地派出所的警察打电话,勒令她去派出所。吃晚饭时,警察再次打电话催促。 迫于警方的压力,当晚,黎淼和丈夫去到当地派出所。两名警察一再盘问,是谁传她信全能神的,教会的钱都在谁那里保管,黎淼拒绝回答。警察见状威胁说:“不交代就让你儿子来,弄不好他还要跟你断绝母子关系……要是领导知道你信全能神,你儿子的工作都批不了!”之后,警察又拿出一些照片和名单勒令黎淼指认其中有无基督徒,最终无果。

中共警方微信群发信息搜捕基督徒

2018年2月中旬,逃亡在外的全能神教会基督徒魏小满听说中共警方为了能抓到他,在2月1日左右将他的照片和名字群发到微信上,在搞人肉搜索,并扬言:发现不举报者,要负法律责任,举报者有奖励。 魏小满(化名,男,40岁),新疆石河子市人。2017年8月23日中午11点左右,两名警察突…

吉林省白山市一老基督徒因传福音两次遭非法拘留

2018年3月1日,吉林省白山市全能神教会基督徒陈梅(化名,女,54岁)在本市长白朝鲜族自治县传福音时,被警察非法抓捕,并被强行带到派出所。 在派出所内,警察强行给陈梅搜身后,将其扣在老虎凳上足足4个小时。得知陈梅真实信息后,警察查到陈梅曾在2012年因信全能神传福音被拘留15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