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旬老人丧子背后的悲伤

2018年6月16日

82岁的王富生(男),家住河南省灵宝市焦村镇,是全能神教会的一名基督徒。

2018年3月3日上午9点多,王富生与女儿接到某监狱打来的电话,说小儿子(不信神,因偷盗罪被判刑)在狱中因病死亡,让家人去处理后事。这突如其来的电话让王老家人觉得很奇怪:才入狱10天的时间,好好的人怎么就突然死亡了呢?但毕竟已成事实,王老只好让两个女儿与外甥(村干部)前去监狱处理此事。据了解,王老小儿子家境贫困,只有两个窑洞和三间旧瓦房,妻子和他已离婚,尚有个未成年的孩子。王老小儿子在狱中死得蹊跷,王老家人希望通过协商,监狱方能酌情给予赔偿了事。

3月4日上午8点,王老两个女儿和外甥来到太平间见到王老小儿子的尸体,死者胸前有明显电击痕迹。监狱方却辩解说:“死者是心肌梗塞突然发作导致死亡,痕迹是电击抢救留下的。之后,他们在一个会议室准备协商处理。”当时现场有检察院、法院、公安局、监狱、火葬场等部门大约十五六个人。王老女儿把家里情况说了之后,希望监狱方能酌情给予赔偿,不料对方有一人理直气壮地说:“赔偿的事往后说,还是先看看你们家庭的档案吧!”(原来是指王富生和大儿子都信全能神说的。)王老女儿不解地问道:“这与他们有什么关系呢?那你们的意思就说这事就算了?在农村如果谁在别人家里出了事,就算出于人道主义,也得有点赔偿吧?”对方恶狠狠地说道:“这能一样吗?那你们的父亲与他大儿子为什么不来?现在都干些什么?”王老女儿说:“在家呢,老大的妻子病重离不了人,得照顾。”对方说:“等大儿子来了再说赔偿的事。”王老外甥接着说:“这事是一码归一码,他哥信神,死者又没有信。”他矛头又转向王老外甥:“还没说你呢!现在正在抓这些人(信神的),你作为村干部知情不报还包庇,没有法办你,都是便宜你了!”王老外甥听了也吓得不敢吭声了。他们厉声斥责道:“看看你们一家都是些什么人?在你们没有来之前,我们已经通过市公安局、镇派出所、村治安主任把你们家庭的背景都了解清楚了。”王老大女儿从没见过这阵势,吓得说不出话。

后来,虽然家人觉得这事不公平,但又害怕派出所再把老父亲与大儿子抓走,只好自费火葬了死者,走时监狱方给了点安葬费。回家后,家人把怨气都发泄在王老与其大儿子的身上。

此时,已80多岁高龄的王富生因着丧子之痛不仅没有得到任何人的安慰,还要继续面对家人与亲戚的误解、埋怨、攻击,村里人的讽刺、讥笑、贬低。面对好端端的小儿子无辜死去,不仅没有得到相应的赔偿,反而自己和大儿子成了中共随时抓捕的对象,这使王富生及家人的心灵与精神受到双倍的折磨与打击,在中国真是没有人权自由,更没有说理的地方。

末世灾难频发,带给我们什么警示?怎样才能在灾难中蒙保守?专题讲道,为你解答。

相关内容

永州市一八旬基督徒因信神遭到中共抓捕

84岁高龄的唐松(化名,男)老人,是全能神教会的基督徒,家住湖南省永州市。四年前在一次聚会中和四名基督徒同时被警察抓走审讯。四年后中共警察再次上门搜查、盘问、警告。 2018年4月3日上午,三名警察突然闯进唐松家,正巧他去地里挖土。警察在未出示任何证件的情况下,一警察控制住唐松妻…

邳州市五名基督徒无故被中共警方抓捕 其中一人酷刑后逃离魔爪

马晓雨(化名,女,37岁)家住江苏省邳州市宿。2018年4月9日晚9点左右,马晓雨和基督徒小云(化名,女,32岁)、于慧(化名,女,32岁)、王霞(化名,女,56岁左右)正在邳州市一接待家庭商量教会工作。突然传来“砰砰砰”的敲门声,随后门被撬开,闯进10多名警察,亮出公安局的证件…

潍坊市一基督徒被警方非法抓捕、关押

2018年3月30日下午,山东省潍坊青州市的全能神教会基督徒杨磊(化名,男,41岁)聚会刚回到家中。青州市国保大队的警察就闯进来,未出示任何证件便到处乱搜,搜走信神书籍、MP5播放器 ,随后将杨磊押至当地派出所。 期间,协警来到杨磊的家中诱骗杨母:“把你知道的基督徒都告诉我们,…

九江市一基督徒遭中共警方非法抓捕、关押

2018年5月7日下午3点多,江西省九江市全能神教会基督徒夏瑾(化名,女,49岁),正在九江市火车站候车室等车,突然进来20多名警察,一警察索要夏瑾的身份证并勒令她去办公室。夏瑾刚进办公室,警察就强行夺走夏瑾的包,没收50张TF卡,并将夏瑾带到公安局审问。 当晚,4名警察又将夏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