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康市一名老年基督徒无辜被判刑两年 释放后一直受监视

2018年6月17日

2018年3月29日中午,陕西省安康市两名警察来到全能神教会基督徒陈永宁(化名,男,59岁)家,得知陈老在工地干建筑活儿,警察就上工地找到陈老,把陈老带回家坐谈。警察针对家里是否有基督徒来过,其是否还在信神等问题进行盘问,未果。临走时留下电话号码利诱道:“以后要是有信神的人来找你,就给我们举报,举报者有奖赏,比你干活来钱都快。”

据了解,陈老因信神时间长,在当地信神很出名,2014年6月,他被人举报。2014年9月22日下午5点多,陈老在给别人收割稻谷时,两名警察开车赶至其干活的地方,将陈老铐押至派出所。

一到派出所,警察就将陈老手脚紧紧铐在“老虎凳”上。派出所、刑警队等十余名警察两人一班车轮战式的轮番审讯,逼问陈老信神是谁给传的,还有哪些人在信,书从哪儿来的,教会带领是谁等教会内部信息。一直审至次日早上8点多,陈老均没有正面回答。上午9点多,公安局的两名警察开车将陈老押至县公安局继续审讯。一警察手拿钢板尺威胁道:“不好好交代就用电鞭打你,把你往死里收拾!”说着就用钢板尺在其背膀部位狠劲抽打,一次连续打十几下,陈老的手脚被铐在“老虎凳”上,连躲避的余地都没有。见他仍旧不说,警察又分两次抽打陈老共二十多下。刑讯未果,警察于当晚7点将陈老转押至看守所关押。

陈老在号房里换衣服时,犯人告诉他后背的上半部呈现乌紫色疙瘩。陈老穿衣服时都感到火辣辣地痛,因连续铐了9个小时,其双手手腕被勒了一道乌紫色凹痕,肿胀一星期都未恢复正常。陈老在看守所关押了10个月零5天,期间共提审六次。2015年7月28日清晨,陈老被转押至另一看守所关押。

2016年3月24日,中共以“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判处陈老有期徒刑两年。8月21日,陈老被戴上手铐与脚镣押往监狱,由于陈老只剩一个月刑期就满了,监狱就没接收。陈老被带回看守所继续关押至2016年9月21日刑满释放。

陈老无故遭判刑监禁获释后,并未获得自由,警察不定期的上门盘问、监视,搅得他不得安宁。2017年8月的一天,两名警察来陈老家,盘问陈老:“你现在还信着没有?信全能神的人还在你这儿来不?你可不要再信了。”遂给陈老拍了照。

同年10月21日,另两名警察开车赶到陈老家地里,将正在干活的他叫回来盘问其有没有信神。

如何摆脱罪性的捆绑,不活在认罪犯罪的情形中?欢迎联系我们,帮你在神的话里找到路途。

相关内容

新疆一名基督徒因信神两次被抓 获刑15年半

新疆一名基督徒因信神于2012年被抓,获刑3年6个月。2019年9月4日,年仅30岁的她再次因信神被重判12年有期徒刑,至今在押。 2012年12月20日下午1点,欧阳秋萍(女,时年23岁)和几名基督徒正在聚会时,被新疆博乐市派出所的警察抓捕、羁押。期间,中共差派宗教局的人给欧阳…

焦作市基督徒姐妹被警察拘留 取保候审也没自由

2018年1月31日,河南省焦作市全能神教会的基督徒杨丹(化名,女,33岁)和杨小娜(化名,女,31岁,杨丹的二妹)姐妹二人被拘留40天,后家人花7500元办理取保候审一年。释放时警察警告她们说:“以后不要再信神了,在这一年里你们要随传随到,如果再次发现你们还在信神,抓住就要判…

家中父亲刚离世 子为何劝母离家?

2018年2月的一天,警察突然造访江西省九江市全能神教会基督徒刘欣(化名,女,68岁)家,向刘欣80多岁又患病在身的丈夫盘问刘欣的下落! 据了解刘欣因信神出名,一直遭受着中共的监视、追捕,有家不敢归,这次因老伴生病,刘欣几次冒险,夜里回家照顾老伴,第二天悄悄地离开。3月17日凌晨…

中共警察非法抓捕一基督徒 两次肆意搜家

2018年5月8日晚上8点左右,江西省抚州市7名警察直接闯入全能神教会基督徒永欣(化名,女,55岁)家,没有出示任何证件,到处搜查,连厨房、屋顶都不放过。随后,警察强行将永欣押到公安局。 到了公安局,警察审问永欣“为什么要信全能神?什么时侯信的?”永欣如实回答。警察又打探同村另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