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基督徒被中共判刑坐监5年 获释后仍无自由

2018年6月19日

安徽宿州市全能神教会基督徒曹利(化名,男,56岁)在传福音时,被中共警察非法抓捕折磨,判刑5年获释后,中共政府仍没有放松对其的监管。

2018年4月26日上午11点左右,村干部命令曹利去村部。到了村部,曹利看见10多名村干部已经在大厅等候。村书记把手机给妇女主任,村书记坐在办公桌前,让曹利坐桌尾,正面、侧面各拍了一张。拍完村书记说:“我得马上把照片发给派出所,我也得到派出所去报到。”

据了解, 2012年11月25日晚上7点,曹利与几名基督徒传福音回来正在一基督徒家吃饭时,五名便衣的警察冲进屋里喝斥道:“我们是派出所的。”不容分说,强行把曹利等人塞进车,羁押到派出所。

到了派出所,警察对曹利强行搜身,搜出四百多元钱(未还)。为了逼曹利说出教会内部信息,丧心病狂的警察把他带到一间小屋,气急败坏地勒令其坐在“老虎凳”上,锁上手脚,对着他的脸和嘴猛扇,用电棍使劲往他的耳朵和脖子上戳,还用凉水从曹利的衣领灌下。为防止曹喊叫,丧失人性的警察用臭袜子把他的嘴堵上,拿橡皮棍狠击其胳膊,曹立时疼得晕厥过去。醒来后,警察仍继续逼问到晚上12点多,无果,就连夜把曹利等人移交到拘留所关押。

12月7日上午8点,4名警察到拘留所提审曹利,未果。警察恼羞成怒把门关上,一拥而上将曹利打倒在地,狠踢其下半身,踩踏其头部,站在他的腿上不停地踢打着,曹利被打得口鼻流血,昏死过去。

曹利在拘留所被非法拘留15天后,被转交到某县看守所。

警察在没有公审的情况下,曹利被关押在看守所里两年零六个月。期间,非法提审曹利13次,发给其3次起诉书。

2014年6月,法院以“破坏法律实施罪”判处曹利有期徒刑5年,2017年11月24日刑满释放。获释后的曹利并未得到真正的人身自由。

释放当天,警察通知曹利到派出所办理户口登记并警告他:“以后不能再信神了,并要按时来派出所报到。”

2018年3月份的一天下午,村书记警告曹利说:“你以后千万不能再信神了。从今往后你三年不能出远门,如果你出远门,必须得给我们打电话。”

曹利在被警察非法关押期间,父亲去世时也不能在跟前守孝,也无法尽到一个父亲的责任。

曹利说:“当我释放的那一天,我的儿子、女儿去监狱接我回家,我都不认识我的儿子了。当儿子告诉我“爷爷已经不在了”的时候,我的心就像碎了一样心酸难过,眼泪止不住的流。是中共害得我不能在父亲跟前守孝、害得我骨肉分离。如今我仍受警察监控没有自由,这更让我看透了中共的真面目,在中共的独裁统治下哪有人权?现在我无法与教会里的弟兄姊妹相聚,心里备受煎熬。我虽遭受中共残害,但相信神是公义的,黑暗即将过去,光明就在眼前。

灾难陆续降下,主再来的预言已经应验,你想迎接到主得着进天国的机会吗?诚邀渴慕主显现的你参加我们的网上聚会,或与我们联系帮你找到路途。

相关内容

新疆警察七昼夜轮番刑讯逼供一基督徒

刑讯逼供是中共迫害基督徒的一贯手段,为从一基督徒口中获得全能神教会信息,警察对其进行了七天七夜的刑讯逼供,致其身体严重受伤,留下后遗症。 提起十一年前遭受的那场迫害,叶童(化名,女,33岁)至今历历在目。那时她在新疆乌鲁木齐市配合教会工作。2008年3月8日,因恶人举报,她…

一基督徒被举报遭警察非法抓捕

2018年3月28日下午两点,山东省济宁市全能神教会的基督徒张静(化名,女,40岁)正在另一名基督徒王梅家商量教会工作。王梅不信的儿子回家后见张静,不问缘由嘴里带着脏话,拿起一个皮桶就朝张静身上乱打。王梅见状赶紧上前制止,却被儿子推到一边。王梅的儿子边打张静边掏手机报警,因大门…

一基督徒因传福音被关押至“610学习班”

南京市一全能神教会基督徒被关押在“610学习班”强制洗脑转化。 2018年6月5日,张静香(化名)因传福音被本市警察抓捕,直接被关押至南京市“610学习班”强制转化。 6月13日、15日,张静香的丈夫、女儿(王玥姗)、女婿先后被警察传唤至派出所接受审问。警察向他们散布诋毁全能神教…

湖南28名基督徒遭集体判刑 5人判7年以上

2019年12月,湖南省28名全能神教会基督徒仅因信神聚会、传福音、保管教会物品等被集体判刑,5人被重判7年以上。 据了解,28名基督徒均被捕于2018年11至12月份湖南长沙警方实施的统一抓捕行动,除28名被集体判刑的基督徒外,还有19人一起被捕。 2019年12月18日,湖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