巢湖市一基督徒被警察拘捕、搜家并监视

2018年6月19日

2018年3月9日中午,巢湖市的一居委会工作人员来到本地全能神教会基督徒王梅(化名,女,32岁)家,强行给王梅拍照,称两会期间要拍人脸识别。

次日晚上7点,王梅与女儿刚回到家,派出所的两个男警便来到王家,向王梅索要其女儿的身份证号码,王梅气愤地回道:“我女儿见到你们就害怕。”警察满不在乎,仍命王梅的女儿将其母亲看好,不许王梅信神。

据了解,2013年11月5日晚上9时许,王梅正在家里陪孩子写作业,五名警察突然来到家中,亮出相关证件后便拿出一张写有“参加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扰乱社会治安……”字样的纸逼王梅签字,随后就在屋里翻箱倒柜,搜出信神书籍、MP4播放器、手机等,接着将王梅强行押到市公安局刑警侦查大队。

在审讯室,警察一直逼王梅说出教会信息,并称这次是安徽省统一行动,好多信全能神的人都被抓来,王梅也已被跟踪调查很久。审讯无果,警察于7日晚上6点,将王梅带到一宾馆秘密审讯,期间警察利用牧师来给王梅洗脑,并以孩子和家人的前途威逼王梅出卖教会信息,未果。之后,警察气急败坏地说:“就是你不说,我们也照样判你几年刑!”审讯持续了整整20天,见实在问不出什么,警察便于11月27日傍晚5点,给王梅扣以“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带到看守所羁押。在羁押期间,王梅的家人四处托关系,花了5000元左右,才给王梅办理了取保候审,于12月30日将王梅救出。

释放后的王梅则被勒令手机24小时开机,并要随叫随到,不准走出户口所在地。警察还分别在2014年3月份至5月份,2017年7、9月份上门调查王梅信神一事,并拿其他基督徒照片让其指认。除此之外,警察还剥夺了王梅基本的生存权利,2017年9月,王梅家突遭变故,生活陷入困境,王梅找了一份工作并已被单位录用,只需到派出所开一份无罪证明,可因王梅信神被刑拘过,派出所的人不予办理,导致王梅无法担任此项工作。

王梅被抓和警察的多次上门,给王梅女儿幼小的心里埋下了恐惧的阴影,有时她看到王梅看神的话语时,就惊慌地说:“妈妈,快把窗帘拉上,千万别让人家发现了。”

王梅心中憋闷的真想大声呐喊:“为什么生活在这个国家这么痛苦?连起码的人生自主权都被剥夺,我信神跟随神走人生正道有什么错,我只想能过上教会生活,为什么在这个国家想达到这点小小的要求却这么难?”

如何摆脱罪性的捆绑,不活在认罪犯罪的情形中?欢迎联系我们,帮你在神的话里找到路途。

相关内容

安康市一名老年基督徒无辜被判刑两年 释放后一直受监视

2018年3月29日中午,陕西省安康市两名警察来到全能神教会基督徒陈永宁(化名,男,59岁)家,得知陈老在工地干建筑活儿,警察就上工地找到陈老,把陈老带回家坐谈。警察针对家里是否有基督徒来过,其是否还在信神等问题进行盘问,未果。临走时留下电话号码利诱道:“以后要是有信神的人来找…

杭州市一年轻基督徒被警方非法羁押 庭审时律师不作为

浙江省杭州市的全能神教会基督徒杨洁(化名,女,24岁)因信全能神于2017年7月被警察非法抓捕,至今已被羁押近一年。法院于2018年4月开庭审理此案,官方律师纯属虚设,在法庭上没有开口为其辩护。 据悉:2018年4月下旬,法院第一次开庭审理杨洁的案子。中共政府给杨洁请的官方律师纯…

乌苏市警察荷枪实弹入室抓捕两名六旬基督徒

新疆乌苏市全能神教会基督徒刘云(化名,女,62岁)得知自己信神被人举报,为躲避警察抓捕被迫逃亡。乌苏市警方抓捕刘云未遂,便对她展开网络通缉。2018年4月23日晚上7点,乌苏市警方荷枪实弹闯入接待刘云的基督徒李敏(化名,女,64岁)家,将刘云打昏后连同李敏一同抓捕至看守所非法关押…

乌鲁木齐市一基督徒两次被抓捕 获释后被严密监视

2018年5月25日下午6点多钟,社区工作人员来到全能神教会基督徒遥程(化名,女,50岁)家让她签名,并说“这一个月是非常时期,你不许外出,每天都要签名,这是上面规定的任务”。听到社区要天天来,遥程心里感到特别痛苦压仰。 据了解,在2012年12月7日,遥程传福音时被警察非法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