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警方对一释放基督徒仍穷追不舍

2018年6月19日

2018年3月9日上午10点多,以芜湖市某镇派出所副所长为首四名警察,再次来到全能神教会基督徒安平(化名,女,36岁)的娘家,盘问安平的下落。无果后随即追到她的老家,硬声质问安平的丈夫:“安平在家吗?我们要见见她!”安平的丈夫气愤地责问道:“她外出打工去了。我家安平又没犯法,你们怎么总是纠缠她?”副所长顿时恼羞成怒:“她信神而且还被抓过,还没犯法?现在国家召开两会,让她出来,我们讲几句话!否则我们就要下通缉令了,躲到哪里都会抓到她!”随后扬长而去。之后每隔两天打一次电话给安平丈夫。为了避免警方的骚扰和再次抓捕,安平与丈夫只好偷偷逃离家乡去了上海。

2018年4月23日,安平打工处的老板疑惑不解地问安平说:“你家乡的村干部怎么总是打电话给我,问你可在我这里上班?昨天又给我打电话问你,这是怎么回事?”

2018年5月1日村干部打电话威胁安平丈夫:“你妻子不露面,就证明她还在信神,派出所准备把她的身份公布到网上去了!”

5月3日下午1点,当地村干部、国保大队队长和镇派出所副所长等一行五人从芜湖赶到上海,强迫安平丈夫带路到安平上班的地方亲自调查。国保大队长盘问安平是否还信全能神,同时有人给她拍照,有人做笔录,安平问道:“我只是信神,你们何必这么兴师动众?”国保队长回答说:“这是我们的工作,现在我问你答就行了!”后让安平签字按指印。安平看到上面有“没有在信全能神”字样,拒签。他们马上变脸,国保队长忍不住发火威胁道:“你是想让我们把你转交给上海派出所吗?”所长表情凶煞地说:“你还想让我们白跑一趟啊?你不签,我看你还在信神!你的态度很值得我们怀疑!”安平说:“就是你们把我交给上海派出所,我也不会按手印、签字的!”警察强迫安平丈夫替她签了字,并索要了他的电话号码。走时勒令安平:“以后随时接听我们派出所打来的电话,最好是视频通话,通话后叫你丈夫发个定位给我们,你要在第一时间回复我们!”

据了解,安平曾在2012年12月25日在传福音时被中共警方以“非法传教,扰乱社会治安”的罪名抓捕并拘留了十天,于2013年1月5日获释。

安平愤慨说,这几年来因为信神,中共当局就像幽灵一样,一直没有放松对她的控制、监视,使她与家人的生活都受到严重搅扰,更过不上正常的教会生活。

末世灾难频发,带给我们什么警示?怎样才能在灾难中蒙保守?专题讲道,为你解答。

相关内容

基督徒被中共无故判刑 释放后又被剥夺生活来源

2018年3月17日晚上,山东省潍坊市全能神教会基督徒郑宇(化名,男,55岁)在邻居陪同下向村委要自己该得的粮款。村委领导不但不给,还说他因为信神曾被抓捕判过刑,现在虽然被释放了,也不是自由的,出门时要和派出所的人打招呼。说完就开始给派出所打电话。郑宇只好逃离村委,但村委…

伊宁市一基督徒家被政府指派的“结亲”户入住

中共在新疆搞的“结对认亲”运动正在进行着。党员干部职工入住百姓家,配合政府大力清查、掌握基督徒及所有有宗教信仰的人的情况。 2018年4月28日下午5点,全能神教会基督徒小秋(化名,女,45岁)的丈夫打来电话告诉她当晚政府派人入住他们家。小秋赶紧收拾藏好信神的资料,心里感到忐忑不…

驻马店市一基督徒遭到警察非法搜家、抓捕

刘冲(化名,女,57岁),家住河南省驻马店市某县,是全能神教会基督徒。 2018年6月15日下午5点,县刑警队联合镇派出所共10名警察,在村委治安主任带领闯进刘冲家。警察没有出示任何证件,就到处乱翻乱扒,东西被扔得到处都是。最后在刘冲的卧室搜出8本信神书籍,随即将刘冲押至镇派出…

年仅14岁基督徒因信神惨遭酷刑致腰椎错位

一名年仅14岁的全能神教会基督徒因信神被抓,中共警察为获取教会信息对其毒打逼供,致其腰椎错位,身心备受摧残。 2018年12月的一天,山东省全能神教会基督徒卢强(化名,男)与其他4名基督徒聚会时,遭到当地警察抓捕,之后被押至一审讯基地遭刑讯逼供。 警察为获取教会信息,恐吓卢强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