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警方对一释放基督徒仍穷追不舍

2018年6月19日

2018年3月9日上午10点多,以芜湖市某镇派出所副所长为首四名警察,再次来到全能神教会基督徒安平(化名,女,36岁)的娘家,盘问安平的下落。无果后随即追到她的老家,硬声质问安平的丈夫:“安平在家吗?我们要见见她!”安平的丈夫气愤地责问道:“她外出打工去了。我家安平又没犯法,你们怎么总是纠缠她?”副所长顿时恼羞成怒:“她信神而且还被抓过,还没犯法?现在国家召开两会,让她出来,我们讲几句话!否则我们就要下通缉令了,躲到哪里都会抓到她!”随后扬长而去。之后每隔两天打一次电话给安平丈夫。为了避免警方的骚扰和再次抓捕,安平与丈夫只好偷偷逃离家乡去了上海。

2018年4月23日,安平打工处的老板疑惑不解地问安平说:“你家乡的村干部怎么总是打电话给我,问你可在我这里上班?昨天又给我打电话问你,这是怎么回事?”

2018年5月1日村干部打电话威胁安平丈夫:“你妻子不露面,就证明她还在信神,派出所准备把她的身份公布到网上去了!”

5月3日下午1点,当地村干部、国保大队队长和镇派出所副所长等一行五人从芜湖赶到上海,强迫安平丈夫带路到安平上班的地方亲自调查。国保大队长盘问安平是否还信全能神,同时有人给她拍照,有人做笔录,安平问道:“我只是信神,你们何必这么兴师动众?”国保队长回答说:“这是我们的工作,现在我问你答就行了!”后让安平签字按指印。安平看到上面有“没有在信全能神”字样,拒签。他们马上变脸,国保队长忍不住发火威胁道:“你是想让我们把你转交给上海派出所吗?”所长表情凶煞地说:“你还想让我们白跑一趟啊?你不签,我看你还在信神!你的态度很值得我们怀疑!”安平说:“就是你们把我交给上海派出所,我也不会按手印、签字的!”警察强迫安平丈夫替她签了字,并索要了他的电话号码。走时勒令安平:“以后随时接听我们派出所打来的电话,最好是视频通话,通话后叫你丈夫发个定位给我们,你要在第一时间回复我们!”

据了解,安平曾在2012年12月25日在传福音时被中共警方以“非法传教,扰乱社会治安”的罪名抓捕并拘留了十天,于2013年1月5日获释。

安平愤慨说,这几年来因为信神,中共当局就像幽灵一样,一直没有放松对她的控制、监视,使她与家人的生活都受到严重搅扰,更过不上正常的教会生活。

灾难陆续降下,主再来的预言已经应验,你想迎接到主得着进天国的机会吗?诚邀渴慕主显现的你参加我们的网上聚会,或与我们联系帮你找到路途。

相关内容

济宁市一基督徒被中共警察查抄且羁押

山东省济宁市全能神教会基督徒田巧英(化名,女,53岁)因信神被人举报。 2018年6月26日,十几名便衣警察突然闯进田巧英家。警察没有出示任何证件,就开始肆意搜查,把田巧英家弄得一片狼藉。警察搜走了数本信神书籍,并把田巧英强行押至公安局羁押。 具体情况不知。

七旬基督徒夫妇被抓 家人遭受沉重打击

一位白发苍苍、身形佝偻的九旬老人拄着拐杖,倚门望着远处,她在盼望着自己因信神被中共抓捕的儿子早日获释回家。她的儿媳也被抓刚被释放不久,家人为了营救她变卖部分家产,给他们一家人的生活带来沉重打击,生活举步维艰。 据了解,老人的儿子张华(化名,男,74岁)是全能神教会的一名基督徒,2…

六旬基督徒不堪中共长期骚扰 抑郁成疾跳楼身亡

安徽阜阳一名六旬全能神教会基督徒因信神遭中共长期骚扰,精神极度受压患上重度抑郁症,因不堪忍受中共迫害,于2019年10月在镇派出所三楼跳楼自杀。 2017年3月,刘俊侠(女)在一基督徒家拷贝信神资料时被警察抓捕,拘留5天。8月10日,她因信神再次遭到抓捕,被扣以“扰乱社会治安”罪…

警察假借查户口入户抄家  强行抓捕基督徒母女

家住重庆市的陈昕(化名,女,67岁),其丈夫郑忠顺(化名,男,81岁)、女儿郑璐(化名,女,41岁)都是全能神教会的基督徒。2018年5月29日晚7点左右,七名警察以查户口的名义闯进陈昕家,一警察喊道:“把身份证、户口本拿出来登记。”另一警察就给陈昕一家三口和房间拍照。陈昕、郑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