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警方对一释放基督徒仍穷追不舍

2018年6月19日

2018年3月9日上午10点多,以芜湖市某镇派出所副所长为首四名警察,再次来到全能神教会基督徒安平(化名,女,36岁)的娘家,盘问安平的下落。无果后随即追到她的老家,硬声质问安平的丈夫:“安平在家吗?我们要见见她!”安平的丈夫气愤地责问道:“她外出打工去了。我家安平又没犯法,你们怎么总是纠缠她?”副所长顿时恼羞成怒:“她信神而且还被抓过,还没犯法?现在国家召开两会,让她出来,我们讲几句话!否则我们就要下通缉令了,躲到哪里都会抓到她!”随后扬长而去。之后每隔两天打一次电话给安平丈夫。为了避免警方的骚扰和再次抓捕,安平与丈夫只好偷偷逃离家乡去了上海。

2018年4月23日,安平打工处的老板疑惑不解地问安平说:“你家乡的村干部怎么总是打电话给我,问你可在我这里上班?昨天又给我打电话问你,这是怎么回事?”

2018年5月1日村干部打电话威胁安平丈夫:“你妻子不露面,就证明她还在信神,派出所准备把她的身份公布到网上去了!”

5月3日下午1点,当地村干部、国保大队队长和镇派出所副所长等一行五人从芜湖赶到上海,强迫安平丈夫带路到安平上班的地方亲自调查。国保大队长盘问安平是否还信全能神,同时有人给她拍照,有人做笔录,安平问道:“我只是信神,你们何必这么兴师动众?”国保队长回答说:“这是我们的工作,现在我问你答就行了!”后让安平签字按指印。安平看到上面有“没有在信全能神”字样,拒签。他们马上变脸,国保队长忍不住发火威胁道:“你是想让我们把你转交给上海派出所吗?”所长表情凶煞地说:“你还想让我们白跑一趟啊?你不签,我看你还在信神!你的态度很值得我们怀疑!”安平说:“就是你们把我交给上海派出所,我也不会按手印、签字的!”警察强迫安平丈夫替她签了字,并索要了他的电话号码。走时勒令安平:“以后随时接听我们派出所打来的电话,最好是视频通话,通话后叫你丈夫发个定位给我们,你要在第一时间回复我们!”

据了解,安平曾在2012年12月25日在传福音时被中共警方以“非法传教,扰乱社会治安”的罪名抓捕并拘留了十天,于2013年1月5日获释。

安平愤慨说,这几年来因为信神,中共当局就像幽灵一样,一直没有放松对她的控制、监视,使她与家人的生活都受到严重搅扰,更过不上正常的教会生活。

如何摆脱罪性的捆绑,不活在认罪犯罪的情形中?欢迎联系我们,帮你在神的话里找到路途。

相关内容

宿迁市三名基督徒遭警察非法抓捕拘留

江苏省宿迁市的刘小兰(化名,女,54岁)、王静(化名,女,53岁)、徐根美(化名,女,69岁)三人均是全能神教会的基督徒,因信神被人举报,遭警察非法抓捕并拘留。 2018年3月8日下午4点多,王静、刘小兰、徐根美三人在刘小兰家愉快地交谈着,这时,家住刘小兰隔壁的王静听到自家电话铃…

丽水市三名被抓释放基督徒仍被中共管制

丽水市三名全能神教会基督徒在2017年11月13日聚会时,被警察抓捕拘留10天。近日,了解到三名基督徒释放后仍遭受着中共的监视与限制。 案例一: 2018年1月12日,村干部打电话给朱晓玲(化名,女,70岁)儿子,让朱晓玲回村里接受管教一个月。朱晓玲未答应。 2018年2月15…

阜阳市一基督徒因信神贫困户补贴被取消

2018年1月8日,安徽省阜阳市的全能神教会基督徒张伟(化名,男,40岁)在去医院照顾父亲的路上,碰到村干部,该干部告知他:“因为你信全能神,政府给你的2000元危房改造钱,你还得退还,镇政府把你家的贫困户取消了,那钱你不该花!”过完2018年春节张伟的小女儿开学时,发现女儿上…

被监控四年 基督徒身患抑郁症欲跳楼

自习近平上台后,中共对宗教信仰的迫害全面升级,大批基督徒遭抓捕、监禁以及长期监控,人身自由、信仰自由的权利均被剥夺,这给基督徒身心带来极大的摧残。安徽省全能神教会基督徒陈雯雯就是受害者之一。 2018年3月,陈雯雯经历了中共长达四年的监控,精神受压导致身患抑郁症,欲跳楼结束年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