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市一基督徒被警察非法抓捕 低保被取消

2018年6月19日

陕西省西安市全能神教会基督徒范丽丽(化名,女,50岁)于2005年离婚,2006年被前夫打断了腿,做手术后,钢板没有取,三年都未愈合,无法正常劳动。到2008年,范丽丽走路仍一瘸一拐,便申请办理低保。

2018年1月至3月,范女士为维持生计,在外当保姆,警察不断打电话盘问其在哪儿,并反复喝令范女士不要再和信神的人来往。警察无休止地骚扰,使范女士感到身心俱疲,只有依靠着神来渡过每一天。

据了解,2012年11月13日下午,范女士等基督徒到西安市一商场门口传福音,被警察强行抓到派出所。途中,一警察叫嚣道:“我才从中央开会回来,习近平这次开会说,不会饶了你们的,要严格对待你们信全能神的人。”在该所,警察就信神事宜审讯范女士,未果。第三天晚上,范女士等当天传福音被抓的40名基督徒全被押送至看守所,以“扰乱社会治安罪”非法拘留30天。一星期后,警察就开始威逼基督徒给家人打电话送钱,不送就判死刑。因基督徒不从,警察就直接打电话让他们的家属交纳1万元现金,并交300元生活费,部分基督徒家人交纳了8000、5000、2000元不等。范女士因没钱未交,期满获释。走时警察警告:“回去把电话保持畅通,我们随时都会打电话询问你们情况,你们不要再信了,如果再信再传,就给你们判死刑!”

范女士获释后,就到处租房住。2014年7月,派出所传唤范女士,她怕再次被抓捕判刑,吓得当晚就搬家,从此不敢露面。同年8月,范女士让儿子到社区审核低保,工作人员警告道:“让你妈来一趟,派出所的人找,要不来,就把低保撤了。”因范女士没去,之后社区工作人员和派出所警察不断上门骚扰范女士的儿子,并警告说:“只要市上一开会,就让我们找你妈,你妈信神犯的是政治罪。”后因找不到范女士,2014年11月,中共将她的低保取消。

低保被取消后,中共政府并未停止对范女士的迫害。2017年3月左右,警方联合村干部多次打听她的下落。2017年,警方将范女士娘家全家人的信息都调出来排查,还隔三岔五骚扰其儿子,经常清早6点去敲门,逼其儿子交代范女士的下落,警察不断地骚扰逼得范女士的儿子都不想活了。

2017年8月,范女士因糖尿病并发症肾积水住院,警察诱骗其儿子将范女士从医院骗出来拽到居委会,给其强行拍照,并警告说:“你信神,儿子工作受影响,以后你孙子不能上大学,不能当兵,你家里所有亲人的工作都要被撤,最后让你们都没饭吃,跟共产党作对没好下场!”

范女士说,低保被取消,就没有任何经济来源,她就只能带病打工维持生活。干两个月就要回家休养,随后,还得重新找工作。到2018年4月,因腰椎间盘突出,膝盖疼得连台阶都上不去,无法工作,只能寄居在亲戚家。

主正在叩门,你想打开心门迎接到主吗?联系我们,将有讲道人与你交流迎接主的路途,使你早日迎接到主与主同赴筵席。

相关内容

丹东市一老年基督徒遭警察拘捕

2018年6月27日,丹东市六七名警察闯进全能神教会一老年基督徒郑淑丽(化名)家中将其抓捕,并以“利用邪教、会道门、迷信活动危害社会”为罪名拘留其15天。 2018年6月27日早上,六七名警察闯进郑淑丽家中,冲郑淑丽呵斥道:“快把你信神的东西和银行卡交出来!你要是不交我们就彻底地…

新疆一基督徒被中共警察电话监控抓捕、秘密关押

2018年3月18日,基督徒陈祥的姐姐接到消息,得知弟弟因信神被警察电话监控抓捕、秘密关押,阵阵担心涌上心头。 据其讲述:2018年3月15日上午11点多,家住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的全能神教会基督徒陈祥(化名,男,56岁)正在家写生命经历见证文章。突然三名警察闯进陈祥家里,一警察想…

逃亡基督徒回国 成中共警方重点抓捕对象

逃亡海外的全能神教会基督徒,一旦回国,面临的就是抓捕、监禁,甚至丧命的危险。一些基督徒从海外回国后,被迫四处逃亡,以躲避中共的迫害。 2017年8月下旬,曾逃亡海外的基督徒江涵(化名)回到中国。得知中共一直在调查他的情况,只好继续在国内逃亡,不敢回家。 2017年11月2日,江涵…

山东省多地全能神教会基督徒被抓捕

近段时间, 山东省多地均有全能神教会基督徒遭中共警察集中抓捕。 济宁市四名基督徒被抓捕 2018年6月26日下午,济宁市国保大队联合某县国保大队警察,开两辆警车约十人,闯入该县基督徒田巧英(化名)家。警察未出示任何证件,就在田巧英家肆意搜查,翻出并没收两桶信神书籍,随后将田巧英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