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市一基督徒因信神遭非法判刑三年

2018年12月29日

全能神教会基督徒易安四年前遭到中共警察的抓捕、审讯,被判刑三年。现在他已经出狱一年多时间,但回忆起这件事,仍感到颤栗,难忘。

2014年8月7日晚上7点左右,家住上海市某镇的易安(化名,男,30多岁)刚回到自家楼下,路旁的两辆警车上迅速下来十个警察,三四人围住他,另外几人闯到他家里搜查,将其价值8000多元的金戒指等首饰,价值8000多元的手机、电脑,以及57,000元现金和几十本信神书籍全部搜走。之后他被带到当地派出所。

在派出所被审讯时,易安问警察:“国家法律规定有信仰自由,你们为什么要抓信神的人?”一警察说:“国家下令抓捕全能神教会基督徒,我们得执行任务。前段时间,你们教会上层负责人都是我抓的。”审讯结束后,易安被关进一个房间,一警察看守着他,不许他睡觉。

次日晚上,易安被押往上海市某看守所。

到看守所后,警察几乎每天都提审易安。一天下午,警察将他带进一间审讯室,并告诉他,这个房间没有摄像头,是国保队专门用来审讯特殊犯人的。因多次审问无果,警察十分恼怒。一个警察恶狠狠地猛扇他十几记耳光,又把他按倒在沙发上强行拍了几张照片,说要传到网上,让他身败名裂。易安对警察说刑讯逼供违法,警察嚣张地说:“警察打人不留伤,国保队的任何行为都可以凌驾于法律之上。”

8月15日,两个警察继续审问易安。一警察气恼地打来一盆水,他们强行把易安的头按进盛满水的盆里,一会儿拉起、一会儿按下,每次约40秒,总共持续五六分钟。此后,警察还让他指认教会同工和聚会点,都没有得逞。几天后,警察又把易安的岳父、岳母带到看守所,让他们劝易安不要再信神,易安没有听从。

11月17日,易安接到起诉书后,请律师为自己辩护。此后,案件被拖了半年之久,最终在证据不足的情况下,法院仍以“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判处他有期徒刑三年。

同年8月,易安被押到上海市一所监狱。到了监狱,两个警察专门看管他,还对他强行洗脑,天天找他谈话,逼他写认罪书、揭批书、决裂书,威吓他不准再信全能神。易安坚决不写三书,警察未得逞,但并未罢休。

2017年8月,易安刑满释放,当地市政府要求他去街道上班,以便掌握他的行踪,并要求他不再与教会接触,至今没有放松对他的监视。

灾难陆续降下,主再来的预言已经应验,你想迎接到主得着进天国的机会吗?诚邀渴慕主显现的你参加我们的网上聚会,或与我们联系帮你找到路途。

相关内容

西安市一基督徒被警察非法抓捕 低保被取消

陕西省西安市全能神教会基督徒范丽丽(化名,女,50岁)于2005年离婚,2006年被前夫打断了腿,做手术后,钢板没有取,三年都未愈合,无法正常劳动。到2008年,范丽丽走路仍一瘸一拐,便申请办理低保。 2018年1月至3月,范女士为维持生计,在外当保姆,警察不断打电话盘问其在哪…

河南洛阳市政府实施新政策 基督徒信神遭家人极力拦阻

自中共2018年《宗教事务条例》下发后,洛阳市对基督教的迫害持续升级,愈演愈烈。据内部人士透露,4、5月份是宣传阶段,“摸底排查,化名造册”,尤其全能神教会更是重点打击对象。中共为获取基督徒的信息,2018年5月18日制定了《洛阳市公安局侦察打击全能神邪教专项行动工作方案》,为此…

萍乡市三名基督徒被中共警察非法抓捕搜家 至今两人仍在押

2018年5月18日下午3点左右,江西省萍乡市的全能神教会基督徒李艳(化名,女,53岁)、李瑞霞(化名,女,53岁)去到基督徒彭林(化名,女,64岁)家里聚会,李艳最后进家不到5分钟,警察开着两辆车赶到彭林家,把门锁砸坏,破门而入。进家警察未出示任何证件,就像土匪一样到处翻箱倒柜…

辽宁省又有21名全能神教会基督徒被抓

继2018年6月“雷霆行动”后,辽宁省当局对该省全能神教会基督徒的抓捕行动一直在持续。12月,该省当局对所辖市、县信神出名,或曾因信神被抓的基督徒实施抓捕,营口、丹东等五市至少有21人被抓。 12月3日上午11点左右,丹东市一基督徒程欣(化名,女,52岁)被当地派出所七八个警察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