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年、未成年基督徒被抓均遭暴力审讯

2019年4月8日

在中共无神论政党掌权的中国,基督徒参加聚会或传福音等正当的信仰活动,就会遭到抓捕,甚至酷刑折磨,就连老年基督徒和未成年人也未能幸免。2018年12月初,山东省四名全能神教会基督徒在聚会时遭抓捕,审讯期间均遭刑讯逼供,其中一名基督徒年近六旬,其余三人均未成年。

老年基督徒被殴打、电击

据老年基督徒刘路回忆:12月1日下午,他与三名小基督徒正在聚会,十多个警察突然闯入。一警察直接掐住他的脖子,将他的双手反铐,狠劲朝他头部打了两下,刘路当时就眼冒金星。他们均被戴上头套并被勒令坐在地板上。警察强行抄家后,将他们带到当地公安局。

次日审问刘路时,警察把他铐坐在铁椅子上,恶狠狠地吼道:“现在是共产党的天下,共产党不让人信神,你就不能信,你信就得抓你!”还威吓说:“老实交代,不然整死你,扒个坑把你埋了,谁也不知道。”审问无果,警察逼刘路光脚用脚尖站立,脚后跟不准落地。不一会儿,刘路就两腿打颤,站立不住。警察又用皮带扣敲其脚指甲十多次,刘路疼得大叫。警察还用尖硬的小东西刺他的头和鼻子,刺出很深的坑,用充电宝猛击他的头和手指,刘路头上很快鼓起几个包 。

审讯至第三天,警察逼刘路出卖其他基督徒未果,一边大骂一边狠扇他耳光、拽他的头发。见他还是不说,警察将电线头接在他的中指和小指上,对他进行电击。“十指连心”,刘路只觉得有无数钢针在扎他的手,感到钻心地痛。电了四次后,警察见他上气不接下气,但还是不透露教会信息,就给他灌水,企图让电流经过他的心脏,以此来折磨他。

最终审讯无果,警察以“利用邪教组织非法传教”为名,把刘路送进看守所拘留一个月。

未成年人亦遭毒打

在刘路遭受酷刑折磨时,其他三名未成年的孩子也未能幸免。

年仅十四岁的基督徒卢强在被审讯时,被警察抓着头发,左右开弓狠狠地打耳光。卢强当时就觉得口里、喉咙黏糊糊的,有点发咸,意识到被打出了血。他的脸也被打肿,牙被打得晃动,下巴被打出血印。警察还威吓他不说出教会信息就把他扔到海里,折磨和恐吓令卢强心里充满恐惧。此后的几天内,除了审讯时间,警察一直将卢强关在屋子里,给他戴上手铐、头套,还很少让他吃饭。

另外两名未成年基督徒也不同程度遭到警察的殴打、折磨。

此次四名基督徒遭非法抓捕,价值六万多元的个人及教会财物被警察掳掠,刘路还被罚款两万元。

四人获释后,刘路家人的手机有的被监控。刘路还被要求每个星期给国保大队打电话报到,刘路失去自由,不能再与其他基督徒接触。其他几名未成年基督徒也被警察严密监视。

(以上均为化名)

末世灾难频发,带给我们什么警示?怎样才能在灾难中蒙保守?专题讲道,为你解答。

相关内容

一天之内 齐齐哈尔市106名基督徒被抓捕

2018年12月,黑龙江省当局在全省范围发起抓捕全能神教会基督徒的专项行动,其中,齐齐哈尔市被抓捕基督徒人数最多。该市各区、县公安局和派出所联合街道社区、村治保参与,对基督徒进行盯梢、跟踪、监视,仅在12月9日一天内就抓捕至少106名基督徒。许多基督徒被抓后遭到酷刑逼供,有的身患…

一名全能神教会带领被囚禁宾馆遭酷刑审讯

全能神教会一名带领被警察抓捕,后被囚禁宾馆酷刑审讯10天。 2018年8月15日,江苏省徐州市四名警察闯入一聚会处,将家主控制后,蹲守在该聚会处伺机抓捕教会带领李瑞(化名,女)。晚上9点,李瑞刚进家就不幸被捕。随后,她被押往当地派出所。 警察把李瑞带到审讯室,将她双手反铐控制在老…

中国基督徒的信仰自由何在?

安徽省铜陵市枞阳县全能神教会基督徒刘明(化名,女,41岁)正在自己家里聚会,被中共警察监视、蹲点抓捕。刘明在关押18天中,警察对其强行洗脑、恐吓,让其交5000元赎金回家。另一名全能神教会基督徒静心(化名,女,28岁)被抓后遭警察恐吓,取保回家后,警察仍责令要随叫随到,还挑唆家人…

徐州市4名基督徒被中共警察抓捕 三人被拘留

2018年4月13日,徐州市全能神教会4名女性基督徒李孝贞(化名,50多岁)、徐可(化名,35岁)、刘梅(化名,67岁)、李春(化名,65岁)在聚会时被警察抓捕。四人均遭警方强行搜家。其中李孝真、徐可二人被送往拘留所拘留,于4月22日上午8点半获释;刘梅、李春于4月14日凌晨3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