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背铐、棍棒抽、五花大绑挂牌游街 基督徒李向阳遭刑讯逼供

2020年6月20日

李向阳(化名),男,1971年出生于陕西省,是全能神教会基督徒。李向阳因信神遭中共酷刑折磨,打背铐,棍棒抽,五花大绑挂牌游街,最终被判刑一年。

2014年7月24日下午1点,李向阳三人正在午休,五六个警察突然闯入,未出示任何证件就将家翻了个底朝天,将一百多本信神书、两台刻录机、三千多张光碟、摩托车等物品全部没收,并将李向阳五人强行抓捕,押送到派出所。

当晚8点,派出所所长杨某和副所长李某为获取教会带领信息,对李向阳刑讯逼供,将其按倒在地,将其左胳膊从后背朝上提、右胳膊从肩上朝下拉,强行打上反背铐,紧接着朝李向阳身上乱踢乱踩。杨某拿一根直径约三厘米的木棒朝李向阳的脚踝部位狂打,直至木棒断成两截。李某则用断了的木棒尖头往李向阳的小腿肚里戳并来回拧,疼得李向阳大汗淋漓,连声惨叫。(李的脚被打肿,小腿被戳得血流不止,伤口处呈青紫色,腿失去知觉,一个多月后才能正常行走。)两个所长继续抄起木棒狠打其脚踝,折磨了四十多分钟后见其仍不肯交代上层带领,杨某把几块砖侧放在李的后背和铐子之间,又使劲踩其后背,抓住手铐朝上方猛提,边提边逼李交代教会带领,每提一次李向阳的胳膊就像断了似的钻心地疼,一个多小时后,李全身麻木,胳膊失去了知觉。直至李向阳被折磨得一动不动,警察怕其死掉才停手。

当警察给李向阳卸下手铐时,铐齿已深深扎进肉里,手腕已血肉模糊,仍不停地往外渗血。警察连提再拽折腾了几分钟才把手铐打开,李向阳疼得晕了过去,两个警察把他拖到水龙头下面,用冷水冲他的头,又把他的脚、流血的腿放在水管下冲,血才止住。这时,李向阳的双手青肿,右手腕上都是血,疼痛难忍,右脚也肿得无法站立。警察继续逼供,恐吓道:“你再不说,我就再把背铐给你打上!”“你再不说,我把你的十个指头扎满针,让血一点一点地往出流!”刑讯至次日凌晨3点。

7月25日,李向阳被关进了看守所。在看守所,警察让管教和犯人审问李向阳,对其毒打,用各种手段折磨他。李向阳的右腿有伤,不能蹲,管教非让他每天持续十三小时蹲下干活,致使伤口崩裂,发炎流脓。

2015年3月,李向阳被剃光头、五花大绑,押到县城挂牌游街受辱。

2015年6月,法院以“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判处李向阳有期徒刑一年。2015年7月24日,李向阳刑满释放。

出狱后,中共警方对李向阳仍然不放过,在他家楼房对面、隔壁、楼下监视他,并在其出门时跟踪他,导致他无法正常生活,被迫离家,至今在外流浪。

灾难陆续降下,主再来的预言已经应验,你想迎接到主得着进天国的机会吗?诚邀渴慕主显现的你参加我们的网上聚会,或与我们联系帮你找到路途。

相关内容

基督徒遭警察暴打致左耳失聪

黄欣(化名),女,1963年出生于四川省,是全能神教会基督徒。2016年,黄欣被中共当局抓捕,遭到揪头发、扇耳光、踢腿、跺脚、重拳击后背等酷刑折磨,致左耳失聪。 2016年3月30日上午,黄欣在去一基督徒家的路上,被恶人看到后强行拉到派出所。女警冯某审问黄欣教会信息,因对其回答不…

基督徒遭酷刑折磨:棍抽、打背铐、坐铁椅4天

杨冰贤(化名),女,时年49岁,河北省人,1999年加入全能神教会。 2015年4月28日晚上,杨冰贤在一出租房内整理信神书籍时,十七八个警察撬门闯进屋,猛地将杨冰贤摁到椅子上,给其戴上手铐和头套。其余警察像土匪一样在屋内到处乱翻,没收3台电脑主机、2个硬盘、钱财单据等物品,随即…

基督徒因拒绝放弃信仰遭暴力折磨虐待

刘兰(化名),女,生于1966年,浙江人,是全能神教会基督徒。2017年7月,刘兰在浙江警方对全能神教会的一次统一抓捕行动中被捕,后被扣以“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判刑两年半。 服刑期间,狱方指派一个管教和几个“包夹”(监狱里的恶犯,中共常利用其监视、转化良心犯)对刘兰强制洗…

江苏一基督徒因信神遭酷刑折磨

乔伟,男,1975年出生,江苏人,是全能神教会基督徒。 2015年8月19日下午1点多,乔伟等3名基督徒在聚会时被两个警察抓捕带到派出所。 派出所副所长审问乔伟,恐吓道:“信全能神的人是国家重点打击对象,是政治犯,你只要好好交代,就放你回家,要是不说,那后果更严重!”还说些亵渎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