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被中共两次抓捕 头部遭警察暴打致残

2020年7月10日

吴刚(化名),男,1951年出生于四川省,是全能神教会基督徒。2012年12月17日,吴刚夫妇因信全能神传福音被警察抓捕,非法拘禁十几个小时并被勒索2000元人民币。2014年3月20日,时年63岁的吴刚再次被中共警察抓捕,头部遭反复毒打,落下终身残疾。

2014年3月20日晚上7点,6个便衣警察突然闯进吴刚家,未出示任何证件就冲进客厅,将吴刚夫妇分别铐上手铐后开始抄家。警察拿出刀子割开客厅的沙发,把柜里的衣物扔得满地都是,将一些信神书、两部手机、6台MP5播放器等物品没收,随即将吴刚夫妇押至派出所。

在派出所,警察对吴刚吼道:“我们今天是秘密行动,是全国性的大抓捕,你如果不跟我们好好配合,就要被判刑坐牢,而且你儿女的工作都要被取缔!”当天晚上10点,6个警察将吴刚夫妇秘密转押到另一派出所分开关押、审讯。

警察将吴刚的手脚都铐在老虎凳上,恶狠狠地说:“今晚你不交代教会情况就把你打死,打死后找个医生给你开个单,就说你是病死的!”看吴刚不为所动,警察操起一个厚胶壳笔记本猛砸吴刚的头。吴刚被打得天昏地转,脑袋嗡嗡作响。旁边的年轻警察拿起笔记本又向吴刚的头上乱打,吴刚只觉头昏脑胀、眼前发黑。年轻警察打累了,就用穿着皮鞋的脚使劲地碾压吴刚的脚背和脚趾,痛得吴刚撕心裂肺地惨叫。深夜,两个警察看守着吴刚,不准他睡觉。第二天,警察又用同样的方式殴打吴刚。

22日上午8点,见吴刚还是不肯交代教会情况,警察拿起笔记本命令吴刚:“我打你几下,你就给我数几下!”一连朝吴刚的头部打了130下,接着年轻警察又拿起笔记本朝吴刚的头、嘴、脸一阵乱打。派出所所长看到吴刚的眼睛肿得只剩下一条缝,怕出人命才叫停止施暴。

期间,吴刚的妻子陆大珍也遭到了警察殴打。警察还对二人采用攻心术,跟吴刚说他妻子已完全交代,跟陆大珍说他丈夫已完全交代,诱骗二人交代教会情况,均未得逞。

3月26日中午,吴刚的儿女以自己的工作作担保,将父母保释出去。

吴刚经中共警察毒打后,大脑双侧侧脑室旁脑白质脱髓鞘改变,现落下终身残疾:头皮麻木,脑部血管发胀、疼痛难忍,耳鸣眼花,记忆力减退,而且病情越来越严重。现在大脑有时清醒,有时糊涂,出门回家经常走错路,还时常去开别人家的门。

2017年4月的一天,派出所两个警察到吴刚家,盘问吴刚是否还在信神,而且门卫也常常盘问吴刚夫妇的行踪。吴刚夫妇一直遭到中共监视,没有人身自由。

如何摆脱罪性的捆绑,不活在认罪犯罪的情形中?欢迎联系我们,帮你在神的话里找到路途。

相关内容

基督徒被抓惨遭毒打 服刑期间被剥夺治疗致多处伤残

周国军(化名),男,1956年出生于吉林省,是全能神教会基督徒。2013年1月,周国军因信神聚会被中共当局抓捕,并被判刑三年半,警察暴打其头部,猛踹其软肋,逼其长期“坐板”,剥夺治疗,导致他身体多处伤残。 2013年1月9日晚上,周国军在聚会时发现有人监视便让弟兄姊妹迅速撤离。当…

基督徒遭刑讯逼供判刑3年 落多处后遗症

曾光(化名),男,1968年出生于重庆市,是全能神教会基督徒。2013年2月,曾光因参加聚会被中共当局抓捕,警察令他蹲马步,对他扇耳光,用手机和胶靶打他的头,打背铐,导致他落下多处后遗症。 2013年2月28日,曾光正在一聚会所聚会,国保大队联合派出所共7个警察用电钻将门锁钻坏,…

基督徒因信神屡遭中共抓捕 带病服刑惨遭酷刑虐待

张艳(化名),女,生于1980年,河南人,是全能神教会基督徒。张艳因信神曾遭中共警察3次抓捕,后被判处有期徒刑3年。服刑期间,尽管张艳身患疾病,但中共仍对她强制洗脑,还用各种残酷手段折磨她,逼她签放弃信仰的声明书,致其病情加重。 2012年、2013年,张艳因传福音两次遭警察抓捕…

警察抓捕基督徒 踏断其肋骨

李霞(化名),女,1957年出生于甘肃省,是全能神教会基督徒。2012年12月,李霞因传福音被中共警察抓捕并遭到暴力殴打、刑讯逼供,致使其一根肋骨被踏断留下后遗症,不能干体力活。 2012年12月10日晚上,李霞在传完福音回家的途中,一辆白色面包车突然停在她跟前,从车上跳下八九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