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遭非人摧残患心脏病 被胁迫到海外引渡逃亡丈夫

2020年7月20日

时雨(化名),女,1985年出生,黑龙江人,是全能神教会基督徒。2002年,时雨因信全能神福音遭到中共政府的抓捕、刑讯逼供,致使年纪轻轻的她患上心脏病,终生丧失劳动能力,而且右眼残疾。2017年,时雨再次遭到中共政府的抓捕,警察胁迫其配合把逃亡海外的丈夫引渡回国,致使她的心脏病加重,只能靠吃药维持。

2002年11月9日上午,时雨等3名基督徒传完福音正走在回家的路上,突然被警车拦截,3个警察强行将其抓捕押送至国保大队。

在国保大队,年仅17岁的时雨被警察狠狠打了几记耳光,时雨被吓得愣在那里,全身不停地抖。当晚11点,警察押着时雨去其家搜走了信神书籍、30多张光碟、80多盘磁带等,并将其关进了看守所。

第二天,时雨被押到市公安局。刑警队与国保大队的3个警察为让时雨交代教会情况对她刑讯逼供,先左右开弓猛扇其耳光持续半小时左右,时雨被打得脸肿胀失去知觉。接着,警察用细绳子套住时雨的脖子,沿着两边的肩膀处往两个胳膊从上往下绕直到手腕,又将其两臂手心使劲朝上拽到后背。时雨疼得撕心裂肺地惨叫,觉得骨头和肉被撕扯得已经分离。之后,警察每隔10分钟就把绳子拉紧一次,时雨前胸被强烈撕扯,呼吸困难。因时雨拒不交代教会情况,警察邓某猛击其心脏处,一拳将其打倒在地,致使时雨心脏跳动厉害。邓某又手持卷成卷的杂志,狠劲抽打时雨右脸,直至杂志从中间折断,时雨眼前一片漆黑,右眼钻心地疼。警察又拽着时雨的头发强迫其蹲马步,时雨根本无力站起,警察硬拽着她的头发把她提起来,再按下去,足足持续了半个多小时。时雨的头皮被拽伤,头发被拽掉一绺。至下午3时,时雨被折磨得心力交瘁,几度倒在地上。即便这样警察仍不放过她,把她铐在老虎凳上,将两瓶380ml的辣椒水强行往她嘴里灌,后来就直接往脸上倒,致使其嘴、鼻子、胃、眼睛、耳朵里全是辣椒水,时雨的胃肠及脸部,尤其眼睛剧痛难忍,如同火烧,眼泪、鼻涕交织在一起。

下午4点半,警察突然有事,这场持续8个小时的刑讯逼供才结束。此时,时雨的胳膊肿胀得毫无知觉,动弹不得,头顶上起了包(里面的积水持续10余年),右眼里有血块,看东西呈红黄色。

2003年2月,家人被勒索5000元人民币后时雨才获释。为躲避中共政府的监视、抓捕,时雨被迫四处逃亡。

17岁的时雨经历这次抓捕、酷刑折磨导致患上心脏病,经常因惊吓心慌、胸闷、恶心、气短,终生丧失劳动能力。视力急剧下降,右眼视力由原来的5.1下降至不足0.1,等同残废。

2017年4月3日清晨5时许,时雨在大街上等出租车时突然被一便衣警察捂住嘴拖进警车反铐起来,接着被掐住脖子。时雨被掐得呼吸困难,心脏疼得揪到了一起。当警察松开手时时雨已经睁不开眼,脑袋耷拉下来,心绞着疼,呼吸特别微弱,只能大张嘴半天才喘上来一口气。时雨被押至公安局,当日,省公安厅政委针对时雨丈夫逃亡海外的情况进行审讯,次日时雨被关进看守所。期间,警察数次的提审威吓致使时雨心脏病频频发作。

2017年5月2日,时雨被释放。5月15日,时雨被传唤,警察胁迫时雨配合他们去海外劝丈夫回国。时雨拒绝中共的要求,随后四处逃亡。

中共警方的两次抓捕、残害,致使时雨的心脏病恶化,现在哪怕有人在她后面说话声音稍大点,或谁在后面拉她一下,都能使她受惊吓,导致她浑身无力、呼吸困难,心揪揪地疼。现今,她每天都得靠吃救心丸维持。

灾难陆续降下,主再来的预言已经应验,你想迎接到主得着进天国的机会吗?诚邀渴慕主显现的你参加我们的网上聚会,或与我们联系帮你找到路途。

相关内容

七旬基督徒遭电击致残 被罚款近万元获释

张坤(化名),男,家住安徽省,是全能神教会基督徒。2015年5月,时年73岁的张坤因信神被中共警察抓捕。警察用硬纸卷扇其脸,用电警棍电击其左腿直到没电,致使张坤的左腿留下终身残疾。 2015年5月28日,张坤在本村一基督徒家聚会时,村支书带着派出所5个警察闯进屋,不由分说到处乱翻…

七旬基督徒遭刑讯 脑、鼻致残

张明(化名),男,生于1944年,重庆人,是全能神教会基督徒。2012年12月,张明因传福音被中共警察抓捕,并遭到酷刑审讯,落下终身残疾。 2012年12月14日下午,张明传完福音准备回家时被2个警察以“扰乱社会治安秩序”为由,强行拽上警车带到派出所。 在派出所,警察让张明交代教…

基督徒遭中共围捕 被逼跳楼摔骨折

周辉(化名),男,1983年出生,安徽人,是全能神教会基督徒。 2015年10月30日晚上,周辉和3名基督徒在聚会时被警察围捕,情急之下,周辉从卫生间4米高的窗台上跳下,右脚腕部的骨头不慎被摔断裂错位,骨头断裂撑开皮肤,当场鼓出一个大包。周辉强忍剧痛瘸着一只脚跑了大概10米左右,…

阜新市一基督徒因信神遭中共夹手指折磨

白思语(化名),女,时年37岁,是辽宁省全能神教会基督徒。 2019年1月17日,白思语在阜新市办证时被工作人员扣押,对方告知其已经被警方列为网上通缉犯,之后被3个便衣警察铐押至某派出所。 审讯室内,警察逼问白思语在教会的职务及其他基督徒的信息,并给其拍照、采集指纹,还将她手机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