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病得福

2020年11月5日

中国江苏 肖兰

2014年,共产党制造“5·28”山东招远案栽赃抹黑全能神教会,疯狂抓捕弟兄姊妹。我们那一片教会多数带领都被抓了,一些初信的弟兄姊妹活在胆怯消极中。在这个节骨眼上,我被提拔负责多处教会工作,我心想:“临危受命意味着责任重大,我不能让神失望啊。”就这样,我冒着随时被抓的危险投入到本分中,觉得能在危难中维护教会工作,这是蒙神称许的事,将来肯定有资格蒙拯救进神的国。没想到就在这个时候,我突然得了一场大病。

那是在2014年10月,一天吃晚饭时,我手里的碗掉地上了,我以为是不小心滑掉了,就急忙把碗捡起来,又去拿纸巾擦手,这时我才发现自己的手不听使唤,拿不到纸巾了。不一会儿,我的双手双脚都失去知觉,整个人坐在椅子上动不了了。家人给我量血压,竟然达到200多,吃了几片降压药也没用。我一下子蒙了,“怎么会这样?我会不会得什么大病呢?”可转念一想,我信神这些年一直撇弃花费积极尽本分,相信神会恩待我的,我应该不会得什么大病,即使得病,神也会保守、医治我的。想到这些,我心里就不那么紧张了。第二天早晨醒来,我试着慢慢挪动自己的手脚,发现右边的手脚已经恢复正常了,可左手左腿还是发麻,没有多少知觉。我的心一下子收紧了,“怎么没完全好呢?我会不会半身不遂呢?要是半瘫了,尽不了本分,那不就成废物被淘汰了吗?还有机会蒙拯救吗?”转念又想,昨晚那么严重的病,一夜就好了一半,这不就是神祝福吗?神要是医治我,那不是很容易的事吗?有神的保守,不用太担心。

当天上午去医院检查,做完CT,医生一脸严肃地说:“是右脑出血,脑出血量大约10毫升,出血点要是稍微偏上一点就是语言中枢区,就不能说话了,有可能成植物人。你昨晚就发病,能撑到现在,命真大呀!现在要抓紧住院治疗。”医生又说,“先输液,保守治疗,如果脑子里的血块溶化不了,就得做开颅手术。”我一听是脑出血,当时脑子里一片空白,怎么也不敢相信自己会得这么严重的病。我心想:“我还不到五十,要是治不好弄个半身不遂,或者瘫痪成活死人,那活着不是更遭罪吗?而且开颅手术风险那么大,弄不好就没命了,那我还能蒙拯救进神的国吗?信神以来我一直撇弃花费,怎么会得这么严重的病呢?神怎么不保守我呢?”我越想越难受,中午饭也没吃。住院大约五天左右的时候,我旁边床位的一个老太太病情突然加重转院了,看到这种情况,我的心又揪紧了,“我和她同一天住院,她是走着进来,现在却被推着出去,看来这个病是生死难料啊,不知道我的病情会不会突然恶化呢?”

我住院快一星期的时候,左腿还是没有明显知觉,我就想:“神怎么不管我呢?关键时刻我不能尽本分,是不是没有机会蒙拯救了?”想到这儿,我心一下凉到底了,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流。回想自己信神九年来,一直撇弃花费,风雨无阻,无论教会出现什么难处、问题,我都主动挑重担,就是面临被抓的危险我也没撂挑子,还坚守本分。当带领这些年,我比其他弟兄姊妹多受了不少苦,多操了不少心,像我这么付出、花费应该蒙神祝福,怎么一下子临到这么重的病呢?神怎么没保守我呢?这病要是治不好,尽不了本分,还能蒙拯救吗?如果不能蒙拯救,我信神这些年的撇弃花费不都白搭了吗?早知这样我就不那么付代价了。我越想越难受,不想祷告,也不想揣摩神的话,心里特别烦躁,不知不觉把输液的手枕到头底下了,结果跑针了,手都肿了。看着肿胀的手,我心里酸酸的。想到弟兄姊妹在外面风风火火地传福音、尽本分,而我只能躺在医院里,什么本分都尽不上,不就是废物吗?现在正是国度福音扩展的时候,弟兄姊妹都在尽本分预备善行,我却被淘汰了,看来我不是神拯救的对象。晚上,我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痛苦煎熬到一个地步,我来到神面前痛哭流涕地祷告:“神啊,我现在很痛苦,我知道病痛临到有你的许可,我不该误解你,愿你带领、引导我明白你的心意,顺服你的主宰安排。”

住院期间,有姊妹给我送来一个MP5播放器,趁病房的人都睡了,我戴上耳机听神的话。当时,有一段神的话对我帮助很大。神说:“熬炼对每一个人都是相当痛苦的,都是相当不容易接受的,但神就是在熬炼中向人显明他的公义性情,在熬炼中向人公开他对人的要求,而且他在熬炼中对人作更多的开启,作更多的实际的修理对付,借着事实与真理的对照,让人更认识自己,让人更认识真理,让人更明白神的心意,从而让人对神有更真、更纯的爱,这是神作熬炼工作的目的。神在人身上作的所有工作都是有其目的、有其意义的,他不作无意义的工作,不作对人不利的工作。熬炼并不是要将人从他的面前取缔,也不是将人灭于地狱之中,而是在熬炼之中改变人的性情,改变人的存心、人的旧观点,改变人对神的爱,改变人的所有生活。熬炼对人是个实际的考验,对人是个实际的操练,只有在熬炼中人的爱才能发挥其原有的功能。(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经历熬炼才有真实的爱》)揣摩着神的话我明白了,神试炼熬炼人并不是为了显明淘汰,而是为了洁净、变化人,而我不寻求神的心意,不认识神的作工,临到病痛就误解神、埋怨神,真是太愚蠢了!我就向神祷告,愿意顺服下来,好好读神的话反省认识自己,学功课。

我看到神的话说:“人类信神的最可悲之处就在于人在神的作工之中搞着自己的经营,却置神的经营于不顾,最大的失败之处就在于人在追求顺服神、敬拜神的同时也在编织着自己理想中的归宿梦,盘算着如何才能得着最大的福分、最好的归宿。即便是人都了解了自己的可悲、可恨与可怜,但又有几个人能轻易地放弃自己的理想与盼望呢?谁又能阻止自己的脚步不再为自己打算什么呢?神需要的是与他紧密配合完成他经营的人,需要的是为顺服他而全身心投入到他经营工作中的人,而不是每天伸出双手向他讨饭的人,更不是为他有点花费就等待向他讨债的人。神恨恶那些有点奉献就等着吃老本的人,恨恶那些对他的经营工作反感而只愿意谈上天得福的冷血人类,更恨恶那些借着他拯救工作的机会而投机的人。因为这些人从来就不关心神要在经营工作中成就什么,得着什么,他们只关心自己如何才能借着神作工的机会得到福分,他们根本就不体贴神的心,一心只关心自己的前途、命运。那些对神经营工作反感、对神如何拯救人类与神的心意丝毫不感兴趣的人,都在神的经营工作之外做着自己喜欢做的事情,他们的行为不被神纪念,不被神称许,更不被神所看中。(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人在神的经营中才能蒙拯救》)神的话揭示的正是我的情形。回想我开始信神的时候,看到神对人的应许就认为,人只要为神撇弃花费、好好追求就能蒙拯救进神的国,我就风雨无阻、劲头十足地尽本分,弟兄姊妹有什么难处,我赶紧扶持帮助,还冒着随时被抓的危险坚持尽本分。我认为自己这么花费付出神肯定会保守祝福我,天国里也会有我一份。当疾病临到,面临半瘫的危险,我觉得神没保守祝福我,以后也没有前途归宿了,就满了怨气,心里对神误解、抵触,甚至翻旧账,数算自己的功劳,拿撇弃花费作为资本,跟神讲理、对抗、叫嚣,我不就是神揭示的“有点花费就等待向他讨债的人”“有点奉献就等着吃老本的人”吗?一场疾病临到,把我信神这些年撇弃花费背后隐藏的得福存心、交易观点都显明了,我尽本分不是为了追求得着真理脱去败坏,而是想用外表的受苦花费换取神的恩典祝福,换取天国的福分,我这是在跟神搞交易,是利用神、欺骗神,像我这样的投机分子怎么配进天国呀?如果不是这次临到病痛,我还被自己外表的付出花费蒙蔽,认识不到自己信神追求得福的卑鄙存心与败坏掺杂,信神抵挡神还浑然不知。

后来,我又反省自己,我为什么尽本分总跟神搞交易呢?寻求中,我看到神的话说:“败坏人类都是为自己活着,‘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这是人本性的概括。人信神是为自己,为神撇弃花费也是为自己,为神忠心还是为自己,总之,都是为了自己得福。在世界上都是为了自己得利,信神都是为了自己得福,为了得福撇下一切,为了得福能受许多苦,这些都是人败坏本性的实证说明。(摘自《末世基督的座谈纪要·外表的改变与性情变化的区别》)从神的话里,我找到了我信神却跟神搞交易的根源。原来“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无利不起早”这些撒但思想观点扎根在我心里,已经成为我的生存法则了,我做什么事都是利字当头,觉得付出就得有回报,就连信神为神花费也是跟神搞交易,认为信神为得福这是理所应当的。看到自己撇弃花费这么多,却得了脑出血,随时都可能丧命,蒙拯救的希望没了,好的前途归宿也没了,我马上站在神的对立面,埋怨神,数算自己的功劳,跟神讲理对抗。我凭着撒但毒素活着,活得没有一点人样,再不悔改,早晚得被淘汰受惩罚呀!

后来,我又看到两段神的话,使我对自己错误的追求观点看得更明白一些。全能神说:“人衡量人是根据人的贡献,神衡量人是根据人的本性。保罗在追求生命的人中间是一个不认识自己本质的人,他根本不是一个谦卑顺服的人,他对自己抵挡神的实质根本没有认识,所以说他是一个没有细节经历的人,是一个不实行真理的人。彼得就不一样了,他在自己的缺欠上、在自己的软弱上、在受造之物的败坏性情上都有认识,所以他对自己的性情变化也有实行的路,他不是一个只有道理却没有实际的人。变化的人属于蒙拯救的新人,属于合格的追求真理的人;不变化的人属于天然老旧的人,是没有蒙拯救的人,也就是被神厌弃的人,即使作的工作再大也不蒙神纪念。对照你个人的追求,你自己到底是彼得还是保罗一类的人,这都是不言而喻的。(摘自《话在肉身显现·成功与否在于人所走的路》)你所追求的是真理,实行的是真理,得到的是性情的变化,那你所走的路就是正确的路。你所追求的是肉体的福气,实行的是自己的观念中的真理,性情没有一点变化,对肉身中的神没有丝毫的顺服,而且仍是活在渺茫中,那你所追求的定规将你带入地狱,因为你走的路是失败的路。你是被成全还是被淘汰都在乎你个人的追求,也就是:成功与否在于人所走的路。(摘自《话在肉身显现·成功与否在于人所走的路》)揣摩着神的话,我心里一下子亮堂了,神衡量人不是看人外表的付出花费,而是看人做事的时候态度、观点、立场如何,是不是实行真理顺服神。而我却认为能撇弃花费神就喜悦、祝福,就能得到好的归宿,这不是明显违背神的话吗?恩典时代的保罗,他走遍大半个欧洲传扬主的福音,受了许多苦,作了许多工,建了许多教会,可他吃苦付代价不是为了顺服神、尽受造之物的本分,而是为自己能得福、得赏赐,所以当他跑路花费作了许多工之后,就能说出“那美好的仗我已经打过了,当跑的路我已经跑尽了,所信的道我已经守住了。从此以后,有公义的冠冕为我存留”(提后4:7-8)。保罗明目张胆地跟神索要冠冕,他的撇弃花费里对神没有真心、没有顺服,最后不但没进天国,反而受惩罚了。我信神不根据神话真理来看事,而是凭撒但逻辑、交易观点来衡量神的作工,我的观点太谬妄了。神的话说:“你所追求的是真理,实行的是真理,得到的是性情的变化,那你所走的路就是正确的路。(摘自《话在肉身显现·成功与否在于人所走的路》)在尽本分的过程中追求真理,注重认识自己,解决自己不对的存心观点和败坏性情,达到顺服神,只为体贴神心意尽本分,这才是信神蒙拯救的路啊。认识到这些,我就向神祷告:“不管我的病怎么样,我都愿顺服下来。如果我能活着出院,有一口气也要尽好本分,还报神的爱!”

住院的第十二天,我要求复查出院。医生检查完跟我说:“出血止住了,但是瘀血还没完全溶化完,才十二天能恢复成这样已经很不错了。”听到这样的结果,我特别激动,在心里感谢神的保守。医生嘱咐我出院后要注意休养,不能劳累,我的脑血管太脆,千万不能跌倒,否则要是第二次出血,后果不堪设想。回家的当天晚上,我收到消息,配搭张姊妹四天前就出门,到现在一直没回接待家,很有可能被抓了。当时我一听就急了,“现在姊妹去过的聚会点还有保管祭物的家都有隐患,得赶紧通知他们做好防范措施呀!可是涉及的范围这么大,我才刚出院,身体也经不起颠簸啊。早不出事晚不出事,怎么这个节骨眼上出事了呢?万一我再次脑出血,也许就再也站不起来了。再说,去通知他们也很危险,万一我被抓了,我这身体哪经得起酷刑折磨?那我可能就没命了。可是这些弟兄姊妹的家只有我和张姊妹知道,如果我不去通知,万一弟兄姊妹被抓,神的祭物被警察抢走了,那损失就大了。”争战中,我想到出院前曾向神祷告“如果我能活着出院,有一口气也要忠心尽本分,还报神的爱”,现在事实临及,我怎么把自己的誓言忘了呢?我仆倒在神面前向神祷告:“神啊,我知道你在鉴察我,在看我的态度,我愿意维护教会工作,尽好我的本分。”这时,我想到主耶稣被钉十字架的画面,心里特别受感动。主耶稣为了救赎人类,义无反顾地走向被钉十字架的地方,受尽痛苦、屈辱,神对人的爱太大了。神能为我们舍命,我为什么不能放下自己的利益,维护神家工作还报神的爱呢?我是受造之物,不能光享受神的恩典,光想着得福,应该尽上自己的本分,不然我不配称为人。在神话语的激励下,我开始安排善后工作。当我通知第二个接待家的时候,我得知张姊妹没被抓,我在心里感谢神,同时觉得自己能摆对存心观点,实行点真理,心里踏实平安。

一晃六年过去了,虽然我的病还没有完全好,左手左脚还是有点发麻,但我知道我的病也在神手里。这病没有完全好对我来说也是保守,提醒我别再为得福跑路花费,走保罗的错误道路。这病痛虽然让我受了一些苦,但我对自己的败坏掺杂有了认识,信神追求得福的错误观点有了些扭转,也明白了信神应该追求真理顺服神,尽好受造之物的本分,有了正确的追求目标,这是因病得福啊!这些收获是我在安逸的环境中得不到的。感谢神的拯救!

上一篇: 苦难是神的祝福
下一篇: 得肝癌学到的功课

如何摆脱罪性的捆绑,不活在认罪犯罪的情形中?欢迎联系我们,帮你在神的话里找到路途。

相关内容

挣脱枷锁

我一直认为,只有吃得苦中苦,才能成为人上人,这是有上进心的表现,所以我无论做什么都不甘落于人后,只要能高居人之上,受多大苦我都心甘情愿,信神以后也是如此。直到神借着事实显明,我才认识到这个观点是错误的,是撒但捆绑、苦害我的枷锁。

狂心在跌倒之前

“做带领事奉神得有原则。……不管怎么样你得见证神、高举神,尽你所能地明白多少就说多少,最大限度高举神、见证神,千万别高举自己,别让人崇拜你,这是第一条最关键的。

真实的顺服

什么是真实的顺服?如你意了,你什么都满意,觉得什么都合适,让你出头露脸了,也挺光彩的,你说感谢神,你能顺服神的摆布安排;把你放在犄角旮旯,你总也出不了头,总也没人搭理,你就觉得不是滋味了。……顺境一般都好顺服,逆境,不合你意的,让你伤心,让你软弱,让你肉体受苦、脸上没光的,让你虚荣脸面都得不到满足的,让你心灵受苦的,这些你也能顺服,你就真长大了。

尽本分怕担责任的后果

西班牙 小陌 2021年2月份的一天,带领找到我,说安排我负责西语国家新人教会的工作。我挺吃惊的,心想:“我一直都是尽传福音的本分,也没负责过新人教会的工作,对怎么浇灌新人也没有什么经验,而且语言又不通,浇灌新人肯定会遇到很多问题和难处,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解决呀。刚接受福音的新人就…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