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各国各方渴慕寻求神显现之人来寻求考察!

拜拜了 狂妄

166

默 思

狂妄自是 审判临到

我叫晓谦,是个九零后,一般这个年龄段的人性情都很狂妄,好以自己为中心,自认为对的,从不愿听取他人的建议,就像神的话揭示的“年少轻狂,四六不分”(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信神应首先看透世界邪恶潮流》),我也不例外。我从小就很羡慕那些女强人,觉得她们说话做事很有主见,说一不二,一般的人根本不放在眼里,尤其是那副盛气凌人的样子,貌似谁都要听从、顺服于她,我感觉这很威风。因此,我把这些都当成正面事物来效仿。

后来,我信了全能神。通过读神的话我明白了,因我们被撒但败坏了几千年,狂妄自大,自私卑鄙,唯我独尊,爱显露自己,站地位,等等这些撒但的败坏性情占满全身,活出的都是污秽、败坏,没有丝毫人样,这些撒但性情不经审判、洁净不能蒙拯救进神的国。看到全能神的话说:“神从灰尘里提拔穷乏人,卑者必升为高。”(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第二十一篇说话》)主耶稣说:“凡自高的,必降为卑;自卑的,必升为高。”(路加福音14:11)我才发现,原来我所崇拜、效法的是与神的心意、要求背道而驰的,狂妄自大、自是自高的性情是令神厌憎的,这样的人得不到神的带领开启。神喜欢的是默默无闻、谦卑、顺服的人,这样的人才能蒙神祝福。可我只是明白了一点字句道理,对自己的狂妄本性并没有多少认识,更没有变化。神为了洁净变化我,安排了环境、人事物让我经历……

2015年6月,教会安排我整理讲道稿,两个月后又安排了两个新人姊妹和我一起整理,我一看两个姊妹都是新手就不太高兴,心想:“她们两个刚尽这本分,什么原则都不明白,跟她们配搭能整理好讲道稿吗?”我从心里瞧不起姊妹,不情愿和她们一起配搭。

一次,我们准备整理一篇讲道稿,我就想怎样才能写得更实际,达到更好地见证神。我想着想着,突然灵机一动,想到一个新思路,心里就美滋滋的,暗自得意:“我太聪明了,这可是个新亮光,一般人想不到,这要整好了,或许还会得到负责人的夸奖呢!”我高兴地跟姊妹们谈了我的新思路,心想她们肯定也会赞成、佩服的。可谁知,姊妹听后竟然不同意,说我提的思路不合适。我当时心里很抵触,满脸的不高兴,说了一大堆理由来证实自己的观点是对的,还拿以往我们是怎么整理的来反驳姊妹。姊妹被我说得哑口无言,只好无奈地不再提议。这下我心里别提多高兴了,就像打了胜仗似的。可写到后面,姊妹又提出个问题来,我一听无名火都要冒到头顶了,心想:“你怎么这么多事啊,直接按我这个思路写不就得了吗?你还没我操练的时间长,能提出什么好思路来?之前工作中出现问题大多数是我解决的,我可是组里挑大梁的。你们只会提问题不会解决,还总提这提那的,真耽误工夫!”当姊妹提出自己的想法时,我压根儿没过脑子去想就一口否决,觉得姊妹的观点不行,还是我这个思路行得通,不会错的。我向姊妹再次表明自己的观点时,摆出一副不屑一顾的架式,说的话都带着火药味,没个好脸色,直到最后姊妹认同了我的思路才罢休。

几个姊妹在聚会

后来,我根本都不和姊妹们商量就直接按着我的想法去写,有时写的时候我也看出存在一些问题,但觉得提出来就证明我说得不对,她们以后就不会听我的了,我硬着头皮也要按原来的思路写完。神是公义圣洁的,神的性情不容人触犯,我这种狂妄自大的性情已经触犯了神的行政“人不得妄自称大”(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国度时代神选民必须遵守的十条行政》)。慢慢地,我感觉灵里下沉,跟神祷告没话,写讲道稿没有一点儿思路,尽本分的效率比平常慢了一半。因着我总否掉姊妹们的观点和建议,她们也很受辖制,活在消极情形里。就这样我还不认识自己。直到十几天后,我们收到负责人的来信,说我们写的讲道稿没有进入原则,不但不能见证神,还会羞辱神,并指出了很多偏差,有的问题还是姊妹提醒过我的。我瞪大眼睛看着信件,顿时感到揪心般地痛,心想:“完了,我提出来的全是错的,整篇讲道稿严重违背原则,甚至还会羞辱神,我岂不是做了撒但的帮凶吗?是不是神借此把我显明了,我就是个不对的人呢?”看到一半我不敢再看下去,实在不愿意面对这个事实,我抬起头忍住眼泪,靠在沙发上全身瘫软无力。此时,我突然意识到,这是神的审判刑罚临到了,这不是坏事,是为了拯救、变化我。于是,我哭着向神祷告:“神啊!这段时间我流露很多败坏还不以为然,今天临到这样的审判我才意识到是对付我的狂妄性情,是你在拯救我,我愿意顺服下来,但我不知道该怎么去认识自己,你的心意又是什么。神啊!愿你带领、引导我,帮助我脱离这撒但性情。”祷告后,我心里慢慢地平静了下来。

寻求中,我看到神的话说:“你里面真有真理了,走的路自然也正确了,没有真理就容易作恶,并且身不由己。好比你里面有狂妄自大,不让你抵挡神也不行,非得抵挡,你不是故意的,是由狂妄自大的本性支配的。狂妄自大就使你藐视神,狂妄自大就使你不把神放在眼里,狂妄自大就使你好高举自己,狂妄自大就使你处处显露自己,狂妄自大最后使你坐在神的位上见证自己,最后把出于自己的意思、自己的思想、自己的观念都当作真理来供奉。这个狂妄自大的本性支配人做了多少恶事!”(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追求真理才能达到性情变化》)还有讲道交通中说:“第六条,自以为是,专横跋扈,独断专行,任意妄为。什么事都觉得自己的对,觉得自己的观念想象都对,都是真理,他想怎么做就怎么做,自己说了算。独断专行,专横跋扈,任意妄为,谁也限制不了,这就是撒但性情最常见的表现。”(摘自《讲道交通(十四)·关于神话〈性情不变化就是与神为敌〉的讲道交通 四》)神审判揭示的话语和讲道交通,将我狂妄的本性揭示得淋漓尽致,我反驳姊妹趾高气扬的场面像放电影一样在我脑海中回放,原来导致我犯下羞辱神的恶行的根源就是我狂妄自大的本性。狂妄使我在尽本分中丝毫不寻求真理原则,也不接受弟兄姊妹对的建议,外表来看有时我跟姊妹们也一起商量,其实在我心里早就定义我的思路正确无误,非用我的不可;当姊妹一再提出异议,我仍顽固地持守己意,以自己尽本分时间长、有经验为资本,一概否定姊妹的观点、看法,还把自己总结的经验、规条摆出来,厚颜无耻地抬高自己,贬低、压制姊妹必须顺服我,不能有半点意见,不管姊妹说得对错,我没有一点接受的态度,都是抵触、排斥,还常常暴露天然血气,摆脸色,导致姊妹受我辖制,活在痛苦中。我明知道讲道稿整理得有问题,因怕别人小瞧、看不起我,以后不听我的了,为了自己能继续在组里说了算,我情愿打岔教会工作也不愿低下高昂的头。看到自己狂妄自大,自以为是,任意妄为,早已目空一切,把自己当作真理的主人,做事没有一点真理原则。我名义上在信神,可心里完全没有神的地位,尽本分总以自己为中心,甚至狂妄到把自己当成重要人物,把自己的观点、认识当真理让人来顺服,我走的不正是敌基督的道路吗?真是太可怕了!感谢神怜悯我,给我悔改机会,就在我走错路还不以为然的时候,负责人来信给我提点缺少,这是神在借着人事物警示我,让我知道自己已触犯了神的性情,是神在向我发怒啊!这时,我感受到了神的爱,我如此刚硬、悖逆神,可神没有直接取缔我的本分,还借着弟兄姊妹提醒我,话语审判刑罚我,拯救我,使我反省认识自己的败坏性情,从而得以悔改、变化。我不由得跪下来跟神祷告:“神啊!我错了,看到自己凭着狂妄自大的性情活着,尽本分不寻求你的心意,我行我素,任意妄为,不仅给姊妹带来了伤害,还打岔了教会工作,所尽的本分不但不能见证你,反而羞辱你名,我所做的都是悖逆、抵挡你,早已触犯了你的性情。神啊!你不忍心看我走错误的道路,借着负责人的信件让我认识自己的败坏,还用话语开启带领我。神啊!你的爱太大了,我愿向你悔改,不再凭着狂妄性情活着了,愿你继续带领我走以后的路,阿们!”祷告后,我心里很释放,暗立心志一定要跟姊妹们和谐配搭,尽好本分。

后来,我看到神的话说:“不要自以为是,要取别人长处弥补自己缺欠,看看别人是怎样凭神话活着的,他们的生活、举动、言语是否值得你借鉴。看谁也不如你自己,你那是自是、狂傲,不造就人。”(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第二十二篇说话》)神责备的话语使我感到蒙羞,其实神造人类的时候,赋予了每个人不同的特长、恩赐,每个人身上都有可取的部分,也有不足之处,人无完人。我们在与人配搭相处中,不应该自以为是看不起别人,应该多看别人的长处,征求别人的意见,这样才能在尽本分中得到补足,使自身的生命有进入,与人也能正常相处,本分也能尽好,还能避免做出得罪神的事。想想神安排我们几个姊妹配搭,神的心意就是为了让我们互相取长补短,姊妹年长,经历的事比我多,考虑事周全,做事也比较稳重。而我呢,信神时间短,做事鲁莽,喜欢凭喜好,因着尽这个本分时间长、有点小经验就狂妄自是,看不到姊妹的长处正好是补足我的缺欠。如果这次我虚心一点,听一下姊妹合理的建议,也不至于做出羞辱神的事呀!从这次的失败中我感受到,神是公平公义的,往往不起眼、谦卑的人正是圣灵作工的对象,更容易获得神的开启带领。

明白了神的心意后,我就按着神的心意去实行。聚会时,我把自己认识到的交通解剖出来,姊妹也没跟我计较,大家也愿意在以后好好配搭。后来在修改讲道稿时,我操练安静在神面前,有意识地放下自己,有什么思路多跟姊妹们交通,达到意见统一。当姊妹们有异议时,我就学着先接受过来,再共同寻求相关的原则。这样实行后,我看到其实圣灵不一定在哪一个人身上作工,以往我太过于自信,一点也不相信别人,很多时候就是在间接地藐视圣灵的作工,会失去神的引导。事实上,姊妹们每发现一个问题,都有可能出于圣灵的开启带领,都需要我们反复地揣摩,留心圣灵的作工,这样才不容易凭己意做事给教会工作带来打岔搅扰。在经历中我体尝到凭神的话活着心里踏实、亮堂,与神的关系也更近了一些,这样活着真好!

再经审判 看透实质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我们几人同心合意尽本分,圣灵也作工带领,本分中出现了什么问题,我很快就能想到解决的办法,而且整篇稿子有一多半是我写的,我的思路也多半被采纳,工作也达到了一些果效。看到此景,我不由得欣赏自己:“哎呀,我还是有两下子的,我提供的思路姊妹们想都想不出来,看来我还是能独当一面的。”慢慢地,我又开始以自己为主了。有一次,我们写讲道稿时,小姊妹在我的思路上提出一个建议,我都没认真听,就想:“是你懂原则,还是我懂原则?要按你说的写,那讲道稿得写成什么样?我可不能听你的。”于是,我就用强硬的口气把自己的观点一摆,原则一读,姊妹们被我理直气壮的话搞蒙了,只好按我的思路写了。接下来整理讲道稿时,我不再跟姊妹们共同捋思路,交通该怎么整理,而是只顾着自己埋头写,心想:“跟你们交通了你们也理解、掌握不了,还总反驳我的观点,倒不如我自己整理,跟你们一起还耽误进度……”姊妹们被我这样的举动弄得一头雾水,小姊妹低沉地说:“我脑袋里是空白的,不知道怎么写。”我听后不但没有反省自己,反而在心里小瞧、责怪她们不会用心尽本分,写个话都写不出来。偶尔她们提出个意见,要么被我反驳回去,要么我就很强硬地陈述自己的观点,让她们听我的,因此我们的交流沟通时常卡住。因着我的狂妄性情再次发作,神也向我掩面,这两三篇讲道稿整理得特别吃力,我们要么发现不了问题,要么遇到问题不知道该怎么处理,最后只得应付着交上去了,但我心里很不踏实,感觉空空的。一次聚会中,姊妹们都说我最近特别狂妄,持守自己很严重,做什么事都不会与她们商量,她们一点儿也得不到发挥。听着她们说的话,我意识到她们受我辖制已经影响到本分了。面对这样的审判刑罚,我心里虽不愿接受,但她们说的确实是实情,我不得不顺服下来。可是我很纳闷,为什么我总是不由自主地流露狂妄自大的败坏性情呢?我怎么又回到以前了呢?这到底是为什么呢?

后来,我看到神的话说:“你别以为你什么都懂,我告诉你,就现在你看见的、你经历的还没达到能明白我经营计划的千分之一,你还狂傲什么?你仅有的一点才华、仅有的一点点认识还不够耶稣一秒钟的作工来利用呢!你的经历才有多少?你所看见的加上你毕生所听说的、你个人所想象的还没有我一时作的工作多呢!你最好别挑毛拣刺,你再狂也不过是一个蚂蚁不如的受造之物!你肚子里所有的东西还不如蚂蚁肚里装的东西多呢!你别以为自己经历多了、自己资格老了就可以挥手扬言了,你的经历多了、资格老了不就是因为我说的话吗?你还以为是你自己辛勤劳动换来的吗?”(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两次的道成肉身完全了道成肉身的意义》)神严厉的话语使我感觉扎心、蒙羞,也感受到神公义不容人触犯的性情。是啊,我在尽本分当中能揣摩出一些亮光,达到一些果效,这都不是我自己能干,不是我的功劳,而是因着神的作工,是圣灵在我身上开启光照达到的。如果没有神的带领,我就是木头人,什么都做不了,没有什么可夸的。可我呢,操练时间长一点,把作工经验当成资本,把圣灵的开启带领当成了自己的真实身量,认为是自己有这个能力才能写出讲道稿来,因此,在尽本分中就常常摆老资格,把自己抬得很高,无视圣灵的作工,也不把人放在眼里。姊妹提出建议,我丝毫不去寻求神的心意,总认为自己的对,顽固地持守自己那一套,坚决不让步,并强行要求别人接受;甚至在背地里搞自己的一套,独断专行,单打独干,丝毫不顾及姊妹们的本分,使她们都受我辖制,不能得以正常的发挥,生命受了亏损。我这不是间接剥夺了别人尽本分的权利吗?因着我在尽本分中搞独立,跟姊妹们没有和谐配搭,导致神向我们掩面,什么问题也看不出来,只是应付着尽本分,我这不是在作恶,打岔搅扰教会工作吗?我尽本分总自尊为大,把自己看得比谁都强,总想自己说了算,自己作主掌权,在人中间为首,这不是在展示自己,树立自己的绝对权威,让人都以我为标准,都崇拜我吗?这不是在控制人吗?这不就是站在神的地位上了吗?我也看清了,我这样的性情就是受撒但毒素“唯我独尊”支配,总是一党独大,什么事都喜欢让别人听我的,顺服我,围着我转,不能有一点抗议,但要我听取别人的,那休想。看到自己流露、活出的都是撒但的性情,没有一点儿真理实际还想辖管人、控制人,从不甘愿顺服真理、顺服别人,实在没有丝毫人性理智,让神、让人都恶心厌憎!

我又看到神的话说:“而骄傲自大、自是、张狂的人是天使长的后代,是最典型的撒但,都是我的仇敌,是我的对头,我非得把它们一个一个地处罚……”(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第八十篇说话》)从神的话中我感受到了神的怒气,我们被撒但败坏后就有了撒但一样的性情,变得狂妄自大,谁也不服,心中无神,目中无人,所活出的都是悖逆神、与神为敌的。想想当初天使长就是因为神给了它一点权力,就狂妄得失去理智,野心勃勃,妄想与神争夺人,让人都崇拜它、顺服它,顽固地与神对抗,它的所作所为触犯了神的性情,被神打到了半空,受到了惩罚。那我这样的性情跟天使长有什么两样呢?要是不悔改,结局不是一样下地狱吗?这时我才感到害怕,看到狂妄自大的本性就能导致我厚颜无耻地抢夺神的荣耀、站神的地位,与神争夺人,这都是在触犯神的行政,神的公义性情不容人触犯,我如果再不悔改,早晚都得受到神的惩罚。此时我才看到如果不经历神的审判刑罚,败坏性情没有得到洁净变化,随时都可能触犯神,信神不追求真理,性情没有变化,实在太危险了!

我又看到神的话说:“在神面前自以为贵的人都是最卑贱的人,自以为卑的人则是最为贵的人,自以为认识神作工而且能眼望着神而对别人大肆宣传神作工的人都是最无知的人,这样的人都是没有神见证的人,都是狂妄自大的人。自以为认识神太少但的确有实际经历、的确对神有实际认识的人则是最被神所喜爱的人,这样的人才是真正的有见证的人,这样的人才是真正能被神成全的人。”(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不认识神的人都是抵挡神的人》)神话语的字里行间无不透露出神的性情与实质,我不禁想到,神至高伟大,拥有造物主的身份与地位,但神从不以地位自居,而是卑微隐藏,默默发表真理供应、拯救我们,不嫌弃我们的愚昧无知,也不强迫、命令我们对他绝对服从,神太圣洁、太可爱!因着神有这样的性情与实质,神也极其厌憎那些自高狂妄的人,喜欢谦卑顺服、有理性的人,拯救成全这样的人。再看看自己,获得一点儿圣灵的开启光照,掌握一些作工经验就觉得了不起,把自己当成组里的功臣,高高在上瞧不起别人,我活出的哪有一点人样?实在太不知羞耻了!这时我才认识到,越是狂妄自大的人越是没有真理实际、无知可怜的人,而那些谦卑寻求、追求认识神,总能看见自己的缺少往神的心意上够,逐步活出真理实际的人,成了在神眼中看为宝贵的人。就像圣经中所记载的法利赛人,当主耶稣作的工作不符合他们的观念想象时,他们兽性发作,顽固持守自己的谬论,没有一点寻求、顺服神的心,胆敢随意定罪、抵挡主耶稣,还把主耶稣钉在十字架上,最后遭到神的咒诅。而彼得、雅各他们虽然身份低,不起眼,但是他们有谦卑寻求的心,特别渴慕真理,能接受真理,就得到了神的救恩。正如圣经上说:“谦卑的人,神必然拯救。”(约伯记22:29)想到这儿,我感到蒙羞惭愧,便向神祷告:“神啊!我看到自己凭着狂妄自大的性情活着,太卑鄙、丑陋,都是在抵挡、悖逆你。神啊!我恨恶自己的败坏性情,愿意弃恶从善,愿你带领我实行真理,活出个人样来满足你,阿们!”祷告后,我心里很平静,开始寻求解决狂妄性情的路途。

姊妹独自在祷告

我看到神的话说:“自己有一个想法,拿出来,说这个事我是这么想的,我是这么认为的,之后跟大家交通。首先你能亮出自己的观点,这是克服任意妄为这个性情的第一步实行。第一步你达到了,能寻求真理,第二步,当有人说出不同意见的时候,你怎么实行不任意妄为呢?主要是让大家交通,你得先放下自己的身段,先放下自己认为对的东西。你认为对但是你也不坚持,这首先就是一种进步,一种寻求真理的态度,一种否认自己的态度,满足神心意的态度。你有这个态度了,你不坚持自己的同时,你也祷告,你让神显明。你不知道对错,你让神告诉你怎么做是最好的、最合适的,大家交通交通,这时候圣灵就会开启。神开启一个人是有过程的,有时候是看你什么态度。你的态度是硬坚持自己,神就向你掩面了,向你封闭了,神会显明你让你碰壁。”(摘自神的交通《凡事寻求顺服才能进入真理实际》)神的话使我认识到了自己的败坏与缺少,也给我指出了实行的路途。临到事大家观点不同时,我们对待事的态度很重要,若是凭着狂妄性情行事,总刚硬,持守自己认为对的不放,神就会掩面,就算再有能耐、恩赐也做不成事。这方面我深有感触,人没有什么可夸的,没有神的带领,人什么事都做不成。在尽本分中得时时存着顺服神、敬畏神的心,临到事能正大光明地拿出来与弟兄姊妹交通、商量,有不同观点时得学会放下自己,否认自己,不持守自己的想法,不随意下定案,寻求真理原则,让神引导带领怎样做最合适,有这样的态度和情形才是在尽本分中实行真理,这样实行才能满足神心意。认识到这些后,我不愿再在组里为首,让别人听自己的了,愿意背叛肉体实行真理满足神。不久,神的检验临到了……

放下自己 活出人样

一天下午,我揣摩写出了一篇讲道稿的大体思路,写完后我心里沾沾自喜,心想:“哎呀,这思路不错,姊妹们看了应该能通过,看来我还是挺不错嘛!”谁知当我把自己的想法告诉姊妹们时,小姊妹就提出好多不同建议,基本上把我的思路推翻了。这让我心里挺不舒服的,觉得这个思路我也是参考了一些资料才揣摩出来的,怎么会不合适,是你们没想通吧?但我很快意识到,临到事不能再像以往持守自己了,那样只能让神厌憎,也会再给姊妹们带来辖制。这个本分是神托付给我们的,我不能再任意妄为自己想怎么做就怎么做了。于是,我就向神祷告,愿神保守我的心,使我能放下自己、寻求真理来满足神。祷告后,我又问另一个姊妹怎么看,姊妹也说这个思路好像是有点问题,但还说不上来。此时,我想到神的话说:“大伙如果真的认为这么做是不好,这个地方是有点问题,看一遍还没看出问题,看两遍也没看出问题,看三遍四遍越看越觉着有问题,这就真是问题了,那咱在这个事上就得纠正、改进,征求大伙的意见。这是好事还是坏事啊?(好事。)一征求大伙的意见,大伙这么一说那么一说,交通交通,圣灵又开启了,过后那么一做,就把问题改正了。大伙一看,‘可不是嘛,比原来的好多了!’这不是神的引导吗?这是多好的事啊!你这么一做,一不自是,放下自己的想象,放下自己的想法,实行真理,放下自己的身段,听了别人的意见,结果怎么样?得着圣灵作工的机会了,圣灵开启了。”(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不能常常活在神面前就是不信派》)神的话就是指路明灯,我心里敞亮了。是啊,现在我看一遍没有看出问题,但不代表这就是对的,就是合乎真理的,既然姊妹能看出来,那也有神的许可,里面肯定有问题我没有发现,我得放下自己,存着寻求的心再听听两位姊妹的建议,愿神带领开启。于是,我就让姊妹和我交流她的观点,姊妹就根据原则来交通,我越听越发现我的思路根本不成立,如果不是姊妹这样提,要按着我的思路写,那讲道稿肯定又得卡半天,即使勉强写成也没有实用价值,反倒是打岔教会的工作了。想想前两个小时我还信心满满认为自己是对的,可现在证实是我错了,我的脸上火辣辣的,感觉挺羞愧的,心里想跟姊妹承认自己的错误,又感觉下不了这个台阶。这时,我想到讲道交通说:“那咱们信神的人如果自己真犯了错误该怎么实行?能敢亮相,能勇于承认错误,一就是一、二就是二,‘我做错了就是错了,我当时怎么想的导致犯的这个错误,以后这类事我不会再犯了’,这就是肯实行真理的人。”(摘自《讲道交通(七)·关于神话〈注重实行的人才能被成全〉的讲道交通》)想到这儿,我心底有了力量,便鼓起勇气跟姊妹们解剖自己刚才流露的败坏,并承认自己的思路是错的,小姊妹说的合理,我愿意接受过来。当我这样实行后并没有觉得多丢人,反而看到自己的确没有多少真理实际,对自己的实际身量更有了些认识,对自己狂妄自大的本性也感觉有些恨恶,心里也很亮堂、释放,觉得这样做人好,有点正常人性的活出。慢慢地,再临到这样的事时,我不再持守自己老旧的东西,而是接受弟兄姊妹的意见,从中寻找圣灵开启的那部分,不知不觉我看到了自己的一些缺少与不足,对真理原则也越来越明白、透亮了,跟姊妹们的配搭也和谐多了,我真实感受到只有弟兄姊妹同心合意地配搭,共同寻求真理,按原则办事,才能获得圣灵作工,达到合格地尽本分。

姊妹独自看神话

感谢神!经历到现在我才明白,以往我追求成为女强人,妄想一人掌权,辖管别人,其实都是受狂妄自大的本性支配,活出来的没有丝毫人性理智,说白了就是撒但的典型代表,这狂妄的性情不脱去,随时都能因抵挡神而失去蒙拯救的机会。经历神一次次的审判刑罚,我才有了正确的追求方向,那就是做个有人性、有理智的人,凡事有个虚心寻求的态度,不尊自己为大,能放下自己接受真理,凭真理活着。尤其是看清自己只是个小小的受造之物,即使有点素质、恩赐那也是神的恩待、祝福。回想以往,我总把自己的想法驾凌于真理原则之上,谁也不放在眼里,导致自己狂妄性情越来越膨胀,常常因触犯神的性情落在黑暗中,在本分上留下了太多的过犯。经历了神的审判刑罚,在神话语的带领下,我逐渐摆脱了撒但性情的捆绑与束缚,也感受到了当我不再狂妄持守己意,故步自封,愿意放下自己跟姊妹们一起探讨时,就能获得更多圣灵作工的机会,得着了以往得不到的亮光,灵里也更敏锐,知道怎么做合乎原则要求,在真理上、业务上都逐步有了进深,生命长进也快了,不知不觉流露败坏越来越少了,偏差、失误也越来越少,不至于给工作带来大的危害与亏损,在实行真理的过程中,不知不觉蒙了神的保守与祝福。感谢神!经历神的审判刑罚,我的狂妄性情终于有了一些变化,我深深感受到,只要放下自己,在临到的事上寻求真理,所做所行就能合神的心意,活得也踏实、释放,有点人样。以后,我愿接受神更多的审判刑罚,早日脱去败坏性情,活出真正人的样式来见证神、满足神!阿们!

一切荣耀归于全能神!

相关内容

神的审判洁净变化了我的狂妄本性
人性的成长
基督徒的成长——脱去狂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