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终于从防备误解中走出来了

2023年1月26日

中国江西 恩熙

2021年,我做教会带领。商量工作的时候,我的多数观点弟兄姊妹都赞同,尽本分也有了一些果效,我就觉得自己不错,再作工作时,我就凭己意不寻求真理原则,也不听取弟兄姊妹的建议了。有一次,我安排人存放神话语书籍,有弟兄姊妹就提出有的存放书籍的家不合适,存在一些安全隐患,但我丝毫听不进去,就觉得这类事之前我也安排过,也有一些经验,就让弟兄姊妹按我说的去做。有弟兄姊妹就拿出原则跟我交通,我还反驳他们,“原则是为果效服务的,得根据实际情况来,你不能守规条。”最后,发现我的实行确实有偏差,不得不安排人重新转移,导致弟兄姊妹花费了很多时间、精力,也耽误了其他工作。过后,带领了解到我特别狂妄,常常持守自己,不听别人的建议,耽误工作,还让弟兄姊妹受辖制,就把我撤换了。

撤换后,我回想自己凭狂妄性情给工作带来的亏损,心里就有些害怕,想到我认识的一些带领,有的在尽本分期间狂妄自是、独断专行,给教会工作带来打岔搅扰,撤换后,教会了解其表现,发现他们有很多过犯、恶行,确定是恶人、敌基督被开除了。我这么狂妄,这次又打岔教会工作留下了过犯,会不会也被开除啊?我不禁想:“做带领流露的败坏多,被显明的也多,留下的过犯也多,很容易被显明淘汰,还是做个普通信徒尽本分过犯会少一些。”之后,经过一段时间的反省,教会给我安排了本分,我悬着的心才稍微放松了一些,这样安排说明教会还没有开除我的打算,但转念一想,“可能是暂时够不上开除,如果以后我再有一些恶行,可能就得开除了,我还是小心谨慎一些”。之后带领又几次让我负责一些工作,我都拒绝了,虽然心里也受责备,但想到我的狂妄性情还没有变化,万一再作恶或者给弟兄姊妹带来辖制,那尽本分就得不偿失了,还是像现在这样力所能及地尽点本分,至少不会给弟兄姊妹带来辖制。有一次,王玲姊妹找我一起传福音,因为她没有提前了解清楚福音对象的情况,也没约定好时间,我们去了没找着人。当时,我就挺生气的,觉得王玲做事太莽撞了,说话间我带着指责、教训,看到王玲有些受辖制,我意识到自己又流露狂妄性情了。聚会时,我就把自己的情形谈了出来,但我担心带领会觉得我败坏性情严重,不追求真理,到现在也没有什么变化,我就又补充说:“我已经把自己的情形记录下来,也在寻求真理解决。”带领说:“那到时候把你的经历写出来也转给我们看看。”听带领这样说,我心里翻江倒海:“之前我尽本分狂妄自大,有一些过犯,说不定带领也在关注我的表现,现在我的狂妄性情又流露了,带领可能会了解我的一贯表现,那我会不会被开除啊?我可得小心点,以后流露败坏不要敞开得那么露骨,免得带领看到我的问题说我没啥变化。”之后再聚会的时候,我就开始察言观色,特别注重带领的交通,猜测带领的意思,以此来衡量他们对我的看法,有时流露了狂妄性情我也不想敞开交通,就担心弟兄姊妹会把我这些表现作为以后评价我的事例。原本以为,我不做带领了就不用再担心被显明淘汰了,但现在看,不是我想的那样。虽然我不做带领了,但我每天都小心翼翼的,生怕自己流露败坏被大家看到,这让我很痛苦、压抑。我意识到,这个情形不解决,我会一直受这事的辖制活在黑暗中。我就向神祷告:“神啊,我很怕自己会被显明淘汰,但又身不由己地流露败坏,我活得很痛苦。神啊,愿你带领我从这种情形中走出来。”

后来,我看到一段神的话:“我很欣赏对别人没有猜疑的人,也很喜欢肯接受真理的人,对于这些人我很照顾,因为这两种人是我眼中的诚实人。你是一个很诡诈的人,那你就对每件事、每个人都有防备之心与猜测之意,所以你对我的信也是建立在猜疑的基础上的,这样的信是我永远都不能承认的。既然没有真实的信,那就更谈不上更真的爱了。你对神尚且还能怀疑,还能随意猜测,那你无疑就是最诡诈的人了。你猜测神能不能也像人一样罪不可赦,也像人一样小肚鸡肠,也像人一样没有公平合理,也像人一样没有正义感,也像人一样手段毒辣、阴险狡诈,也像人一样喜欢邪恶与黑暗,等等这些猜疑,人能有这些想法不都是人对神没有一点认识的原因吗?这样的信简直就是在作孽!甚至更有的人认为我喜欢的人无非就是那些会讨好、会奉承的人,不会这些的人在神家也是吃不开的,站不住的。这就是你们多年来的认识吗?就是你们的收获吗?你们对我的认识岂止这些误会,更多的是你们对神灵的亵渎,对上苍的诬蔑,所以我说你们这样的信只会使你们离我更远,只会使你们更加与我敌对。”(《话・卷一 神的显现与作工・到底怎样认识地上的神》)揣摩着神的话我认识到,自己这么痛苦,总防备、误解神,都是因为我的本性太诡诈、邪恶了。我给教会工作带来打岔搅扰被撤换,这是神的公义,也是给我反省认识自己的机会,可我不反省认识自己,不悔改变化,而是活在怀疑、猜测中。带领让我负责一些工作,这本来是神给我预备的操练机会,可我担心自己再凭狂妄性情做事打岔教会工作被显明淘汰,就拒绝接受本分。和弟兄姊妹聚会交通,大家都互相敞开自己的难处与败坏性情,一起寻求真理解决,可我总猜测弟兄姊妹,不敢跟他们敞开交通自己的狂妄性情,担心他们会看透我,即使交通也是选择性地敞开,只谈自己是怎么扭转进入的,以此来蒙蔽弟兄姊妹,保全自己。带领提醒我可以把自己的经历写出来,很普通正常的一句话,但我却猜测带领是在观察我,看我对自己有没有真实的认识。我真是太诡诈了!我处处猜疑、防备弟兄姊妹,更猜疑、防备神,认为神不看人的变化,只要我在尽本分中流露的败坏性情多了,有一些过犯,神就要把我淘汰,就好像神作工就是为了显明人、淘汰人,我这样误解神、防备神,这是对神的亵渎、诬蔑啊!想到这些,我特别懊悔,就更恨恶自己的诡诈性情,我就向神祷告悔改:“神啊,我太诡诈、邪恶了,防备你就像防备坏人一样,这是对你的污蔑与亵渎,我实在不配活在你的面前。神啊,我愿意向你悔改。”

之后,我针对自己的问题寻求真理,我看到神的话:“在神的末世作工中,神是根据人的表现定人的结局,这个表现究竟指什么,你们知不知道?你们认为的表现是指做事时流露出来的败坏性情,其实不是指这个。这个表现是指你能不能实行真理,在尽本分时能否有忠心,也指你信神的观点、对神的态度、受苦的心志,接受审判刑罚与修理对付的态度,你曾有过多少严重的过犯,最后达到悔改变化的程度,这些综合起来就是你这个人的表现了。这个表现不是指你流露多少败坏性情、做了多少坏事,而是指你信神有多少成果、有多少真实的变化。若是按人的本性流露多少败坏来定人的结局,那就没有一个人能蒙拯救了,因为人类都是败坏至深,都有撒但的本性,都是抵挡神的。神要拯救的是能接受真理、能顺服神作工的人,不管流露多少败坏,只要最终能接受真理,能有真实悔改、真实变化,这就是蒙神拯救的人。有些人看不透这事,就认为凡是做带领的败坏性情就流露得多一些,谁流露败坏越多谁就肯定被淘汰,就不可能剩存下来,这个观点对吗?做带领的虽然流露败坏多,但他们如果是追求真理的人,就有资格经历神的审判刑罚,就能走上蒙拯救被成全的路,最终就能为神作美好的见证,这就是有真实变化的人。若按败坏性情流露多少来定人的结局,越是做带领工人的显明得越快,真是这样谁还敢做带领工人呢?谁还能达到被神使用、被神成全呢?这种观点是不是太谬妄啊?神主要看人能不能接受真理、实行真理,能不能站住见证,有没有真实的变化,如果人有真实的见证、有真实的变化,那就是神称许的人。有些人外表上看好像流露败坏少,但他没有真实的经历见证,没有真实的变化,神也是不称许的。”(《话・卷三 末世基督座谈纪要・第三部分》)“有的人认为:‘凡是做带领的人都是愚昧无知,都是自寻死路,因为做带领难免流露败坏让神看见,若不作工能有这么多败坏流露吗?’这种想法多荒唐!你不做带领就不流露败坏了吗?不做带领,即使流露败坏少,就能代表蒙拯救了吗?按这种说法,那些不做带领的人都是能剩存下来蒙拯救的人吗?这种说法是不是太荒唐了?做带领的人是带领神选民吃喝神的话、经历神的作工,这个要求标准是拔高了,所以刚操练的时候难免流露一些败坏情形,这是正常的,神不定罪,神不但不定罪还要开启光照带领人,还要加给人负担,只要人能顺服神的带领、神的作工,生命长进就能比一般人快。如果是追求真理的人,就能走上被神成全的路,这是最蒙神祝福的事。有些人看不见,还能歪曲事实,按人的理解,做带领的人无论有多大的变化神都不看,神只看带领工人流露多少败坏,只按其败坏流露多少定罪,对那些不做带领工人的人,因为他们流露败坏少,即使没有变化神也不定罪,这是不是荒唐啊?是不是对神的亵渎呢?你心里抵挡神这么严重,那你还能蒙拯救吗?你就不能蒙拯救了。神定人的结局主要是根据人有无真理、有无真实的见证,主要看人是不是追求真理的人,若是追求真理的人有了过犯,临到审判刑罚人也能真实悔改,只要不说亵渎神的话、不做亵渎神的事,肯定都能达到蒙拯救。如果按你们的想象,普通信徒跟随到最终的都能蒙拯救,而做带领的这些人都得被淘汰,让你们做带领你们觉得不做还不行,若是做又身不由己地尽流露败坏,简直如同上了断头台一样,这不都是你们误解神造成的吗?若根据人的败坏流露定人的结局,那没有一个人能蒙拯救,这样神作拯救的工作又有什么意义呢?真是这样那神的公义在哪儿呢?人就没法看见神的公义性情了。所以说,你们都误解了神的意思,说明你们对神并没有真实的认识。”(《话・卷三 末世基督座谈纪要・第三部分》)神衡量定规人的结局不是根据我们流露多少败坏或有多少过犯,如果根据我们流露的败坏来定规我们的结局,那被撒但败坏的人就没有一个能蒙拯救的了。如果我们在流露败坏或有过犯之后能寻求真理解决,性情有变化,在神那里看,我们就是可以拯救的对象。相反,如果我们外表没有流露什么败坏,也没有什么过犯,但是我们的败坏性情、思想观点没有变化,还是属撒但的,还会身不由己地抵挡神,那到最终还是被淘汰的对象。对神怎样定规人的结局有了一些认识后,我豁然开朗,看到自己的领受太谬妄了。之前,我一直错谬地认为神是根据我们的过犯来定规我们的结局,要是我们的过犯多、流露的败坏多,到最终都是要被淘汰的。受这种错误观点的支配,我害怕做带领,觉得带领作工作多,流露的败坏多,过犯多,就更容易被淘汰,所以带领安排我负责一些工作,我害怕被显明淘汰就拒绝本分;尽本分流露了败坏性情也不敢跟弟兄姊妹敞开交通,对身边的人、事、物充满猜测与防备,与弟兄姊妹不能正常相处,心里跟神的关系也越来越远,每天小心翼翼,活得苦不堪言,自己的生命也受亏损,我真是太愚蠢了!另外,神家清除开除人也是有原则的,不是根据人一时的过犯或者流露的败坏性情多就把人开除了。开除的都是丝毫不接受真理,而且作恶多端严重打岔搅扰神作工,死不悔改的这类人。真心信神能接受真理的人,虽然有一些过犯或者败坏流露,但能寻求真理,过后能反省认识、懊悔恨恶自己,有悔改变化,这样的人正是神要拯救的对象。再想想教会开除的那几个人,其中有一个带领在尽本分期间整人治人,她看不顺眼的人或者给她提建议的人,她都怀恨在心,打击报复,她还充当邪恶势力的保护伞,包庇恶人、不信派,导致这些人迟迟不能被清除出教会,这个带领被撤换后丝毫不认识自己,还极力诡辩,至今死不悔改。看到他们被开除不是仅仅有一些过犯,更不是因为他们做带领的缘故,而是因为他们丝毫不接受真理,没有一点人性,作多少恶都不知悔改,他们的实质都是仇恨真理的、属于敌基督一类的人。我不看他们的实质,只根据外表的现象认为他们是在做带领期间有了过犯被开除的,我真是太谬妄了!

后来,我又看到一段神的话:“因着人被撒但败坏,在经历神作工期间难免有败坏流露,也难免有些过犯,但在这同时,神作工在人身上还达到一些果效,如果神不看果效这一面,只看人败坏性情流露那一面,那就谈不到拯救人了。拯救人的果效主要表现在人尽本分、实行真理这些方面,神看人这方面的成果有多少,再看看人的过犯严重到什么程度,两方面综合起来决定人的结局,决定人是否存留下来。比如,有些人以前流露败坏特别多,特别体贴肉体,不愿意为神花费,也不维护教会利益,听了几年道以后还真有变化了,现在尽本分就知道往真理原则上够,尽本分越来越有果效,还能凡事站在神一边,竭力维护神家的工作,这就是生命性情的变化,神要的就是这个变化。另外,有些人以前有点观念就总散布,让别人也产生观念他心里才平衡,现在有点观念能祷告神寻求真理,能顺服下来,不散布了,不做抵挡神的事了,这有没有变化?有的人以前谁若修理对付他当时就反抗,现在再修理对付他,他能接受过来,能认识自己,之后还真有些变化,这是不是果效?但是,你再有变化,你不可能一点过犯都没有了,你的本性不可能马上完全变化了。如果人进入信神正轨了,知道凡事寻求真理了,即使有些悖逆,当时也能意识到,意识到以后赶紧向神认罪悔改、赶紧转变,情形只能是越来越好,有再一再二,没有再三再四,这就是变化。并不是说这人某方面变化了,他就不流露败坏了,就一点儿过犯都没有,不是这样,这个变化就是指人经历神作工之后能实行出的真理比较多了,对神所要求的能实行出一部分了,过犯越来越少,败坏流露越来越少了,悖逆的情节越来越轻了,从这里看见神的作工达到果效了,神要的就是人达到果效的这些具体表现。所以,神对人结局的处理,或怎样对待哪一个人,完全是公义的,是合情合理的。你只管尽你最大的努力为神花费,只管放心大胆地实行你当行的真理,不要有任何顾虑,神是不会亏待你的。”(《话・卷三 末世基督座谈纪要・第三部分》)神的话让我很感动,神了解人类就像做母亲的了解自己的孩子一样,神知道我们被撒但败坏有多深,神不是看我们流露败坏有了过犯就把我们淘汰了,只要我们能朝着性情变化的方向去追求、进入,一点点达到变化,神的心就得安慰了。我不了解神对待人的态度,认为自己已经有过犯了,就不能再流露狂妄性情再作恶了,要是再流露就要被淘汰了,就一直活在防备、误解中,忽略了寻求真理解决自己的问题,耽误了生命进入,更影响我与神之间的关系。同时我也明白了,人在没有性情变化之前都会流露狂妄性情,要想解决狂妄性情,需要接受神的审判刑罚、修理对付,狂妄性情才能逐渐变化,我不能因为流露了狂妄性情作了一些恶就活在担心害怕中,最主要得寻求真理解决自己的狂妄性情。

明白神的心意之后,我就琢磨,那到底怎样认识、解决自己的狂妄性情呢?我看到一段神的话:“你心里真明白真理了,就知道怎样实行真理顺服神了,自然就能走上追求真理的路。你走的路正确了,达到合神心意了,圣灵的作工也不会离开你,这样你背叛神的危险就越来越小了。没有真理就容易作恶,并且身不由己。比如,你有狂妄自大的性情,不让你抵挡神也不行,你自己控制不了,这是身不由己的事,你不是故意的,是由狂妄自大的本性支配的。狂妄自大就使你藐视神,不把神放在眼里;狂妄自大就使你好高举自己,处处显露自己;狂妄自大就使你看不起别人,心里只有自己;狂妄自大使你心里失去神的地位,最后坐在神的位上让人都顺服你,把出于自己的意思、自己的思想、自己的观念都当作真理来供奉。这个狂妄自大的本性支配人做了多少恶事啊!”(《话・卷三 末世基督座谈纪要・追求真理才能达到性情变化》)看了神的话,我对凭狂妄性情活着的严重后果有了一些认识。凭狂妄性情活着,不但使我狂妄自大好显露自己辖制人,更严重的是,让我藐视真理、藐视神,这是否认神、抵挡神的表现。回想自己作教会工作时,我凭着多年的作工经验,狂妄持守自己,当弟兄姊妹给我提出建议时,我不寻求是否符合真理原则就直接否认了,觉得他们看不透事,就无视他们的建议,最后弟兄姊妹根据原则提出这样做不合适,我还狂妄自大坚持自己的想法,结果使工作受到亏损。想到这些,我觉得自己就像是一只没有经过驯化的野兽一样,张牙舞爪,把真理原则拨到一边,把自己的经验、自己的意思当真理来持守,我太狂妄了!想到神家开除的敌基督,很多就是因为狂妄自大无视神家原则,在教会工作上胡作非为,给工作带来严重打岔搅扰,最后死不悔改被开除出教会。现在我才明白,神摆设环境显明我、撤换我,这是对我的警告,也是对我的保守。如果不借着实际环境的显明,我对自己的狂妄本性丝毫不认识,更不知反省自己,一直这样下去,必然走上敌基督的路,被神淘汰。我被撤换,外表看好像不是什么好事,其实背后隐藏着神的良苦用心啊。明白神的心意之后,我心里特别感谢神的拯救。没过多久,带领就给我来信,让我负责几处教会的工作。收到信,我很感动,回想这半年多,我一直活在防备、误解的情形里,拒绝本分,神没有按照我的过犯待我,当我稍稍有一点回转时,神就开启带领我明白神的心意,还给我尽本分的机会,我真实体会到神的怜悯与宽容,我从心里感谢神、赞美神,也愿意悔改,尽好本分还报神。

后来,我就针对怎样解决自己的狂妄性情寻求实行的路途。我看到一段神的话:“狂妄本性使你任性,你有狂妄本性就能任意妄为,谁的话也不听。那怎么解决任意妄为呢?比如,临到一件事,你有了自己的想法、打算,确定要怎样做之前,必须得先寻求真理,起码跟大家交通,这事你是怎么想的、怎么认为的,让大家说说你的想法对不对、合不合乎真理,让大家给你把关,这是解决任意妄为的最好办法。首先,你能亮出自己的观点,能寻求真理,这是解决任意妄为的第一步实行。第二步,当有人说出不同意见的时候,你怎么实行能不任意妄为呢?你得先放低姿态,放下自己认为对的东西,让大家交通。即使你认为自己对,你也不坚持,这就是进步了,这是一种寻求真理的态度,一种否认自己满足神心意的态度。你有了这样的态度,不持守自己的同时也应该祷告,向神寻求真理,然后在神的话里找根据,根据神的话确定怎么做,这是最合适、最准确的实行。在人寻求真理的时候,把问题拿出来,大家在一起交通、寻求,这时候圣灵就会开启。”(《话・卷三 末世基督座谈纪要・第三部分》)神的话指出了实行的路途,要想解决狂妄性情,得学会在尽本分中与弟兄姊妹和谐配搭,学会听取弟兄姊妹的建议,寻求真理按原则办事,不自以为是,有什么观点、看法拿出来与弟兄姊妹一起交通,当自己的观点与弟兄姊妹不同时,能放下自己的想法跟大家一起寻求真理原则,这样就能避免凭狂妄性情独断专行。之后在尽本分中,我就有意识地这样实行。一起商量工作的时候,我主动把自己的观点交通出来,当弟兄姊妹的观点与我不同时,我也祷告神不凭狂妄性情持守自己,而是跟弟兄姊妹一起交通。我记得有一次谈到两处教会的人员少,教会带领提议要合并教会,我觉得现在是福音扩展时期,传福音得的人多了就不用合并教会了,而配搭的弟兄觉得可以合并教会。当时,我没敢坚持自己的观点,而是跟他分析两处教会合并的利与弊,并一起商量向上层带领寻求。后来,上层带领来信跟我的观点一致,教会没有合并。这样实行我心里平安踏实。虽然有时候我还会流露狂妄性情,但不会像之前那么狂妄自是、独断专行了,而且流露败坏之后也能寻求真理反省自己,也会跟弟兄姊妹敞开交通,寻求路途。有时候我看到弟兄姊妹也活在狂妄性情中时,我就跟他们交通自己凭狂妄性情做事是怎么给工作带来亏损的,让他们吸取我失败的教训引以为戒。这样实行,我心里释放多了。

灾难陆续降下,主再来的预言已经应验,你想迎接到主得着进天国的机会吗?诚邀渴慕主显现的你参加我们的网上聚会,帮你找到路途。点击按钮与我们联系。

相关内容

神的爱带我走出病痛的熬炼

我揣摩着神的话,默想神在我身上作的拯救工作,真实感受到神的爱真的很实在。虽然我被疾病折磨得死去活来,但神一直陪伴在我身边不离我左右:当我一次次消极软弱失去信心时,神的话语带领引导我,加给我信心和力量,有神作我坚强的后盾,我不再胆怯、害怕;当我真心依靠神,愿意把自己完全交托给神,顺服神的摆布安排时,神不仅使我活了下来,还减轻了我身上的疼痛,这让我看到了神的奇妙作为,也感受到神的爱。

检举之前

世界是撒但掌权、黑暗掌权,人必须凭着撒但哲学说话做事,溜须拍马才能亨通,否则就会受到排斥、打压。但是神家和世界完全不同,神家是真理掌权、公义掌权,神喜欢的、祝福的都是追求真理、有正义感的诚实人,不管人的名望地位有多高,只要不顺服真理,违背真理,最终都会被圣灵离弃淘汰。

迷途知返

陈光是教会带领,为赢得带领同工和弟兄姊妹的赞成高看,他不辞辛苦地作教会工作,扶持帮助弟兄姊妹,作工有了些果效,不知不觉他聚会讲道开始炫耀显露自己,以致有些初信的弟兄姊妹都高看、仰望他,但他却意识不到自己走错了路,直到有一天临到了同工严厉的对付,他才开始反省自己……

我怎样摆脱对母亲的情感辖制

中国湖北 李意 去年11月份,我接到带领的来信,说我妈信神多年聚会一直不正常,一心忙着挣钱,偶尔去聚会还总打瞌睡,平时不读神的话、不听讲道,看事观点跟外邦人一样,不信派的表现比较明显,教会正在了解她的情况,看她是否属于被清除的对象,让我写一下对她的评价。当时我就有些傻眼了,心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