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张诗奎被抓遭虐 获释后仍被中共骚扰被逼自尽案例

2019年10月30日

张诗奎,男,生于1954年9月16日,河南省商丘市人,2007年加入全能神教会。2012年,张诗奎因传福音被中共警察抓捕,羁押40多天。期间遭受酷刑折磨与犯人殴打,他的身体与精神受到严重摧残,获释后身体每况愈下,大脑反应迟钝,神情呆怔,原本已经康复的病情又复发,几乎瘫痪。但中共仍不断骚扰、威胁他,加上村里人的歧视,家人的监视、逼迫,使他承受着巨大的精神压力,最终被迫喝农药自尽。

张诗奎曾患高血压、高血脂引起半身不遂,后经过治疗身体基本康复,能正常走路,正常从事日常活动,也能外出参加聚会、传福音。

2012年12月10日上午9时许,张诗奎与教会基督徒在商丘市宁陵县城北环路传福音时,被宁陵县公检法部门工作人员、乡派出所警察、村干部以及被收买的地痞流氓围捕,其中几名警察揪着他的头发,扭着他的胳膊猛地将其摁倒在地,围着他一顿拳打脚踢,之后将他强行押到宁陵县城关镇派出所。

当晚6点左右,宁陵县公安局警察联合赵村乡派出所所长以张诗奎“公共聚集闹事”为由搜查他家,没收其半袋子信神书籍后,将张诗奎押送至宁陵县拘留所关押40多天。2013年1月22日左右,家人托关系花了近10,000元人民币(折合约1400美元)才将张诗奎赎出。

关押期间,张诗奎遭受中共40多天的折磨、虐待,身体和精神受到严重摧残。获释后,他和被抓前大不一样,总是把自己关在一个屋里,不愿意跟家人说话,而且身体每况愈下,大脑反应迟钝,神情呆怔,年仅58岁的他看上去像80岁的老人,十分衰弱、苍老,原本已基本康复的病情又复发。

据张诗奎生前讲述,在拘留所,警察让他坐老虎凳,天天给他洗冷水澡,还唆使犯人殴打他,晚上睡觉不让他盖被子,冻得他浑身发抖,只能缩在墙角里。

张诗奎释放回家后,因中共的抓捕迫害,村里人经常对其冷嘲热讽,中共还经常打电话骚扰他,盘问他有没有再信神,有没有基督徒去找过他,并威胁说如果基督徒去找他聚会必须举报。原本支持他信神的妻子和儿女迫于中共的压力也开始拦阻他,每天看管、监视他,不许他和教会基督徒接触。多重打击致使张诗奎精神长期受压,活在痛苦煎熬中,病情也不断恶化。2014年春天,他身体几乎瘫痪,每走一步路都非常困难,说话口齿也越来越不清楚。

2016年10月17日,张诗奎不堪忍受中共和家人长期的监视、迫害,被逼喝农药自尽,时年62岁。

张诗奎死后不久,宁陵县公安局的警察因电话联系不上张诗奎,就去他家盘查。得知张诗奎被逼自尽时,警察置若罔闻,继续向张家人打探还有谁信神。

末世灾难频发,带给我们什么警示?怎样才能在灾难中蒙保守?专题讲道,为你解答。
与我们联系
通过Messenger与我们联系

相关内容

基督徒田吉安被中共警察毒打致残最后死亡案例

田吉安,男,出生于1953年9月27日,重庆市石柱县华丰乡人,1997年信主耶稣,2002年6月8日加入全能神教会。2006年6月5日,田吉安被中共抓捕毒打后,腰椎骨撕裂,丧失了劳动力,头部骨壳被打破,骨片凹进脑髓里,流出的瘀血硬化导致堵塞,致神经错乱、理智不正常。病情持续9年多…

基督徒王红利因长期被中共警察骚扰迫害精神受压自尽身亡案例

王红利(化名:小珍),女,生于1971年5月,家住陕西省西咸新区永乐镇,1994年信主耶稣,2008年加入全能神教会。2013年王红利在聚会时被中共警察抓捕,获释后因不堪忍受警察常年的威胁、监视、骚扰,于2018年8月服农药自尽,年仅47岁。 2013年8月4日,王红利在聚会时被…

基督徒张孟令被强迫劳动致患重病死亡案例

全能神教会基督徒张孟令因信神、传福音被中共警察非法抓捕、施酷刑、监禁,在押期间身患重病得不到医治。出狱后不到5个月就因病身亡,时年53岁。 张孟令(化名周平),男,1963年生,河南省周口市鹿邑县太清宫镇四羊寨村人,1993年信主耶稣,1999年接受全能神的末世作工。他为人老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