攀枝花市一基督徒因信神被警察严密布控抓捕 释放后被剥夺行动自由

2018年4月28日

张飞珍,女,48岁,家住四川省攀枝花市,是全能神教会的一名普通基督徒。

2012年12月14日,张飞珍在复印传福音资料时被恶人举报。市政法委书记亲自带队,出动了市公安分局、派出所、国保大队、社区出版局、民宗局、统战部、联防队共计100多人抓捕张飞珍。他们在张飞珍的住处到单位间仅半公里的路上安插暗哨,并对张飞珍所在单位严密封锁。七八十人驻守院内,只许人进、不许人出,凡离开单位的车辆必须接受严格检查。后来据一名警察透露,这次的抓捕行动是全市出警最多的一起案子,史无前例!

事情经过是这样的,12月14日当天吃完午饭后张飞珍正从家往单位的路上走,被同事告知有警察严阵以待要抓她。之后张飞珍远远望见单位门口站了两排穿迷彩服的联防队员,院内也站满了人,张飞珍赶紧掉头想转移家里的信神书籍,不料被蹲守在家门口的七八个便衣警察截下,随后被押上警车带到派出所。

在派出所内,警察先让单位领导确认张飞珍的身份,之后将她铐押上警车带到印刷厂。十二个警察押着张飞珍进入印刷厂约200平方米的复印房,随后翻箱倒柜进行地毯式搜查,连垃圾筐里的废纸片都不放过,最终从柜子里搜出了信神书籍和教会资料,摆在地上照相。随后又把张飞珍带到里间约15平米的小库房搜查,搜出了印好的2400份传福音资料。就这样,在单位折腾了整整一下午,待警察将张飞珍连同在印刷厂搜出的所有物品押回派出所时,已是下午5点半。后得知,与此同时,十二名便衣警察还擅自闯入张飞珍家搜查,搜出的信神书籍和一本《圣经》被带回派出所。

回到派出所,警察将张飞珍铐在一张铁椅上,逼问张飞珍:“送东西来的叫什么名字?住在哪儿?与她们在哪里认识的?给谁传了福音?”等问题,张飞珍不说,一警察便威胁说:“不管怎样,你必须把她们找出来,你的事情才能了结,要不就判你的刑!”随后令两名警察看着张飞珍。约半小时后,进来一个膀大腰圆、面目发黑、满脸横肉,身高约一米九的警察,看起来如同黑社会打手。那人一上来便凶神恶煞地对张飞珍吼道:“你别以为我们没办法让你说!”说着就朝张飞珍的胸口猛击三拳,张飞珍被打趴在地,肋骨像断裂了一般,那人又上来照着张飞珍的背、腰、臀部和腿狠踢七八脚,踢得张飞珍浑身疼痛难忍,只能护着头和眼睛在地上缩成一团。就在该警揪起张飞珍的头发准备再打时,他的手机突然响了,是通知他出警,随即他心有不甘地抓起张飞珍后背的衣服,像老鹰抓小鸡一样将张飞珍举起来重重地摔到三米远的墙上,张飞珍的头当时就被磕出一个大包,腿和胳膊也撞得淤青,浑身像散架似的难受。走时该警还摆出一副没打够、不解恨的样子,恶狠狠地说:“今天便宜你了,要不是老子有更重要的事要办,非让你尝尝我的厉害!”后来,张飞珍的同学通过疏通关系,为张飞珍争取到了取保候审。

释放时,国保大队队长还勒令张飞珍与其配合,并威胁说:“只有把那两个人找到,才能证实你有真实的立功表现,要不就要判你几年徒刑!”并要求张飞珍随叫随到,24小时不能关机,不许外出。此后,张飞珍每天都处于警察严密监控之下,人身自由被剥夺,而且只要警察抓到信全能神的基督徒,就要通知张飞珍去指认,有时深夜11点多也要打电话让张飞珍以最快速度赶到派出所。

如今,张飞珍因中共警察的抓捕失去自由不能聚会尽本分感到痛苦,同时张飞珍的父母、丈夫和孩子听信了中共谣言,也起来指责围攻,丈夫甚至向张飞珍提出离婚,张飞珍感到痛苦万分。

如何摆脱罪性的捆绑,不活在认罪犯罪的情形中?欢迎联系我们,帮你在神的话里找到路途。

相关内容

母女因信全能神从新西兰返回中国后遭抓捕、判刑案例

臧菲,女,生于1969年6月19日,山东省济南市人,1999年加入全能神教会,曾担任过教会带领。臧菲的女儿杨雅涵,生于1996年1月22日,2013年加入全能神教会。2015年5月1日,臧菲以旅游签证入境新西兰,并在新西兰全能神教会参加聚会,2016年1月她将女儿杨雅涵接到新西兰…

乌海市两名基督徒因传福音遭警察勒索十万两千元且不准离开本市

2012年12月11日晚,乌海市全能神教会基督徒伊语(女,47岁)、郝丽(女,34岁)在内蒙古自治区乌海市一村庄传福音时被警察抓捕、拘留,警察要求伊语丈夫为二人缴纳100,000元罚款,并威胁“不给钱就不放人”,伊语丈夫迫于无奈,只好上交了100,000元钱才把二人赎出来。 1…

泰安市一对基督徒夫妇因信神被中共抓捕 释后仍剥夺行动自由

2012年9月12日上午8时许,山东省泰安市的全能神教会基督徒强宝印(男,65岁)正在自己家中休息,突然闯进十几名警察,未出示任何证件,便在屋内一阵乱搜,搜走一台笔记本电脑(价值4000元左右)、800元现金、一辆电动车、信神书籍、光盘和一台MP5播放器(至今未归还),之后强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