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中市一基督徒被中共抓捕并奴役一年 留下严重疾病

2018年6月8日

2006年1月14日上午11时左右,全能神教会基督徒李虹(女,时年34岁,陕西省西安市人)到汉中市一基督徒的租住处时,被蹲守在隔壁房间的便衣警察抓捕,后押到一家宾馆。

在宾馆里,警察将李女士铐在木制沙发上,七八名男警和一名女警昼夜轮班审问其三天三夜,不让她吃饭、喝水、睡觉,逼她交代教会上层带领是谁,都与哪些人联系,怎么联系,以及那个出租屋里的刻录机、光盘、信神书籍的来源,未果。1月18日,李女士被押送到看守所。派出所的警察说李女士是信全能神的,让看守所警察“好好照顾”。随后李女士被带到二楼的牢房门口,警察让两个牢头扒光李女士的衣服,搜走了200余元现金。正值寒冬季节,警察令李女士光着身子不停地蹲下、站起、蹦跳持续十分钟左右,牢房里传来犯人的讥笑声,楼下院子里的人也能看见李女士。承受如此羞辱,李女士的心里极度痛苦,气得浑身直打哆嗦。牢头安排李女士和一个患有肺结核病的犯人挨着睡觉,此后李女士的家人来探望,警察不让他们相见,其家人送来的300元钱被警察贪占,衣物也被警察分给了牢头,李女士只能默默忍受着这些虐待和痛苦。

三个月后,警察给李女士扣上“非法传教,扰乱社会治安”的罪名,判处劳教一年(没有任何书面的判决证明),押送到劳教所。劳教期间,狱警安排李女士制造汽车上的过滤器(这种金属对人体伤害极大,不光皮肤过敏,干的时间长了会得肺病),其他犯人是三人一组,唯独李女士和牢头是两人一组,但劳动任务同样多,牢头不怎么干活,不是转就是躲到哪里睡觉,李女士一人被迫干三个人的活。超负荷的劳动任务致使李女士经常加班干到夜里2点多,因劳累过度,李女士腰痛得直不起来,腿也肿得连床都上不去。别的犯人病了,可以到医院看病休息,而李女士多次请求狱警想治病,狱警才带她到医务室烤了半天电,回来后还让李女士把当天耽误的活儿补上。李女士在劳教所里被奴役了8个月,身体与精神上受到极大打击与伤害,落下了腰肌劳损的后遗症,稍微一劳累,腰就疼得直不起来(至今未好)。2006年12月23日,李女士被释放。

如何摆脱罪性的捆绑,不活在认罪犯罪的情形中?欢迎联系我们,帮你在神的话里找到路途。
通过WhatApp与我们联系
通过Messenger与我们联系

相关内容

岑溪市一基督徒因传福音被警察抓捕、劳教 每天强制劳动16小时

安娜(化名,女,30岁),广西壮族自治区岑溪市人,系全能神教会基督徒。2004年9月的一天,安娜在传福音时被警察抓捕送到看守所。审问时,警察逼安娜说出教会其他基督徒,强迫安娜说亵渎神的话,还威胁说:“如果不说出和你一起信神的就判你三四年刑!”安娜不回答,他们就用脚踢她,审讯无果…

安宁市一基督徒被中共判刑三年并强制劳动 积劳成疾留下后遗症

2005年4月29日上午,家住云南省安宁市的全能神教会基督徒王华(男,36岁)骑着自行车正在去岳母家接孩子的路上,突然被一辆轿车强行拦下,从车上跳下三人,不由分说将他推进车内押到派出所,另一人骑走他的自行车,并说这是“作案工具”。 到了派出所,警察搜光他身上所有的东西后将其带到…

徐州市一基督徒因信神被中共抓捕 15天苦役致六个手指甲全部脱落

2010年7月18日下午3点左右,江苏省徐州市丰县的全能神教会基督徒李响(化名,女,44岁)正在基督徒刘凤(化名,女,54岁)家里。村支书领着当地派出所的五名警察突然闯进家里,他们二话不说就像土匪一样在家里到处乱搜,犄角旮旯都不放过,最后搜到教会钱款的收据和电话本。期间李响侥幸…

汉中市一基督徒被中共抓捕强迫劳动两年 留下多种疾病

2004年7月10日中午12时左右,六名便衣警察赶到全能神教会基督徒王玲(化名,女,39岁,陕西省汉中市人)家的农田里,强行将王女士带回家。一进门,一男警就朝王女士的右脸上使劲打了一巴掌,致其的头碰在墙上,脸火辣辣地痛(脸青了半个多月才好)。警察未出示任何证件便在屋内翻箱倒柜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