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神教会一七旬基督徒两次被拘捕并遭监视居住至今

2018年4月17日

近日,安徽省太和县警方对该县范围内的全能神教会基督徒采取上门回访、查问等手段,拦阻人信神,致使遭查问的基督徒惶恐不安,生活受到严重搅扰,以下该名七旬基督徒便是受害者之一。

巩兰(化名,女,70周岁),家住安徽省阜阳市太和县。

2018年3月9日上午9点,两名警察来到巩兰家,盘问道:“你现在干什么呢?我们来看看你有没有看全能神的话。”随后强迫巩兰跟他们一起拍照,又在各个房间拍照并查看一番,接着盘问巩兰的家庭情况,随后离开。警察走后,巩兰担心警察到邻居基督徒家打探她的信神情况,便想前去通知一声。谁知刚走到邻居门前便见警察从其家出来,警察看到巩兰后厉声呵斥道:“你来干啥?赶紧回去。”从那天起,巩兰总是惶恐不安,到下半夜才敢听讲道交通,看神的话也不敢开灯,内心十分压抑痛苦。

据了解,自2012年——2017年间,巩兰因信神几次遭到中共警方的抓捕、监视:

2012年12月12日上午10点半,巩兰与多名基督徒在当地一村庄传福音。两名警察闻讯而至,搜走两包传福音资料,并把巩兰等人带到镇政府大礼堂进行“政治教育”,继而押到当地派出所审问。最后警方以“扰乱社会治安”罪拘留巩兰10天,12月21日将其释放。

2013年1月2日,警察传唤巩兰到村委会体检,并拿基督徒的照片让其指认,见其不从便威胁她两天后再次上门。巩兰为躲避警察再次抓捕,次日凌晨5点便离开家,还没走100米,警车便呼啸而至。警察见巩兰不在家便用电棒在周围找了十多分钟才走,之后常拿巩兰的照片上门打听她的消息。警方的查问、骚扰致使巩兰在外几年东躲西藏,失去了安宁的日子。

2017年9月1日夜里11点半左右,天下着大雨,四名警突闯巩兰家,用“强光灯”直照其眼睛,并把屋里搜得一遍狼藉,搜走一本神话语书籍、一部MP5播放器和巩兰的身份证等物品(未归还),随后扬长而去,期间未出示任何证件。

9月6日上午11点半左右,四名男警再次上门,不由分说将巩兰带到派出所。之后警察针对信神书籍的来源及在教会中的职务对其审问,未果。当日下午5点,巩兰被扣以“利用邪教扰乱社会秩序罪”拘留15天,于9月21日上午8点获释。

获释当天下午2点多,三名警察又追至巩兰家给其拍照。从释放之日至11月中旬,警察先后五次上门,其中三次将巩兰带到派出所或公安局拍照、按手印,两次在巩兰家给其及家人拍照。

如何摆脱罪性的捆绑,不活在认罪犯罪的情形中?欢迎联系我们,帮你在神的话里找到路途。

相关内容

中共“奥威尔式”监控 基督徒被囚无形牢狱

“老大哥正在看着你”,这是英国作家乔治·奥威尔小说《1984》里的一句话,象征极权统治对公民无处不在的监控。现今中共统治下的中国显然已成为奥威尔式的国家:无处不在的监控系统,公民的信息被纳入大数据库,中共对全国人民的监控日益严密。尤其许多因信神被抓留有案底的基督徒被列为重点监视对…

中共警方对一释放基督徒仍穷追不舍

2018年3月9日上午10点多,以芜湖市某镇派出所副所长为首四名警察,再次来到全能神教会基督徒安平(化名,女,36岁)的娘家,盘问安平的下落。无果后随即追到她的老家,硬声质问安平的丈夫:“安平在家吗?我们要见见她!”安平的丈夫气愤地责问道:“她外出打工去了。我家安平又没犯法,你们…

新疆石河子市一基督徒因信神两次被抓捕 强制洗脑后仍被监控

2018年1月8日下午2点,新疆石河子市全能神教会基督徒杨红(化名,女,47岁)在家隐约听到门外有仪器发出的响声。随即,当地派出所的两名警察带着监测仪器敲门进来,二话不说就将杨红押到派出所。 在派出所,警察勒令杨红不许关手机,并威逼她出卖其他基督徒。几天后,警察又将杨红传唤到派出所,再次勒令她不许关手机。1月13日下午,当地派出所的两名警察突然来到杨家,盘问杨红在干什么,并给她拍照,就“现在有没有再信全能神?”等问题逼问她,还警告她如果打电话不接,就到家里来找她。

福建省50名基督徒遭抓捕 3人下落不明

今年8月以来,中共在福建省展开针对全能神教会的统一抓捕行动。8月份至少41名基督徒被抓。2019年9月5日,福州市又有9名基督徒遭抓捕,另有3人下落不明。 9月5日傍晚6点至晚9点,福州市警察先后闯入几名基督徒租住处实施秘密抓捕。有现场目击者看到,警察给两名基督徒戴上黑色头套,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