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明市一基督徒被判刑三年六个月 出狱后仍遭中共监控

2018年6月23日

叶小芮(化名),女,35岁,家住云南省昆明市西山区,系全能神教会基督徒。

2018年5月19日下午6点左右,派出所所长与一名警察来到叶小芮家,不怀好意地四处观看。接着,所长拿出手机给叶小芮家的住房以及她的身份证拍照。所长盘问叶小芮有没有与信神的人联系,并警告道:“你不能再与信神的人联系,否则后果相当严重!”叶小芮质问道:“我信神又没犯法,为什么我出狱快两年了,你们还不肯放过我?你们这样监视我,要到何时才结束?”警察没回答。次日早上,叶小芮的弟媳从警察那里得知中共当局的态度:“像叶小芮这样顽固不化的信神分子,要一直监视,甚至终生监视!”

叶小芮称,2012年12月18日,她在传福音时,被警察抓捕并拘留五天。

2013年8月6日,叶小芮与两名基督徒正在聚会时,被五名便衣警察破门而入抓捕,警察以“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判处叶小芮有期徒刑三年零六个月。2016年8月5日,叶小芮提前半年获释。

叶小芮被释放后,中共仍不给她自由,在她家路口专门安装监控器监视其行踪。

2017年10月17日晚9点多,叶小芮正在卧室听诗歌,听到狗叫,接着是敲门声,她迅速藏好信神物品和书籍,打开门闯进来三名警察。叶小芮问:“这么晚了,你们来干什么?白天不能来吗?”他们一边说:“没办法,这是我们的工作!”一边给叶小芮拍照,拍完照离开。

2017年12月7日早上9点,三名警察又闯进叶小芮家,一警察审问:“你们教会的人来找你了吗?你某月某日出过门,去了哪些地方?详细交代!”叶小芮气愤地回答:“难道我出门买日用品买菜的自由都没有了?”警察警告道:“若有外面的人来找你,你一定要报警!还有,你还得按手印保证以后不再信神了,那你能不能放弃你的信仰?”叶小芮拒绝说:“我是不可能放弃信神!永远都不会!”

2017年10月至2018年2月间,政府人员和警察每个月都到叶小芮家一次,政府人员来了唱白脸,警察来了唱红脸,他们软硬兼施逼她放弃信神。

2018年4月2日下午,街道办事处主任和一名经常打电话监控叶小芮的女子等四人,来到叶小芮家,打探她是否还在聚会,与什么人来往等信神情况。

叶小芮表示,中共政府人员和警察频繁上门盘查与监控,致使她的家人活在焦虑、慌恐之中,生怕哪一天她又被抓去,更让她感觉到生活在中共强权下,如黑云压城。中共的逼迫,致使叶小芮不能聚会,无法与基督徒接触,没有一点人身自由。

灾难陆续降下,主再来的预言已经应验,你想迎接到主得着进天国的机会吗?诚邀渴慕主显现的你参加我们的网上聚会,或与我们联系帮你找到路途。

相关内容

荆门市一老年基督徒因信神低保被中共取消

梅双英(化名,女,60岁)湖北省荆门市人,是全能神教会的基督徒。梅双英因患高血压常住医院,花去很多钱。2016年1月1日,梅双英要求申办低保,村里组长对梅双英说:“你患了高血压病,你的丈夫又生病不能自理,应该给你办低保,每月补助280元钱,每年2月、7月份取一次。”随村里给她办…

青岛市一基督徒两次被抓捕 后逃亡有家难归

山东省青岛市的全能神教会基督徒张新苗(化名,女,48岁)只因信神两次被警察非法抓捕,为了躲避中共的迫害,被迫离家躲藏。 2018年5月的一天,警察打电话给张新苗公公,盘问张新苗的下落。5月末,警察又到张新苗公公家,盘问张新苗什么时候离家的,并强行让他公公签字。为了再次抓捕张新苗…

龙泉市一基督徒两度被抓 警察村长常来“拜访”

浙江省龙泉市的全能神教会基督徒赵敏(化名,女,43岁)因信神曾两度被警察抓捕、拘留、洗脑。如今还在警察的监控中。春节没过完警察就上门盘查,4月11日再次登门。 2018年,国保大队的两名警察、派出所两名警察分别于2月21日(正月初六)、4月11日晚上7点去到赵敏家打探她的信神情况…

广元市一基督徒虎口逃脱 至今仍被警方追捕

2018年3月底,家住四川省广元市的王芹(化名,女,55岁)因信全能神被人举报,遭中共警察抄家、抓捕,后冒险逃脱。目前仍在警察的追捕中。 2018年3月27日上午11点30分左右,两名警察和一名特警直奔王芹家。特警将王芹控制住,没有出示任何证件就开始搜家,没收了王芹所有信神书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