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明市一基督徒被判刑三年六个月 出狱后仍遭中共监控

2018年6月23日

叶小芮(化名),女,35岁,家住云南省昆明市西山区,系全能神教会基督徒。

2018年5月19日下午6点左右,派出所所长与一名警察来到叶小芮家,不怀好意地四处观看。接着,所长拿出手机给叶小芮家的住房以及她的身份证拍照。所长盘问叶小芮有没有与信神的人联系,并警告道:“你不能再与信神的人联系,否则后果相当严重!”叶小芮质问道:“我信神又没犯法,为什么我出狱快两年了,你们还不肯放过我?你们这样监视我,要到何时才结束?”警察没回答。次日早上,叶小芮的弟媳从警察那里得知中共当局的态度:“像叶小芮这样顽固不化的信神分子,要一直监视,甚至终生监视!”

叶小芮称,2012年12月18日,她在传福音时,被警察抓捕并拘留五天。

2013年8月6日,叶小芮与两名基督徒正在聚会时,被五名便衣警察破门而入抓捕,警察以“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判处叶小芮有期徒刑三年零六个月。2016年8月5日,叶小芮提前半年获释。

叶小芮被释放后,中共仍不给她自由,在她家路口专门安装监控器监视其行踪。

2017年10月17日晚9点多,叶小芮正在卧室听诗歌,听到狗叫,接着是敲门声,她迅速藏好信神物品和书籍,打开门闯进来三名警察。叶小芮问:“这么晚了,你们来干什么?白天不能来吗?”他们一边说:“没办法,这是我们的工作!”一边给叶小芮拍照,拍完照离开。

2017年12月7日早上9点,三名警察又闯进叶小芮家,一警察审问:“你们教会的人来找你了吗?你某月某日出过门,去了哪些地方?详细交代!”叶小芮气愤地回答:“难道我出门买日用品买菜的自由都没有了?”警察警告道:“若有外面的人来找你,你一定要报警!还有,你还得按手印保证以后不再信神了,那你能不能放弃你的信仰?”叶小芮拒绝说:“我是不可能放弃信神!永远都不会!”

2017年10月至2018年2月间,政府人员和警察每个月都到叶小芮家一次,政府人员来了唱白脸,警察来了唱红脸,他们软硬兼施逼她放弃信神。

2018年4月2日下午,街道办事处主任和一名经常打电话监控叶小芮的女子等四人,来到叶小芮家,打探她是否还在聚会,与什么人来往等信神情况。

叶小芮表示,中共政府人员和警察频繁上门盘查与监控,致使她的家人活在焦虑、慌恐之中,生怕哪一天她又被抓去,更让她感觉到生活在中共强权下,如黑云压城。中共的逼迫,致使叶小芮不能聚会,无法与基督徒接触,没有一点人身自由。

末世灾难频发,带给我们什么警示?怎样才能在灾难中蒙保守?专题讲道,为你解答。

相关内容

警察频频上门给基督徒照相骚扰

2018年3月上旬的一天上午,安徽省阜阳市的全能神教会基督徒赵梅(化名,女,66岁)正在自家院里与人聊天,一辆警车停在了赵梅家门外,从车上下来四名警察走进赵梅家,一警察边走边拿手机录像。一警察假装关心地询问赵梅的儿子去哪里了,另一男警突然靠近赵梅,录像的警察迅速给赵梅和该警察拍…

学校为何成了“审讯室”

——中共将摸排基督徒的黑手伸向校园 学校,这个原本属于孩子们学习、成长的乐园,如今中共为取缔打击宗教信仰,连校园里的孩子都成了他们逼迫、盘查、摸排基督徒的对象和渠道。江苏省徐州市一学校近几个月不断上演着警察、老师对学生“刑讯逼供”的场景。前段时间该校刚发生了通过学生调查家长是否信…

宝鸡市一基督徒再次被非法抓捕、险遭拘留

2018年4月2日晚6点多,陕西省宝鸡市警察把全能神教会基督徒李超(化名,女,35岁)传唤到派出所。晚上7点多,三名警察带李超回家搜查。警察像土匪一样翻箱倒柜,把房屋翻得一片狼藉。无获后,警察又将其带回派出所逼问:“这半年来你对信全能神有没有认识?”李超没有正面回答,警察就将其带…

定西市一六旬老人遭警方长期监视 被迫离家逃亡

2018年1月,被中共追捕逃亡在外已两年之久的甘肃省定西市全能神教会基督徒李萍(化名,女,63岁)从姐姐得知,警察还在四处打听她的下落,并将其案子转交到市公安局,下令说如果抓住她就直接判刑。 据了解:2012年12月13日,李萍和数名基督徒在定西市传福音时被抓捕,并非法关押9个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