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年基督徒遭酷刑致残 后仍被长期骚扰病重身亡

2019年11月23日

刘华(化名),男,生于1950年5月,家住宁夏固原市。1992年信主耶稣,2004年加入全能神教会。他为人忠厚老实,乐于助人。2012年12月,刘华因传福音被中共警察抓捕,在零下20多摄氏度的室外受冻两个多小时后又遭受“土飞机”酷刑,致右肩膀骨缝裂开,引发严重的类风湿性关节炎,之后诱发多种疾病,病瘫在床。期间,警察仍频繁上门骚扰,致其精神高度受压,病情恶化,于2019年3月5日病逝。

2012年12月8日,基督徒刘华和黄建在固原市准备传福音时,被恶人抓住带到当地派出所。

据刘华生前讲述,当天上午9点多,两名警察带他去指认黄建家,因他不从,警察让他在零下20多摄氏度、寒风刺骨的室外呆了两个多小时,冻得他全身僵硬。回到派出所后,两名警察猛地从他身后抬起他的两只胳膊架“土飞机”。刘华的右肩膀被拧得“咔吧”一声,他疼得眼前一黑栽倒在地。之后,警察不顾他死活,将他拖进审讯室铐在老虎凳上30多个小时。期间,警察用书本狠劲抽打他的脸,并朝他的额头狠踢一脚,致使他头晕目眩,额头青紫。

次日下午,刘华被扣以“扰乱社会治安罪”拘留15天。在拘留所,他的右肩膀一直疼得抬不起来,晚上疼得睡不着,连被子也叠不了。

拘留期满获释后,刘华被家人带到医院治疗,但医生未查出病因,他只能靠服止痛药缓解疼痛。每当阴天下雨时,他的右肩膀关节像被锥子剜一样剧烈疼痛,双膝关节疼得不能走路。

2013年4月至10月,刘华又被家人带到外省大医院检查三次,医生说他的右肩膀关节裂缝,已长出肉芽,最终被确诊为类风湿性关节炎。之后他虽一直吃药治疗,但病情仍越来越加重,浑身各关节都疼痛难忍,手腕、中指关节肿胀,胳膊疼得连饭碗都端不起来,双腿双脚都肿胀,走路十分艰难。据家人称,刘华被抓前身体健康,从未患此病。

刘华被折磨病重后,警察仍没放过他。2014年4月10日,法院的人打电话盘问刘华信神的事,并称要在他家中审理他传福音的案件,刘华为躲避中共的再次抓捕,被迫和妻子离家躲藏。期间,警察和检察院的人每隔一两个月就给刘华的儿女打电话盘问刘华的去向。2016年年底,因警察不断给刘华家人施压,加上刘华病情恶化,他和妻子被迫回家。

之后,县公检法等部门的人多次上门,要在刘华家审案给其判刑,见其病情严重,生活不能自理,才不得已将此案终结。他们还威吓要取消刘华的退休金。

中共警察频繁上门骚扰、恐吓,刘华的精神压力越来越大,加上病痛的折磨,他整天愁眉不展,对家人说:“这样活着还不如死了!”

2017年9月至10月,刘华的病情再次加重,全身各关节疼痛难忍,先后两次住院,又查出诱发小脑萎缩、腰椎管狭窄等病症,之后做了腰椎手术。住院期间,他一直处于发烧、关节疼痛状态,昏迷十几天,被院方下了三次病危通知书。期间,刘华的体重急剧下降,由原来的90多公斤下降到只剩50多公斤。

自刘华被警察酷刑折磨患病后,家人为其看病花费近50万元人民币。此后,刘华病情不断恶化,最终于2019年3月5日上午病逝,时年69岁。

灾难陆续降下,主再来的预言已经应验,你想迎接到主得着进天国的机会吗?诚邀渴慕主显现的你参加我们的网上聚会,或与我们联系帮你找到路途。

相关内容

乌鲁木齐市一基督徒两次被抓捕 获释后被严密监视

2018年5月25日下午6点多钟,社区工作人员来到全能神教会基督徒遥程(化名,女,50岁)家让她签名,并说“这一个月是非常时期,你不许外出,每天都要签名,这是上面规定的任务”。听到社区要天天来,遥程心里感到特别痛苦压仰。 据了解,在2012年12月7日,遥程传福音时被警察非法抓…

重庆市一七旬基督徒无故被中共抓捕、罚款

2018年2月27日上午8点,重庆市全能神教会基督徒刘兴(化名,男,70岁)正在女儿家吃早饭,派出所的3名便衣警察闯入刘兴家,强行将刘兴押上警车带到派出所。 在派出所,警察审问刘兴,无果。上午10点,警察强迫刘兴交了2000元处罚金后才被获释,临走时,警察还勒令他以后要随传随到。…

在中国哪里是基督徒自己的家?

2018年4月9日中午十二点多,甘肃省酒泉市全能神教会基督徒何芳(化名,女,40多岁)刚准备出家门,被三名警察拦截在家。其中一名警察质问并威胁道:“据我们调查,你还在信全能神,把你的TF卡交出来,不交的话我们搜出来就不一样了。”警察拿出一张搜查证,就开始在何芳家到处乱翻,把搜出的…

安徽省基督徒遭到警察无故抓捕

2018年3月7日中午10点半左右,安徽省一国保大队三名警察谎称查卫生的,闯进全能神教会基督徒司维(化名,女,72岁)的家里将她和另一名全能神教会基督徒小赵(化名,女,48岁)强行抓捕,并搜家,抢走私人钱财13000元人民币,还有电脑、信神书籍等物品,随将二人带到国保大队。 警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