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李霞遭暴力洗脑长达89天

2020年6月20日

李霞(化名),女,1970年出生,浙江省人,是全能神教会基督徒。2014年被中共当局抓捕遭受酷刑,以下是她受迫害的真实经历:

2014年8月13日,李霞在聚会时被十几个警察围捕押到派出所。警察搜走聚会处的若干本信神书、两部手机、两台MP5播放器、两张TF内存卡等。多个警察对李霞进行轮番审讯,恐吓、诱惑其交代教会及个人信息,说否认、亵渎神的话,不从就不给饭吃,审讯无果。凌晨3点,警察以“扰乱社会秩序罪”对其拘留14天。

8月27日,政府官员将李霞押至一宾馆对其强制洗脑,逼其放弃信仰。期间,多个警察以做DNA为由一拥而上将李霞按在床上,一警察用胳膊肘重重地抵住她的胸骨,另一警察使劲掐住她的下巴骨。李霞顿觉头部非常难受,脸颊两边的肉被警察掐伤,满脸都是瘀青(牙根疼痛了半年)。之后,警察拿棉签在李霞嘴里猛划,又在她手指上扎血、挤血。李霞被折腾得头昏脑胀、疼痛无力,脸上和胸部瘀青,还伴有轻度的发烧,直至第二天醒来才退烧。

警察两次抓住其胳膊一把将其从座位上拽起来,推到靠墙壁的一张书桌上,然后猛烈地前后推搡,使劲摇拽,导致其手臂、腋下、后背全是瘀青,过了许多天才退去。警察还故意打开窗户,让李霞站在空调前对着冷风口吹了好长时间,冻得她浑身起鸡皮疙瘩。审讯无果,警察就从李霞后面一把揪住她的头发往后拖,李霞仰面朝天,身子本能地跟着他往后倾斜。警察将她的头发往后使劲拽了几下,李霞只觉后背脖子骨头像要断了似的疼痛。警察不罢休,还戏弄、侮辱李霞,用白毛巾捆住李霞的头部,双手反捆在后背给她拍照,并要挟其要将她的照片发布到网上,搞臭她的名声。

2014年10月9日上午,警察又将李霞押送至洗脑基地对其再一次进行强制洗脑46天。期间,给她播放各类让人否认神的电视节目,以及中共污蔑、陷害全能神教会散布的谣言,未果。政府官员威胁李霞说:“关于全能神教会的主要骨干,严重的可以判15至20年有期徒刑,轻则判9至15年,凡是带领级别与专职传福音人员可判3至5年。”

不仅如此,政府官员妄图用各种方式摧垮李霞的意志逼其放弃信仰,将她摁倒在床上强行让其按手印、签保证书,还利用心理医生说李霞是精神病人,威胁要对其强制用药。连续长达50多个小时轮班看守,不让李霞吃饭、喝水、睡觉;白天在审讯室里对着空调冷风罚站,晚上在冰冷的露天里罚站,不许靠墙、弯腰或挪动位置。两天下来,李霞被冻得全身乌紫,两腿僵硬,无法弯曲,视线、意识模糊,大脑反应迟钝,最终倒在地上,说不出话来。政府官员确认其气息微弱才停止折磨。最终审讯无果,于2014年11月24日将李霞释放。释放时,政府官员还以李霞儿子的性命威胁恐吓其不要将洗脑之事对外泄露。

李霞从洗脑基地出来后,身体落下许多毛病:颈椎骨病,至今还时常酸麻,疼痛不止;腰痛,不能干任何体力劳动,连洗个头发都感到腰酸背疼,洗完头发后,腰一时难以伸直;胃病常常发作;视力明显下降;牙根也特别敏感,不能吃冷酸东西,半年后才恢复正常。

李霞自释放回家后,政府官员还让她每月到警务室报到,安排专人随时上门查看其是否在家,让村民监视她的一举一动。为躲避中共政府的骚扰,她被迫逃离在外。

如何摆脱罪性的捆绑,不活在认罪犯罪的情形中?欢迎联系我们,帮你在神的话里找到路途。

相关内容

基督徒遭毒打 头部、腿部落后遗症

刘颖(化名),女,时年38岁,家住河南省,是全能神教会基督徒。 2013年1月12日晚上,刘颖和几名基督徒在聚会时被六七个便衣警察强行抓捕。警察把刘颖等人押到一酒店分开审讯,他们用马牙铐把刘颖反铐在椅子上。4个警察分成两班,轮换审讯刘颖。 为审问刘颖教会带领是谁和教会钱款的下落,…

安徽省宿州市警察皮带抽脚心折磨基督徒

2012年12月15日下午4点多,家住宿州市砀山县的基督徒苏洁(女,43岁)、吴智(男,50岁)(均为化名)等五人在本县某镇传福音时,因恶人举报,本地派出所的八、九名警察立即驱车赶到。警察对几人一阵拳打脚踢,之后野蛮地将几人往车上拖。郑叔灵(化名,女,65岁)老人不愿上,警察就拳…

警察一脚踢断基督徒左踝骨

陈勇根(化名),男,生于1951年,江西人,是全能神教会基督徒。2012年,陈勇根因传福音被中共警察抓捕,审讯时遭警察扇耳光,一脚踢断左踝骨,落下终身残疾。 2012年12月12日下午,陈勇根因信神被警察抓捕,一警察朝陈勇根的左踝骨处猛踢一脚,将其踢倒在地,他的左脚踝骨当场被踢断…

基督徒被灌辣椒水 致患支气管扩张

江南(化名),男,1956年出生于内蒙古自治区,是全能神教会基督徒。2012年12月,江南因信神传福音被中共当局抓捕,被强行灌入110克左右的喷雾辣椒水,导致其患上支气管扩张,经常咳嗽吐血,现已完全丧失劳动力。 2012年12月13日,江南正在某地传福音,当地派出所3个警察闻讯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