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惨遭暴虐毒打 病危进重症监护室

2020年7月20日

文静(化名),女,1966年出生于重庆市,是全能神教会基督徒。2012年12月,文静因传福音被中共当局抓捕,遭木棒抽双腿、扇耳光,导致其双眼视力模糊,右耳被打聋,被释放后出现自身免疫性溶血性贫血,一度生命垂危,至今视力、听力仍无法恢复。

2012年12月7日,文静和吴燕(化名)正在传福音,被巡逻的警察发现,将她俩抓到派出所的一个警务站。

警察将文静和吴燕分开审讯。警察恶狠狠地审问文静:“你这些传福音资料从哪里来的?你们的教会带领是谁?”文静没有回答。警察抄起一根木棒(1m多长,4cm左右粗)狠抽其双腿,打了半个小时。文静痛得咬紧牙关一声不吭。警察又猛扇其右脸,直到把她的脸打麻为止。

第二天上午,警察将文静和吴燕转押到另一派出所继续审讯。为逼文静交代教会信息,警察接连不断用手扇其右脸,后又戴上皮手套继续扇耳光,不一会儿,文静感到视力模糊了。警察又勒令文静蹲下,朝她的双腿不停地乱踢,文静被踢得疼痛难忍,不断发出惨叫。见文静还是不交代,警察抄起一根木棒(1m多长,4cm左右粗)乱抽其手臂四五分钟。期间,派出所里的警察都把文静当靶子,走进走出都猛扇其耳光。

下午6点,警察又把文静和吴燕转押到国保局分开审问。一警察抡起拳头猛砸文静的背,文静“扑通”一下双膝跪倒在地,感觉腰被折断似的疼。

2012年12月11日,文静被释放。

回到家后,文静的双腿钻心地痛,双眼布满血丝,看东西有些模糊。不久,病情加重,双眼很红,脸和手呈蛋黄的颜色,而且卧床不起,吃不下饭,呼吸困难。

家人将文静送进市医院,抽骨髓检查后,医生说是被打成这样的,要求将文静转到上级医院。家人将她转到军医大学某医院。医生检查血色素只有22g/L,最后诊断为自身免疫性溶血性贫血,病理诊断:损伤、中毒的外部原因。文静才得知,自己被警察毒打,因此诱发了自身免疫性溶血性贫血。文静病危,住进重症监护室抢救,4天后才脱离危险,住院花去近4万元人民币。

2014年6月,文静眼里的血丝才消失,至今眼睛看东西仍视线模糊,右耳被打聋,现在已完全听不见了。

灾难陆续降下,主再来的预言已经应验,你想迎接到主得着进天国的机会吗?诚邀渴慕主显现的你参加我们的网上聚会,帮你找到路途。点击按钮与我们联系。

相关内容

七旬基督徒被警察打聋

吴玉(化名),女,1940年出生于重庆市,是全能神教会基督徒。2012年12月,时年72岁的吴玉在传福音时被中共警察抓捕,警察抓住她的头发往墙上撞,又猛扇耳光,致其左耳当场被打聋。 2012年12月18日,吴玉在传福音时被5个警察强行抓捕带到派出所。为逼吴玉交代教会信息,警察拽住…

内蒙古一基督徒眼睛被打残

郑健(化名),男,生于1967年,内蒙人,是全能神教会基督徒。2013年4月,郑健因参加聚会被中共警察抓捕。警察为获取教会信息,用湿毛巾猛烈抽打他头部,致使他左眼当场看不见东西。 2013年4月14日下午1点多,郑健和两名基督徒正在聚会,突然两个警察闯进家中将郑健等人强行抓到派出…

基督徒遭毒打 头部、腿部落后遗症

刘颖(化名),女,时年38岁,家住河南省,是全能神教会基督徒。 2013年1月12日晚上,刘颖和几名基督徒在聚会时被六七个便衣警察强行抓捕。警察把刘颖等人押到一酒店分开审讯,他们用马牙铐把刘颖反铐在椅子上。4个警察分成两班,轮换审讯刘颖。 为审问刘颖教会带领是谁和教会钱款的下落,…

基督徒遭近180度劈腿酷刑折磨 致腚盆骨多处裂纹

李环路(化名),女,1968年出生,江苏人,是全能神教会基督徒。2014年8月29日,李环路因信神被中共警察抓捕,警察给其打背铐,让她背靠墙而坐,给她的两只脚脖上分别套一把椅子,两个警察同时向反方向挪椅子,将其双腿劈开近180度,导致其腚盆骨多处出现裂纹,至今腰腿时常疼痛。 事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