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惨遭暴虐毒打 病危进重症监护室

2020年7月20日

文静(化名),女,1966年出生于重庆市,是全能神教会基督徒。2012年12月,文静因传福音被中共当局抓捕,遭木棒抽双腿、扇耳光,导致其双眼视力模糊,右耳被打聋,被释放后出现自身免疫性溶血性贫血,一度生命垂危,至今视力、听力仍无法恢复。

2012年12月7日,文静和吴燕(化名)正在传福音,被巡逻的警察发现,将她俩抓到派出所的一个警务站。

警察将文静和吴燕分开审讯。警察恶狠狠地审问文静:“你这些传福音资料从哪里来的?你们的教会带领是谁?”文静没有回答。警察抄起一根木棒(1m多长,4cm左右粗)狠抽其双腿,打了半个小时。文静痛得咬紧牙关一声不吭。警察又猛扇其右脸,直到把她的脸打麻为止。

第二天上午,警察将文静和吴燕转押到另一派出所继续审讯。为逼文静交代教会信息,警察接连不断用手扇其右脸,后又戴上皮手套继续扇耳光,不一会儿,文静感到视力模糊了。警察又勒令文静蹲下,朝她的双腿不停地乱踢,文静被踢得疼痛难忍,不断发出惨叫。见文静还是不交代,警察抄起一根木棒(1m多长,4cm左右粗)乱抽其手臂四五分钟。期间,派出所里的警察都把文静当靶子,走进走出都猛扇其耳光。

下午6点,警察又把文静和吴燕转押到国保局分开审问。一警察抡起拳头猛砸文静的背,文静“扑通”一下双膝跪倒在地,感觉腰被折断似的疼。

2012年12月11日,文静被释放。

回到家后,文静的双腿钻心地痛,双眼布满血丝,看东西有些模糊。不久,病情加重,双眼很红,脸和手呈蛋黄的颜色,而且卧床不起,吃不下饭,呼吸困难。

家人将文静送进市医院,抽骨髓检查后,医生说是被打成这样的,要求将文静转到上级医院。家人将她转到军医大学某医院。医生检查血色素只有22g/L,最后诊断为自身免疫性溶血性贫血,病理诊断:损伤、中毒的外部原因。文静才得知,自己被警察毒打,因此诱发了自身免疫性溶血性贫血。文静病危,住进重症监护室抢救,4天后才脱离危险,住院花去近4万元人民币。

2014年6月,文静眼里的血丝才消失,至今眼睛看东西仍视线模糊,右耳被打聋,现在已完全听不见了。

如何摆脱罪性的捆绑,不活在认罪犯罪的情形中?欢迎联系我们,帮你在神的话里找到路途。

相关内容

基督徒遭非人折磨丧失劳动能力

段玉(化名),男,生于1978年,吉林人,是全能神教会基督徒。2012年,段玉在聚会中被中共警察抓捕判刑2年,由于在审讯期间遭到长时间吊铐、冻刑等酷刑折磨,造成多种疾病,丧失劳动能力。 2012年12月20日下午3点,段玉与5名基督徒正在一基督徒家聚会时,公安分局、农场派出所、镇…

中共警察暴打基督徒致双耳失聪

青松(化名),男,生于1957年,江苏人,是全能神教会基督徒。2014年5月,青松在一次聚会时被中共警察抓捕,期间遭多次毒打致双耳失聪。 2014年5月21日中午,青松与3名基督徒正在聚会,3个警察突然闯入屋内,未出示任何证件便将青松等人挟制并拍照。警察一把夺走基督徒手中的信神书…

基督徒被抓屡遭暴虐毒打 三年劳役落后遗症

蒋桂霞(化名),女,生于1968年,家住新疆维吾尔族自治区,是全能神教会基督徒。2013年3月,蒋桂霞因信全能神被警察抓捕带到国保大队审讯,之后4次遭受警方的暴虐毒打,被打得遍体鳞伤,留下数条重重叠叠的棍痕,还被关进禁闭室。 2013年3月12日晚上,国保大队的6个便衣警察以“查…

基督徒两次被抓遭暴虐摧残 致右胳膊丧失劳动能力

郑光明(化名),男,生于1973年,安徽人,是全能神教会基督徒。2012、2013年,郑光明因传福音被中共警察两次抓捕。警察对其暴力刑讯,扇耳光、警棍暴打、薅头发、烟头烫、“烤全羊”、打斜背铐吊打等,导致他右肩严重受伤,完全丧失劳动能力。 2012年12月7日,郑光明在传福音时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