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罪通缉令

2022年3月8日

中国浙江 刘云英

2014年5月,中共制造山东招远案栽赃陷害全能神教会,随即在全国范围内展开“百日会战”,对全能神教会进行全国统一大抓捕,很多弟兄姊妹被抓捕。9月到11月短短两个月内,我所在县城就有三十多个弟兄姊妹接连被抓。

当时,我负责几处教会的工作,每天都在警察眼皮子底下安排有危险的弟兄姊妹转移、转运信神书籍,随时都有被抓的危险。一天晚上,一个被抓释放的弟兄告诉我,警察审讯他时说了我的身份信息,还拿着我的照片问他认不认识我,弟兄说我是重点抓捕对象,劝我赶紧离开。我心想:“这么多弟兄姊妹接连被抓,还有好多善后工作需要处理,再加上有些弟兄姊妹因为大红龙的抓捕迫害有些软弱,需要扶持帮助,还是过几天再走吧。”可弟兄急切地劝我:“你最好今晚就走,别呆在这儿了,路上到处都是摄像头,警察一调监控就能找到你。”听他这么一说,我突然感觉被一种恐怖气氛笼罩着,心里很慌乱。于是,我赶紧安排好教会工作逃到了邻县。

一对老年弟兄姊妹冒险接待了我,因为外面都是摄像头,我不能出门,所以只能在家呆着。老姊妹的儿子在学校工作,政府下发文件,所有教职人员和家属都不能有宗教信仰,不然就要被开除公职。姊妹的儿子怕影响自己的前途,反对他父母信神。姊妹怕儿子回家看到我,把我举报给警察,只好把我安排在阁楼住。每次姊妹的儿子回来,我都特别紧张。有一次,她儿子上楼拿东西,我怕被他发现,就躲在门后一动都不敢动,正好厨房的油烟顺着烟囱冒上来,我被呛得忍不住咳嗽,赶紧趴到床边用被子蒙住头和嘴,憋得我差点喘不过气来。姊妹还有一个儿子就住在隔壁,他家电视声音大一点我都能听到,为了不被发现,我在阁楼从来都不敢开灯,平时说话声音也压到最低。那时正是冬天,屋里很阴冷,我也不敢出去晒太阳。时间长了,我觉得很压抑,这种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什么时候能和家人团聚,能和弟兄姊妹出去尽本分呢?那个时候,我就常常向神祷告,求神带领、开启我明白神的心意,会经历这样的环境。后来,我看到了一段神的话:“或许你们都记得这样的话:‘我们这至暂至轻的苦楚,要为我们成就极重无比永远的荣耀。’在以往,你们都听过这句话,但谁也不明白这话的真正含义,今天深知这话的实际意义。这句话是神在末世要成就的,而且是成就在大红龙盘卧之地受到大红龙残酷迫害的人身上,因着大红龙是逼迫神的,是神的仇敌,所以在此地的人都因着信神而受羞辱、受逼迫,所以,这话是成就在你们这班人身上的。因着在抵挡神的地方开展工作,神的一切工作都受到极大的拦阻,而且神的许多话不能及时得到成就,人便因着神的话而受了熬炼,这也是属于‘苦’中的成分。神在大红龙之地开展他的工作是相当难的,而神又借此‘难’来作了他的一步工作,来显明神的智慧,显明神的奇妙作为,借此机会神将这班人作成。(《话在肉身显现·神的作工像人想象得那么简单吗?》)从神的话中我明白了,在共产党掌权的国家信神,受逼迫是必然的,但神就是借着这样的环境来成全人的信心。想想以前没临到这个环境的时候,我还觉得自己挺能吃苦,对神也有信心,可当我被追捕得有家难归,躲躲藏藏,完全失去自由,需要我实际受苦的时候,我心里就有怨言,就想摆脱这样的环境。借着事实的显明,我才看到自己对神根本就没有真实的信心,也没有顺服,身量真的很小。又想想这几个月来,共产党就像疯了一样抄家抓人,掠夺教会钱财,害得那么多弟兄姊妹离家逃亡,过着颠沛流离的生活,连个安身的地方都没有,共产党作这么多恶,不就是想借着抓捕迫害让人远离神、背叛神吗?我如果在这样的环境里软弱、退缩甚至发怨言,那就正中了撒但的诡计失去了见证。认识到这些,我心里没那么痛苦难熬了,心想:不管在这里还要呆多久、受多少苦,我都愿意顺服神的主宰安排。

几个月后,我以为查得没那么紧了,就去了另一个城市尽本分。为了安全,我把长头发剪了,出门聚会时戴着帽子、口罩、眼镜,走小路、绕后山,尽量不被人发现。我以为只要小心谨慎点,就还能尽本分,没想到,几个月后的一天傍晚,带领急匆匆地跑来跟我说:“警察已经把你的身份信息发布在网上通缉你,还把通缉令发到咱们市区和周围几个县居民的手机上让人举报。警察查到是你舅舅给你传的福音,已经把你舅舅、舅妈抓走了。为了安全,你不能再出去尽本分了。”后来,我又接到消息,说警察找到我80岁的爷爷盘问我在哪儿,还把我舅舅开的理疗馆查封了,警察还在查我妈妈和妹妹的去处,她们也不能回家了。听到这些消息,我特别气愤,我信神天经地义,共产党为什么对信神的人这样步步紧逼?为什么在中国没有一点儿公平、没有一点儿信仰自由呢?我本来还打算过段时间偷偷回家看看,没想到他们还通缉我,威胁、恐吓我的家人,逼得我有家不能回,连我家人也受牵连,被抓捕。又想到现在自己成了通缉犯,亲戚朋友会怎么说我,会不会以为我做什么坏事了?我以后还怎么面对他们?一想到这些,我眼泪就忍不住地往下掉。我越想越难受,觉得在中国信神太难了。痛苦中,我向神祷告:“神哪!我不知道该怎样经历这样的环境,求你加给我信心和力量,带领我明白你的心意。”祷告后,我想到《最有意义的人生》这首神话语诗歌:“你是一个受造之物,理当敬拜神,追求有意义的人生。你既是一个人,就应该为神花费忍受一切痛苦!就你现在受这点苦,你应心里高兴、踏实地接受,活出一个有意义的人生,像约伯一样,像彼得一样。你们这些人是追求正道、追求进取的人,你们在大红龙国家站立起来,是被神称为义的人,这不是最有意义的人生吗?(《跟随羔羊唱新歌》)听着听着,我感动得哭了。受造之物信神敬拜神天经地义,这是蒙神称许的。想想约伯,他敬畏神远离恶,虽然失去儿女、家产,浑身长毒疮,还遭受妻子的论断、朋友的误解,但他仍然持守对神的信,在苦难中赞美神,为神站住了见证,羞辱了撒但。还有彼得,他一生都追求认识神、爱神,经历了数百次试炼熬炼,受尽了痛苦,最终为神倒钉十字架,作出了美好响亮的见证。作为一个受造之物,能为神站住见证,得着造物主的称许,这是多么有意义的事!今天我是因着信神才遭到共产党的通缉追捕,即使亲戚朋友都误解我、弃绝我,这也不是什么羞耻的事,因为我走的是人生正道,做的是最正义的事。想着想着,我就不那么痛苦了,反而为自己能受这样的苦而感到自豪。

2016年1月的一天,姊妹递给我一副扑克牌,我接过来一看,上面竟然印着我的照片和身份信息,我的姓名、身份证号、户籍地址都详细地印在上面,还写着因“涉嫌组织和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被某公安局列为网上逃犯,扑克牌上还印着举报电话,写着可对举报人给予奖励。姊妹说,警察把我和另外三个负责教会工作的姊妹跟杀人犯、抢劫犯的照片、资料放在一起,印成了一副完整的扑克牌散发。后来,我又听弟兄姊妹说,在火车站外面的大屏幕上,还有公安局门口的公告栏上都看到了对我的通缉令。听到这些消息,我觉得特别不可思议,我真想质问他们:“我到底犯了哪一条法?做了什么违法乱纪的事?你们竟这样不择手段地追捕通缉我?”我不由得想到了一段神的话:“几千年来的污秽之地,肮脏得目不忍睹,惨状遍地,幽魂到处横行,招摇撞骗,捕风捉影,狠下毒手,将这座鬼城践踏得死尸遍地,腐烂之气遍布全地上空,而且戒备森严,天外的世界有谁能看到?魔鬼将人的浑身捆得结结实实,将人的双眼都蒙蔽了,将人的双唇紧紧地封上,这魔王横行了几千年以至于到今天仍将鬼城看守得如此严密,犹如一座攻不破的‘鬼的宫殿’一般,而这帮看家狗怒目圆睁,深怕神趁其不防之机将其一网打尽,再没有‘安乐’之地,这样一座鬼城的人怎能看见过神?哪里享受过神的可亲可爱?哪里懂得人间之事?谁能明白神急切的心意?难怪神道成肉身隐秘万分,就这样的黑暗的社会魔鬼惨无人道,杀人不眨眼的魔王怎能容让可爱、善良而又圣洁的神存在?它怎能对神的到来拍手称快?这帮狗奴才!恩将仇报,早不把神放在眼里,对神虐待,凶残已极,丝毫不把神放在眼里,行凶掠夺,丧尽了天良,昧尽了良心,将无辜的人类勾引得昏迷不醒。什么古代传人,什么爱戴的领袖,都是抵挡神的东西!将天下之态搅得暗天昏地!什么宗教信仰自由,什么公民合法权益,都是掩盖罪恶的花招!(《话在肉身显现·作工与进入 八》)神的话把大红龙的本性实质真相揭示出来了,共产党就是神的仇敌,是抵挡神、仇恨神的恶魔,在它掌权的地方就是撒但恶魔老巢,它根本就不允许神的存在,更不允许人信真神走正道,所以它把基督教定为“邪教”,把《圣经》定为“邪教”书籍,大肆地抓捕基督徒。现在它为了取缔神的末世作工,又编造了各种谣言,还制造假案来栽赃、抹黑全能神教会,把信神的人当作国家要犯来通缉追捕,还迷惑、煽动不明真相的人对信神的人产生仇恨,跟它一起抵挡神,共产党真是谎话说尽、坏事做绝!认识到这儿,更加坚定了我背叛大红龙跟神走到底的决心!后来,我听带领说,和我一起被印在扑克牌上通缉的两个姊妹先后被抓,判刑四年。

四个月之后,警察又加码悬赏一万元通缉我。老家的姊妹捎信告诉我说,村支书散布谣言,说我信神不要家、不要亲人,是跟政府作对的,后来谣言越传越离谱,有的说我信疯了,还有的说我不只信神,还贩毒。十里八村的人听到这些谣言都毁谤、论断我,弟弟担心我,也受不了这些流言蜚语,哭着说要找我。听到这些消息,我的心怎么都平静不下来,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流,我真的很想到亲戚朋友面前解释,我是信真神、走正道,没干任何违法的事,更恨不得立马飞到弟弟身边,安慰他,让他不要为我担心。但是,如果我就这样回去的话,肯定会被警察抓捕,还会给跟我接触过的弟兄姊妹带来危险。我急得在房间里走来走去,越想越坐不住,最后决定冒险给弟弟打个电话。

我知道弟弟的手机很可能已经被警察监控,但是当时我一门心思想联系他,顾不上那么多,就乔装打扮骑车到几十里外的地方给他打了电话,没想到竟然没打通,我不死心又打了一遍,结果还是一样。当时,我隐约意识到这很可能是神的拦阻,因为如果弟弟的手机被监控,那我跟他都会有危险。想到这儿,我就跟神祷告:“神哪!今天我差点中了撒但的诡计,要不是你及时拦阻,我很可能遭遇危险。神哪,你知道我的软弱,求你带领引导我,加给我信心和力量……”回到接待家灵修时,我看到了一段神的话:“神所说的得胜者是在撒但的权势之下、撒但的围攻之下,就是在黑暗势力里人还能站住见证,还能持守原有的信心,持守对神的忠心,不管怎么样你还能持守在神面前贞洁的心,持守你对神真实的爱,这样在神面前就站住见证了,这就是神所说的得胜者了。(《话在肉身显现·当持守住你对神的忠心》)从神的话中我认识到,神末世作成一班得胜者,就是不管受多少痛苦熬炼,撒但势力怎么围攻、搅扰,都能持守对神的信心,跟随神走到底。想想自己临到点毁谤、污蔑就消极软弱,生怕自己身败名裂,怕弟弟不理解,甚至就连弟兄姊妹的安全都能不管不顾,看到我对神没有一点儿信心、忠心,这不是失去见证了吗?现在大红龙把我当罪犯通缉,煽动所有的人起来攻击、污蔑我,让亲人也误解我,其实就是想让我消极软弱、逼我背叛神,我不能让大红龙的诡计得逞。认识到这些,我立下心志:我得在撒但的围攻之下站住见证满足神,羞辱大红龙!

被通缉的日子里,病痛也是困扰我的一个问题。因我15岁的时候做过左肺切除手术,右肺也不怎么好,当时医生就嘱咐我多呼吸新鲜空气,适当锻炼增加肺活量。可自从被通缉后,我只能长期躲在室内,不能出去透透气,就连站在阳台上锻炼身体的机会也没了,偶尔想开窗户呼吸一下新鲜空气都得非常小心,因为一旦被邻居发现,不但自己有危险,还会牵连接待我的弟兄姊妹。在这种环境里呆的时间长了,我的身体状况越来越差,室内空气不流通,我的呼吸越来越不通畅,胸部憋闷,后来,肺部开始疼,还常常咳嗽。跪着祷告时感觉有水要从嘴里流出来一样,侧身睡觉的时候也能感觉到有水在肺部流动,后来再严重的时候,我就开始咳血。弟兄姊妹建议我住院治疗。但去医院看病要用身份证挂号登记,我是被通缉的,一旦出事,不光自己被抓,还会连累照顾我的弟兄姊妹,所以我一直不敢去医院。有弟兄姊妹给我捎来一些中药,我吃了也不见好转,还是咳血,我吃不下饭,身体越来越瘦弱无力,我心里有些害怕,怕这样拖下去病情会更严重,会不会呼吸不过来窒息死了?那我蒙拯救的希望、美好的归宿不就没了吗?我信神这些年的撇弃花费、劳苦付出不就都白费了吗?我真的很不想死,当看到自己的病情一天天加重还咳血的时候,我就忍不住掉眼泪,心里特别难受。

后来,我就针对自己的情形找了一些神的话,我看到了一段神的话:“约伯跟神不搞交易,他对神没有任何要求,也没有索取,他称颂神的名是因着神主宰万物的大能与权柄,而不是根据自己得福或受祸。他认为无论人从神得福还是受祸,神的大能与权柄是不会改变的,所以,无论人身处何境,神的名都是应当称颂的。人从神得到赐福是因着神的主宰,人受祸也是因着神的主宰,神的大能与权柄主宰安排着人的一切,人的旦夕祸福都是神大能与权柄的彰显,无论从哪个角度上来看神的名都是应当称颂的,这是约伯有生之年经历与认识到的。约伯这一切的心思与他的行为达到了神的耳中,来到了神的面前,让神看为重,神宝爱约伯这样的认识,也宝爱约伯能有一颗这样的心。这颗心在随时随地地等待着神的吩咐,随时随地地迎接要临到他的一切。约伯个人对神没有要求,他要求自己做的就是等候、接受、面对与顺服从神来的一切安排,这是约伯认为的自己的职责,这也正是神所要的。(《话在肉身显现·神的作工、神的性情与神自己 二》)看完神的话,我对神的心意明白一些了,原来我的病越来越重,这有神的许可,是神对我的检验,看我有没有真实的信心和顺服。可我临到病痛考虑的全是自己的生死、自己的结局归宿,就怕死了不能蒙拯救了,看到我信神就是为了得福,是在跟神搞交易,根本没有一点儿受造之物该有的良心理智,对神没有一点儿顺服。想到约伯,无论神赐给他万贯家产,还是许可撒但剥夺他的一切,他都能称颂神的名,相信无论神是赏赐还是收取,神都是公义的。看到约伯信神没有个人的存心掺杂,他不考虑自己的利益得失,不管神怎么作,他都能站在受造之物的位置上单纯地顺服神,他把顺服神看得比自己的生命都重要,约伯的人性和良心理智让我特别蒙羞。其实,就按我信神到现在一直跟神搞交易,还有那么多悖逆败坏,就是真的因着病痛死了,那也是神的公义。认识到这些,我也知道该怎么面对病痛、死亡了,心想:不管我的病情如何发展,我都愿意把自己交托在神的手中,顺服神的主宰安排。

2016年11月的一天早上,我刚想起床,就感觉肺部很疼,我大概花了十几分钟,使上浑身的力气才好不容易爬起来靠在床头。当时,风从窗户钻进来,冷飕飕的,我感觉到特别地绝望,眼泪忍不住流了下来。没一会儿,我开始呼吸急促,心跳加速,全身紧绷,呼气、吸气都很费劲,整个人特别难受,我感觉随时就要窒息,心想这次可能真的挺不过去了。身边的姊妹看我这样,急得不知道该怎么办,把一个开诊所的姊妹叫了过来,姊妹连忙给我输液,可扎了针却输不进去,我的血液相当于停止的状态。姊妹很无奈地走到房间门口,微微摇着头说:“不行了。”有的姊妹侧过身子,悄悄地擦眼泪。我知道自己快要死了,心里还是有些害怕,怕死了就看不到国度实现了。这时,我脑海里不断地浮现约伯说的那句话“赏赐的是耶和华,收取的也是耶和华;耶和华的名是应当称颂的”(约伯记1:21),我还想到之前看的神话:“在苦难临到的时候,你能够不体贴肉体,不埋怨神,在神向你隐藏的时候,你能够有信心跟从神,以往的爱心还不变、不消失,无论神怎么作,你都任神摆布,宁肯咒诅自己的肉体也不埋怨神,临到试炼时宁肯忍痛割爱、流泪痛哭也得满足神,这才是真实的爱、真实的信心。(《话在肉身显现·被成全的人都得经受熬炼》)神的话让我很受激励,想到之前我就是因为怕死,对神没有一点儿顺服,这次我不能再悖逆神了,就是真的死了,我也没有怨言。因为我是一个受造之物,就应该顺服神,更何况我有幸接受了神的末世福音,听到了历代圣徒都没有听过的真理,这已经是神的恩待,是我的偏得了,就是死,我也感谢神!于是,我很吃力地说了两个字——纸、笔。姊妹们赶紧拿来纸和笔,我靠在姊妹身上,使上浑身的力气在本子上写道:神永远是公义的!永远是值得称颂赞美的!写完撒开手的那一刻,我的视线渐渐地昏暗了下来。

姊妹们哭着握着我的手,鼓励我依靠神,坚持住,但是面对眼前的事实,我感觉自己真的快支撑不住了,活下去是不可能了。当时,我感觉自己的心像一点一点地沉入海底一样,周围的声音都变得越来越小,越来越小……就在我感觉没有任何希望的时候,一段神的话很清晰地在我心里引导:“在人的肉眼看不见的事上需要人的信心;在你放不下观念的时候需要你的信心;在你对神的工作不明白的时候需要你的信心,需要你站住这个立场,站住这个见证。当约伯达到这个地步的时候,神向他显现、向他说话了。就是说,你在信心之中才能看见神,你有信心神就成全你,你如果没信心神也没法成全你。(《话在肉身显现·被成全的人都得经受熬炼》)神话的开启给了我很大的安慰和鼓励。我的生命是来源于神,我今天是死是活更在神的手中掌握,如果没有神的许可,不管是撒但邪恶势力还是疾病,都夺不去我的性命,只要我有一口气,我都不能放弃,不该对神灰心失望。我在心里向神祷告:“神哪!今天我虽然面临死亡,但我已深深感受到你一直都守候在我的身边。神哪!我愿意把自己完完全全向你交托,生死任你摆布!我相信你不管怎么作都是公义的,今生我能来到你面前,对你有些认识,就是死了我也无怨无憾,如果今天没死,我还能继续活着,我愿意在今后的光阴里好好追求真理,尽好本分还报你的大爱。”当时,有个姊妹在旁边播放《纯真无瑕的爱》这首歌,歌里唱道:“‘爱’是指纯真无瑕的感情,用心来爱,用心去感觉、去体贴;‘爱’里没有条件,没有隔阂,没有距离;‘爱’里没有猜疑,没有欺骗,没有狡诈;‘爱’里没有交易,没有任何掺杂。你有爱就会甘心奉献,就会甘心受苦,就会与我相合,……(《跟随羔羊唱新歌》)听着这几句歌词,我心里特别亏欠自责,想到我信神这么久,神的每一句话我都没有实行出来,更不要说对神有真实的爱了。现在,无论是生是死,我只愿追求顺服神。就在我揣摩神话的时候,奇迹发生了,不知不觉我这口气竟然慢慢缓和过来了,呼吸也不那么急促了,心也平静了很多。姊妹们看到我缓过来了都激动地感谢神,我真实看到了神的奇妙作为。虽然缓过一口气,但我的身体已经严重虚脱,姊妹们还是建议我住院治疗。一个姊妹把她的身份证借给我,我怕牵连姊妹有些犹豫,姊妹握着我的手,说:“咱们一起祷告神,先去医院要紧,你要祷告神坚持住,会没事的。”我感动得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也没有力气说,只能点一下头,我知道这都是神的爱。到医院后,虽然医生对身份证有些怀疑,但没有细究我的真实身份,治疗过程还比较顺利。我的病情渐渐好转起来,大概过了一个多星期就出院了。

出院后,我又恢复了东躲西藏的生活,因为身边经常有弟兄姊妹被抓,我不得不经常紧急搬家,这对我来说也成了要命的事。搬家时为了不被摄像头拍到,我必须戴口罩,但这会让我呼吸困难。有一次,我戴着口罩赶路有些呼吸不过来,好不容易上了车,车上人又多,空气很闷,我被憋得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胸部憋得很疼,眼睛不自觉地睁得很大,感觉再不下车,我可能就要死在车上了,我在心里不停地祷告神、呼求神,过了好一会儿,这口气才缓和过来。搬家次数多了,我就有些软弱,怕自己身体吃不消,再这样下去会被折腾死。后来,我看到一段神的话:“在这步工作当中需我们极大的信心,需我们极大的爱心,稍不小心就会失脚,因为这步工作不同以往的任何一步工作,神成全的就是人的信心,既看不见又摸不着,神作的就是话语成为信心,话语成为爱心,话语成为生命。达到人都百经熬炼,具备高于约伯的信心,需要人都受极大的痛苦,百般的折磨,不论何时都不离开神,当人都顺服至死,对神有极大的信心,神的这一步工作就算结束了。(《话在肉身显现·路…… 八》)是啊,跟随神这条路本来就是坎坷不平的,共产党对基督徒的迫害从来就没有停止过,我们信神就随时会面临被抓捕、被残害,甚至是死亡的危险,但神就是借着这样的环境来成全人的信心。今天我经历这些逼迫患难,这也是我信神、跟随神该受的苦。想到这儿,我又有了信心。

回想信神这些年,共产党用各种手段一步一步地把我往绝路上逼,但神的话一直都在带领开启我,现在我对共产党的恶魔实质有了分辨,对自己信神追求得福的败坏掺杂也有了些认识,在神面前有了点理智。我还看到了神的奇妙作为,在我濒临死亡的时候,是神带领我顽强地活了下来,对神的信心也增加了。所有的这些收获都是我在安逸的环境里根本就得不着的。我立下心志,不管共产党怎么逼迫,不管多苦、多难,我都要跟随神,尽好本分还报神的爱。

上一篇: 说真话的难处
下一篇: 得癌症后的反思

灾难陆续降下,主再来的预言已经应验,你想迎接到主得着进天国的机会吗?诚邀渴慕主显现的你参加我们的网上聚会,或与我们联系帮你找到路途。

相关内容

显露自己的祸患

人不认识自己,不追求性情变化,凭着狂妄性情处处显露自己,这样的人活着没有人格。真正有人性的人,是脱去狂妄自是,有敬畏神之心,能本本分分做人,脚踏实地尽本分,说话做事常常高举神、见证神,这样的人活着才有理智,才有尊严。

我的确是大红龙的子孙

神发表话语揭示我们身上的大红龙毒素与撒但本性,又借着事实的显明,使我对自己身上的大红龙毒素有了些认识与分辨,从而弃绝它、背叛它,不再受它的败坏、苦害。我知道我身上的撒但哲学法则、大红龙的毒素还有很多,今后我只愿好好追求真理,接受神话语的审判刑罚,争取早日脱去身上的各种大红龙毒素,活出人样来安慰神心!

处世之道害我太深

俗话说“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对这话我深有体会。在世上,我和丈夫都属于特别老实的人,平时遇到涉及个人利益得失的事,从不愿与人计较,都是能忍则忍,能让则让,结果常常受人欺负。所以,我就认为“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这话一点不假,如果人心地太善良、遇事太谦让确实容易被人欺负。

我挣脱了名利地位的束缚

今天我才认识到自己所经受的痛苦,都是因为我追求名利地位、活在撒但的网罗中不追求真理造成的,这就是问题的根源所在。也使我明白了神摆设人事物来审判刑罚我的良苦用心,同时也识破了撒但利用名利对我的苦害与给我带来的灾难,我立定心志背叛撒但,不再追求名利地位,愿脚踏实地地重新做人,追求真理满足神!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