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基督徒十四年间屡遭迫害

2019年4月18日

安徽省全能神教会基督徒信神后屡遭中共迫害,十四年间三次被抓捕,被毒打留下后遗症,两次被判刑,监禁六年,遭洗脑转化一百天。获释后,仍未摆脱当局追查。

初次被抓,遭受毒打留下后遗症

2004年4月25日,因被人举报,敬成志(化名,男,44岁)在上海市传福音时被警察抓捕至派出所。审讯未果,警察轮番用橡胶软警棍对他进行毒打,两个小时后,敬成志的白衬衣都被皮肤渗出的鲜血染红。警察怕出事承担责任,开车把他扔到一处荒郊野地后离开。敬成志忍着身体的剧痛艰难地走回家,第二天,他感到整个身体就像骨头和肉被分开一样剧痛,在床上整整躺了17天,生活不能自理。自此留下后遗症,久坐或每逢下雨、阴天,他的腰都特别酸痛,还经常干咳,嗓子里像有东西。

再次被抓,判刑三年

2007年9月10日,敬成志因信神再次遭到抓捕,后被羁押在看守所。警察提审他时连续几天不准他睡觉,一看到他打盹,就拽他的头发,有一次,警察把他拽到地上,头发拽掉一把。最后,敬成志被扣以“利用宗教迷信破坏国家法律实施罪”判刑三年,直至2010年9月9日才刑满获释。然而,中共对他的迫害并未停止。

第三次被抓,被洗脑一百天

2014年9月29日晚上11点左右,七个便衣闯入敬成志的住所,将他控制住后,未出示任何证件就开始抄家。敬成志的笔记本电脑、银行卡等价值近两万元的私人财物被掳掠,随后被强行押至当地派出所,多次审问无果后,当晚被转押至看守所。

10月31日上午,警察将敬成志押至一处隐秘的宾馆(610法制学习班)进行洗脑转化。

此后,洗脑班的领导、工作人员、警察轮番给敬成志洗脑:给他灌输亵渎全能神的谬论鬼话;强逼他看栽赃陷害、毁谤全能神教会的书籍和视频;逼他写“四书”(悔过书、决裂书、自述书、保证书)放弃信仰。敬成志回忆说:“警察安排专人24小时看着我,不许我祷告,不准到处走动,不准和人说话,连上厕所都有人跟着。”

市公安局警察多次提审敬成志,强逼他交代信神事宜、指认其他基督徒,见其不说,警察威吓道:“为了抓信全能神的人,国家政府花了这么多人力物力,我们能放过你们吗?”一个负责专案组的警察还引诱说:“四书不写可以,只要你亵渎你的神,或者说一句我不信了,就把你的材料写得轻一点,然后放你出去。”敬成志义正词严地表示,宁可坐牢,也坚决不亵渎神。

2015年2月10日上午,敬成志在洗脑班被关押100天后,被押回当地看守所。

被非法羁押两年多

敬成志在看守所被非法羁押两年多,法院对他的案件迟迟不予审理。他一再质问警察,却被当局以“不可抗拒的原因”终止审理三次。

2017年5月23日,法院开庭受理此案,公诉人以“利用邪教破坏国家法律实施”为由起诉敬成志,提交的证据被敬成志当场驳回。此后,该院又开庭一次,仍无果。

法院最终于9月底以“组织、利用会道门、邪教组织、利用迷信破坏国家法律实施罪”,判处敬成志两年零十个月(法制学习班的100天除外)。同年11月7日,敬成志刑满获释。

获释至今仍被追查

获释后,警察仍在追查敬成志的行踪。2018年4月和6月,当地派出所警察先后两次向敬成志的家人索要他的电话、工作地址,了解他是否在信神等。为躲避警察的再次抓捕迫害,敬成志至今仍被迫在外逃亡,有家难归。

灾难陆续降下,主再来的预言已经应验,你想迎接到主得着进天国的机会吗?诚邀渴慕主显现的你参加我们的网上聚会,或与我们联系帮你找到路途。

相关内容

中共警察对被抓基督徒吼道:你生在中国就要服共产党管,这是共产党的天下

2018年1月7日下午2点半,四川省峨眉山市的全能神教会基督徒李明(化名,男,53岁)与妻子王兰(化名,女,53岁)到堂妹家传福音,被恶人举报。派出所5名男警开车赶到,没收了李明的电脑和硬盘,并给李明戴上手铐,将他们夫妻俩带到派出所。 警察把李明、王兰两人带到一房间搜身后,便分开…

山东济宁一基督徒遭警方监控抓捕

张明柱(化名),山东省济宁市人,全能神教会基督徒。因被中共警察监控偷拍,于2018年6月29日遭到非法抓捕,至今仍被关押,家人无法探视。 2018年6月29日,四个便衣警察将正在地里干活的张明柱抓捕。 警察强行给张明柱戴上手铐,将其押回家中非法搜查。警察将张明柱家各个地方都翻了一…

北京市一名大学生因信神遭警方非法羁押

2018年11月3日,北京市房山区全能神教会基督徒遭当局镇压抓捕,目前已获知当天至少13人被捕,其中包括一名在校大学生,现被警方羁押在看守所,不准任何人探视。据内部人士透露,被捕的基督徒此前已被警察跟踪数月。 11月3日凌晨5点多,在北京市某大学就读的小健(化名,男)被国保队警察…

家中父亲刚离世 子为何劝母离家?

2018年2月的一天,警察突然造访江西省九江市全能神教会基督徒刘欣(化名,女,68岁)家,向刘欣80多岁又患病在身的丈夫盘问刘欣的下落! 据了解刘欣因信神出名,一直遭受着中共的监视、追捕,有家不敢归,这次因老伴生病,刘欣几次冒险,夜里回家照顾老伴,第二天悄悄地离开。3月17日凌晨…